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92一早就偷偷溜出国会,不与希盟国会议员趁首相在国会提呈2017年财案时,高举“谁是一号官”字牌并离席抗议,林冠英又再向纳吉献媚!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在国会下议院提呈明年度预算案时,希盟国会议员高举纷纷“谁是一号官”字牌并离席抗议,结果受到各方抨击,指他们的举动犹如把国会当成马戏团、极不专业、有欠成熟,也令人民失望。

而希盟国会议员中,却有一人没把国会当成马戏团,这名极专业,又成熟,也没令人民失望的希盟国会议员,就是林冠英了。

林冠英在第二天受到槟城记者问起,为何当天没参其他希盟议员与高举“谁是一号官”字牌并离席抗议时说,他当天提早离开国会,因为要赶回槟城,以迎接出席槟城大英义学200周年校庆的玻璃市拉惹。

奇怪的是,玻璃市拉惹在当天早上就已在大英义学,出席该校200周年校庆以及为配合校庆而推出的邮票和首日封主持推介礼了,林冠英为何不在当天早上就到大英义学恭候迎接玻拉惹的大驾后,才赶到国会,反正首相是在下午四点才提呈财政预算案?

显然的,林冠英一早已知道希盟要在首相提呈2017年财案时发难,会高举“谁是一号官”字牌并离席抗议,所以林冠英就在希盟议员发难前先开溜,跑出国会、跑回槟城,以可免于对首相不敬,那么自己面对的贪污案,就可能有“奇迹”出现。

其实,这已不是当希盟议员在国会发难时,林冠英开溜了。

在去年,当国会针对2015年反恐法令记名表决时,林冠英也“闪”,而他在过后受记者询问当时去了那里时,非但拒绝透露行踪,且还连骂记者7 次“欺善怕恶”,结果他当天去了那里,到今天仍是一个谜!

还有一个实例。

去年,当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向下议院提呈对首相不信任的私人动议时,其他希盟议员都没有异议,只有林冠英冲出来反对,指这不是“玩弹珠游戏”,必须由旺阿兹莎亲自提动议才行,并扬言如果许来贤不撤回此动议,他就号召行动党全体国会议员不支持其动议。

经过林冠英这一闹的折腾下,对首相纳吉不信任的动议最后当然不成功啦!

除了常在国会不跟随希盟大队向首相发难之外,林冠英也很惜身,凡有可能会发生冲突的场面,身娇肉贵的他都会避开不去,就算不得不去,也会把自己搞得与众不同,以独善其身。

比如去年的净选盟4.0集会,林冠英虽然有出席,但却穿了一件没有BERSIH字眼的黄色T 恤。

当受记者询及,为何所有希盟议员,包括行动党议员都穿有BERSIH字眼的黄色T 恤,只有他和他老爸林吉祥两人穿的黄色T 恤没有BERSIH字眼时,他振振有词的说,他是从槟城飞往吉隆破,担心穿了有BERSIH字眼的T 恤,在机场会被拦截,所以才穿没有BERSIH字眼的T 恤。

令人不解的是,他可以在离开机场后,在前往大集会的路上或抵达现场时马上换上有BERSIH字眼的T 恤啊,很多参加净选盟集会的人都是在前来大集会的路上或抵达现场后才换上的啊。

如果有留意,除了去年的净选盟4.0大集会,之前三次的净选盟大集会,都不见林冠英的踪影。

我们且等着看下个月的净选盟5.0集会,林冠英会不会又开溜?如果他有出席,会不会又穿没有BERSIH字眼的T 恤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