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7a1

马来西亚与中国签署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竟被指是典当国家主权,亲美国的行动党华裔领袖企图掀起仇华浪潮!

当首相纳吉这头才与中国签署东海岸铁路计划,“韩国议员”黄泉安立马就与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以及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召开记者会,指马中这项计划是把我国国家主权与尊严典当给中国。

而沈同钦更绘声绘影的指负责提升丹绒吉灵码头的中国承包商,拥有中国军队官员。

至于查尔斯,更恶意的指中国有朝一日会为了利益“反咬”我国一口。

查尔斯仇华也罢,毕竟他不是我炎黄子孙,可是黄泉安与沈同钦却数典忘宗,指中国借钱给我国旨在侵犯我国主权,甚至已派军官到丹绒吉灵码头。

这两个指责在我国是非常敏感的,随时可掀起我国友族同胞仇视中国,进而危及我国的华裔。

其实,黄泉安既然被称为“韩国议员”,他亲美国是不令人感到意外的,但他要亲美,要当美国人的鹰犬是他阁下的事,为何却要煽动友族仇华,为何要卖华呢?

当首相一与中国签署东海岸铁路计划,我们马上就看到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盛赞独中的教育素质可比美外国,甚至以“看见隧道外的曙光”来形容政府承认统考事宜。

安努亚是何许人?他是最具种族色彩的人民信托基金局MARA的主席,他更曾在916红衫军集会上宣称回教允许种族主义,并承认本身是种族主义者。

安努亚这个种族主义者,如果不是因为眼看纳吉亲中,他会跑去吉隆坡中华独中大赞独中教育吗?

当马来西亚华人正欣慰我国政府亲中,令种族主义者气焰收敛之际,黄泉安与沈同钦却故意挑起马来友族的敏感线,指中国意图侵犯我国主权,还派军官潜伏在我国,黄泉安与沈同钦是要让友族仇华,进而迁怒我国华裔吗?

还有一个沈志勤。

这名公正党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简直是脑袋进水。

他说,东海岸铁路计划的承建费过于庞大,等于每公里耗资9200万令吉,比中国的宜万铁路和青藏铁路分别贵了250%和540%。他说,宜万铁路与青藏铁路的承建费分别是3600万令吉和1700万令吉。

沈志勤根本就是说谎!

宜万铁路工程总耗费其实是225亿7000万元,至于青藏铁路的造价则难于估计,因为是分年代展开,第一阶段是在上世纪50年代动工的。

我们且不谈悠久的青藏铁路,宜万铁路是在2003年动工,试问13年前的造价能与13年后的今天相比吗?还有,可以拿中国的地价、建材、人力等与马来西亚相比吗?

要比就比槟城的海底隧道吧!

槟城海底隧道只有4.4公里长,造价却37亿500万令吉,即每公里8亿5000万,这还不包括2000万令吉的可行性报告!

好,海底隧道工程比建铁路更繁重,拿来比不公平,那么就拿“两岸三通一槟城”计划下的三条大道的造价来比吧–是1亿1000万令吉,也是比东海岸铁路还要高!

沈志勤,你怎么不去质问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