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4a1

一个羞辱《中国报》北马办事处,一个威胁《南洋商报》关丹区女记者,林冠英与丘光耀联手霸凌中文报。

当年因中文报的“造神”行动才升上神台的林冠英与丘光耀,现在恩将仇报,正如广东人所说的“翻转猪肚就系屎”,同一时间拿中文报来开刀,对中文报极尽羞辱之能事。

先说林冠英如何羞辱《中国报》北马办事处。

就只因为《中国报》在11月12日刊登槟州发展机构总经理罗斯里的文告时,误将该机构卖给林冠英金主宏升集团的热带岛度假村私人有限公司49%股权的售价1亿5600万令吉,写成1亿4060万令吉,林冠英就借机百般欺辱《中国报》槟城办事处。

林冠英先在隔天的记者会上当众破口大骂《中国报》故意写错这个售价,虽然《中国报》马上在第二天的该报北马版上刊登更正启事,承认误将1亿5600万令吉写成1亿4060万令吉,可是林冠英还是不罢休,当天再发出中英巫文声明给各语文报,痛斥《中国报》北马办事处拒绝承认错误,缺乏新闻道德与新闻专业操守。

《中国报》都已在封面版做出更正,并承认错误了,林冠英还是要《中国报》北马办事处承认错误并更正,究竟他还要什么?

20161114a2

是要《中国报》北马办事处经理或采访主任像当年的《光华日报》总编辑,已故胡锦昌般,亲自上“恶霸楼”给他百般羞辱践踏才甘休吗?

话说在505大选前,只因为《光华日报》在刊登林冠英骂他的前BUDDY吴春来的文告(看好,是文告,不是广告)时,把“奸商”两个删掉,林冠英竟然发恶,指《光华日报》无权删掉其文告上的“奸商”两个字,并在旧关仔角举行的群众大会上号召华人“天下围攻”《光华日报》!

更甚的是,林冠英过后还指示《光华日报》总编辑上他的光大28楼负荆请罪。

而当《光华日报》老总上去“恶霸楼”时,林冠英故意让《光华》老总在候客厅苦等2小时,这才施施然的叫他的“红卫兵”张燕芬念出他一早拟好的道歉启事,叫《光华》老总逐个字逐个字抄下来,拿回报馆刊登。

非但如此,《光华》老总过后有一次出席槟州中华总商会的晚宴时,“红卫兵”竟然走过来驱赶光华老总,说她的老板林冠英就要到了,他不想看到《光华》老总,所以趁林冠英还没到之前,《光华》老总就最好识相的先离开会场。

这晚宴可不是槟州政府办的晚宴,而是商会办的晚宴啊!林冠英竟然叫“红卫兵”喧宾夺主的下逐客令,驱赶《光华》老总,如此践踏羞辱一家中文报的总编辑,林冠英可谓古今中外第一人!

现在说丘光耀如何威胁《南洋商报》关丹女记者。

就只因为《南洋商报》关丹的女记者在其个人面子书上贴文不满《东方日报》邀请对平面媒体不友善的丘光耀写专栏时,错误指他是“腥臭日报”的创办人和版主,丘光耀就对这名女记者喊打喊杀,限这名女记者三天内向他道歉,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控告她。

非但如此,丘光耀还挑拨离间,指这名女记者的同事“通水”给他,告诉他这名女记者的真名,并指女记者的报馆同事都沒有挺她,可见该女记者的人缘何其差。

最更恶的还是,丘光耀竟然在面子书贴文,挑战这名女记者自杀!

丘光耀以他之前在中国时,他一名犯事的女同事要求他放她一马,不然就要自杀时,他叫这名女同事要自杀请便,还叫女同事自杀时要穿红衣,他准备请法师收她一事,拿来挑战《南洋商报》的女记者有胆就自杀,别跟他来这一套!

堂堂一个男人,且还自诩是锄强扶弱的超人,又是什么李小龙研究专家,什么敬崇尚武精神,什么术德兼修,丘光耀却如此欺辱一名弱质女子!

最可笑的是,丘光耀平日讲到自己多么好打,可以飞天遁地,又说自己已深谙李小龙的截拳道拳理,又会自由搏击,又到香港学了实用咏春拳,又赴泰国学习泰拳,可是当槟巫统的黑衫军不久前在光大的马路上张牙舞爪时,“一代宗师”丘光耀却龟缩在他的亚洲漫画文化馆内,连头也不敢伸出来瞧瞧这批乌合之众,更别说拿出什么实用咏春拳啦、泰拳啦,教训教训这批乌鸦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