林冠英受政治陷害了吗?
林冠英口口声声说,他被反贪污委员会控上法庭,是受到政治陷害。

事实是这样吗?我们且看看林冠英面对的两控状,再谈谈他是不是真的受到政治陷害。

控状1:身为首长,于2014年7月18日在光大28楼行动室召开的州规划委员会会议上,批准彭丽君的公司Magnificent Emblem申请西南区第436及437地段从农业地转换为发展地,令到本身及妻子周玉清从中收受利益。

控状2:身为槟首长,于2015年7月28日在宾鸿路25号洋楼,在知道与彭丽君有公务关系下,仍以280万令吉向彭丽君购下市价427万令吉的宾鸿路房产。

先说控状1.
在林冠英被正式控上法庭之前,每个人都知道,民政党一直都在谈论林冠英以低过市价将山竹园地段卖给彭丽君男闺蜜陈永洲的公司,以及林冠英让彭丽君的公司获得外劳村的工程。

可是,反贪会现在却不是以这两个争议性的事项提控林冠英,而是针对林冠英批准彭丽君的公司把西南区的2地段从农业地转换为发展地。

即是说,在林冠英被正式控上法庭之前,没有任何人,包括国阵及民政党知道林冠英曾批准彭丽君的公司把西南区2地段从农业地转换为发展地。

所以,这是反贪会自行查到的。

如果反贪会是针对民政党挑起的山竹园与外劳村事件提控林冠英,那么还可说是政治陷害,但林冠英批准彭丽君的公司把农业地转换为发展地,是反贪会自行查到的,怎算是政治陷害?

再说控状2.
所谓的政治陷害,就是设个陷阱让政敌跌下去。请问,彭丽君是国阵党员吗?还是国阵派去的“无间道”?

林冠英被扣留在反贪会扣留室那个晚上写下的洋洋洒洒数千字“林冠英笔于扣留室”一文中,清清楚楚的写着:“彭丽君是我太太的朋友”。

而每个人都已知道,彭丽君其实也是林冠英夫人周玉清的生意伙伴。所以彭丽君绝对不可能是国阵党员,也肯定不是国阵派去的“无间道”啦!

既然彭丽君又是周玉清的闺蜜又是生意伙伴,加上她是在与林冠英“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将市价650万令吉的洋楼,以280万令吉贱卖给林冠英。所以林冠英因“林宫”买卖被提控,怎能说是政治陷害?

当年雪兰莪前州务大臣基尔以低过市价向与他有公务关系者购买“基宫”而被反贪会提控时,林冠英与行动党领袖们都指这是贪污,没说是政治陷害;现在林冠英一样以低过市价向与他有公务关系者购买“林宫”而被反贪会提控,林冠英与行动党领袖们却指这不是贪污,是政治陷害。

是不是国阵领袖被控一定是贪污,行动党领袖被控就一定是政治陷害?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