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当林马惠是狗

《马新社》确实砌生猪肉,被林冠英当成“可以吠,不可以咬”的狗,不是槟城研究院所有成员,而是该院董事林马惠!

当各中文报于十余天前报道林冠英为槟城研究院新建筑物开幕致词时,警告槟城研究院“可以吠,不可以咬”,即暗喻槟城研究院这个州政府属下的独立智囊机构的所有成员是他养的狗时,林冠英过后只是发文告指中文报错误报导,没进一步行动。

可是当《马新社》迟至10天后报导,林冠英曾警告槟城研究院“可以吠,不可以咬”时,林冠英这才马上宣布,收回“可以吠,不可以咬”言论。

林冠英对《马新社》的报道这么紧张,当然是因为《马新社》是供稿给各语文媒体的官方新闻社,而当各语文报,特别是马来报知道林冠英把槟城研究院的所有成员当成狗,肯定会跟林冠英没完没了,因为槟城研究院里有很多马来精英,比如IVORY集团的副主席拿督斯里纳兹尔阿里夫、槟州发展机构总经理罗斯里、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以及马来学术界精英如韩淡阿都玛兹、拿督斯里慕达、阿都华合、慕斯达法加玛以及法蒂玛哈山。

所以《马新社》这么一报道,林冠英岂会不慌?结果马上发文告宣布,收回槟城研究院“可以吠,不可以咬”这句话。

不过,林冠英在这事件确实是吃了死猫,因为“可以吠,不可以咬”,不是指向槟城研究院所有成员,而只是指向一个人–槟城研究院董事,也是前高级研究员林马惠!

林冠英今年初因不满被他委为槟岛市议员的林马惠,揭露槟岛市政厅一个月只拖一辆违规停泊的车子,已公开羞辱林马惠是“撒谎英雄”,没想到他仍不罢休,再把林马惠当成是狗,警告林马惠“可以吠,不可以咬”。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林冠英一直以来都非常讨厌林马惠,他为了显示自己胸襟宽大,可以容纳不同的声音,在今年年头“揸住春袋”继续委任林马惠出任槟岛市议员,不过,林冠英当时还是以不点名的方式骂林马惠“不太关注民生,只把自己放在象牙塔中,高高在上”。

但林马惠才不鸟林冠英,继续在各项民生课题上据理直言。

最精彩的一次,是在今年1月间当林冠英与非政府组织“槟城论坛”举行对话时,林马惠针对砍树及槟岛市政厅对违例停泊的车辆执法不严,当场与林冠英争到面红耳赤。林冠英在老羞成怒下,挑战林马惠管理市政厅的拖车事务,林马惠就回敬他:“除非你给我当市长!”

林冠英因理亏而骂架输给林马惠后不甘心,非但过后发表一篇高度人身攻击的文告,指责林马惠是「撒谎的英雄」,更叫行动党与公正党的12名市议员上演集体声讨林马惠的戏码。

眼看林马惠被林冠英及其12名护法围剿,由多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槟城论坛”马上仗义执言的发文告场林马惠,表示对于林冠英发表人身攻击林马惠的文告深感失望。

“槟城论坛”在文告中说,在过去过去5年,林马惠为了服务槟城而宁愿选择回到槟城,牺牲他的时间成为一名市议员,并以坚定不移的诚信和直言不讳著称,根本不屑搞诡计和心计。

“槟城论坛”指林马惠是一位不可能会误读数据和报告的诚信人物,更甭说要‘撒谎’。他不需通过那些小动作得到什么好处,也无需证明些什么。

“槟城论坛”更质问林冠英,市议员的角色难道不是应该突显出这些课题吗?难道林马惠根据市政厅提呈给他的数据而这样做(挑起课题),就应该被贬低和辱骂?难道州政府不是一直提倡透明的制度吗?”

“林马惠是州政府鼓励人才回流,服务槟州的典范。而身为槟首长的林冠英公开贬低林马惠,这与一个提倡能力、问责和透明原则的政府是不相称的。槟城论坛希望这类事情不会再重演。”

其实,“槟城论坛”不是在PLP林马惠,因为林马惠实际上是大有来头的。

林马惠拿出他的履历来,肯定会让只有一张澳洲大学会计系文凭,却没当过会计师的林冠英汗颜–林马惠曾在大马及美国多所大学执教过的教授。身为国际金融专员,他曾在纽约的化学银行(现今的摩根大通集团)、新加坡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及马尼拉的亚洲发展银行任职。林马惠也是国际演说家,他出版的著作享誉国际,包括撰写了一本著作分析当今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对亚洲的冲击。

对于“槟城论坛”义正词严的批评,林冠英及其12名护法都不敢反驳,当然也没有向林马惠道歉,反而对林马惠的恨更深 ,最后更发生竟然把林马惠当着是被他动用公款饲养,所以“可以吠,不可以咬”的狗事件来!

其实,如果说槟城研究院里有林冠英饲养的狗,那倒是有那么一回事。

槟城研究院原本是槟州政府属下的独立智囊机构,专门负责研究槟州社会经济和环境发展,并向州政府提呈专业报告和咨询,可是自308大选之后已变质,成为行动党的外围组织,目前的槟城研究院,从主管到小职员,不是行动党的领袖或党工,就是反中央政府的乱人,比如“街头战士”黄进发之流。

而这些靠林冠英喂食的行动党领袖与党工,见到林冠英只会摇尾,别说不敢咬林冠英的手,连吠也不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