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8a1

水災土崩近期第5次了,还是自然发生?

《中国报》11月8日的北马封面版标题打得好极了,妙极了!–槟城在不到两星期内先后发生5次极严重的水災及土崩事件,难道真的如林冠英所说的,是自然发生?

难道每一次的水灾土崩,都是因为近十年来最大的雨量啦、涨潮啦、淹水地区低于河流位啦,以及中央政府没拨款以供州政府进行双溪槟榔河第3期治水工程引发?

难道没有一次与州政府的施政有关?

垄尾、湖内、峇央峇鲁及比南利路这些水灾黑区且不说,最令人惊讶的是,连升旗山山上的缆车站竟然也淹水,浮罗山背甚至因为三条山路山崩而一度与外界隔离四五小时呢!

说浮罗山背与外界隔绝,当地一名老居民向《槟城头条》唉叹,他在浮罗山背住了60多年,从没听闻浮罗山背与外界隔离这样的事。

不过他说,庆幸的是,浮罗山背现在有三位高官居民,即槟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行政议员曹观友,以及市议员魏祥敬,所以因山崩而不能通往浮罗山背的三条山路,其中一条在数小时就通了。

他说,幸好发展商有在浮罗山背建了三层楼的豪华洋楼,吸引这三名高官入住,不然浮罗山背居民在这次的山崩路塌事件中,不知要与外界隔离多久。

对于最近一次的大水灾,曹观友说,这是中央政府没拨款以供州政府进行双溪槟榔河第3期治水工程引发。这个问题,那些投票支持行动党的人见到林冠英时,应该问一问。

林冠英曾说,就因为前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没兑现承诺,为槟城建轻快铁,所以他才决定推行交通大蓝图,以建轻快铁。

投票支持行动党的槟城人应该问一问林冠英,既然他可以因为中央政府没拨款建轻快铁,就找其金主来建,为何他却没有因为中央政府没拨款进行第3期双溪槟榔河治水工程,而找他的金主来治理这条经常泛滥的河?

是不是因为建轻快铁有利可图,所以中央不建,林冠英就交给自己的金主建;而治水没有“康头”,中央政府不拨款,林冠英就不交给自己的金主治理,任由人民水深火热?

有人这么说,林冠英才住在槟城7年余,对槟城及槟城人根本没什么感情可言的,所以槟城人10天内面对5次水灾土崩事件,他都没什么RASA。

5次水灾,他只去慰问灾民一次,且是慰问他自己的阿逸布爹州选区的灾民而已,其他选区的灾民就你死你贱。

说到日落洞之虎的儿子佳日星,就有趣了!

当中央政府宣布会拨款1亿5000令吉供州政府进行第3期双溪槟榔河治水计划后,他马上大显虎威咆哮:“为什么只是1亿5000万令吉?双溪槟榔河第3期治水计划中加宽及加深河流的款项应该是3亿2100万令吉,剩余的款项呢?我非常生气,我要为自己提高声量发言抱歉,但这代表了柑仔园居民包括全槟的人民的怒气。”

咦,佳日星是不是忘了,他曾在2012年6月12日向新闻界拍胸口表示,他有信心第二期的双溪槟榔治水工程完成后,比南利路就不会再淹水了。

当时各报还白纸黑字这么写着:“佳日星:若又水灾,我剃光头!”

4年前说,第二期治水工程完成后比南利路可摆脱水灾,可是现在却反口说,没进行第三期治水工程,所以才闹水灾,虎仔啊虎仔,你好难捉摸呢!

其实,即使中央政府给足3亿2100万令吉以治理双溪槟榔河,槟城还是无法摆脱水灾土崩的,因为林冠英政府不久前才提高房屋的密度,让发展商从原本每英亩只可建87个单位,变成每英亩可建128个单位。

在任由发展商大肆开发的情况下,可以预见的,槟城一些地区,特别是垄尾、湖内、新港、丹绒武雅等高度发展地区,日后在豪雨过后,淹水及山崩的情况会比这10天来得更严重。

放洋澳洲、英语好得不得了的林冠英,当然有听过“过度的开发会引发大自然的反扑”这句话,但诚如上面所述,林冠英不是槟城人,他对槟城是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的,何况他自知自己大限将至,当大自然反扑时,他已安居牢笼了,槟城死人塌楼,都已他无关。

“水灾山崩?找阿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