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6a1

“金主”们及行动党领袖已纷纷搭上诈骗集团首脑,林冠英还能独善其身吗?

恶名昭彰的金字塔老鼠会首脑张誉发父子,近一年来在林冠英的地头槟城大砸钱,去年年尾才把林冠英的旧金主,Ivory玮力集团董事经理刘永福所拥的TIMESQUARE广场第二期商场变成 M MALL,过后又在乔治市市中心搞了一家4星级的Vouk套房酒店,最近更一口气的将敦林苍佑大道旁的石湾阁酒家买下,改名为贵宾楼,以及在中路开了快乐餐厅,风头极劲!

虽然张誉发父子曾在2012年因诈骗被控上法庭,张誉发更被判坐牢一天,而他的MBI集团不久前才被国家银行列为欺诈投资公司,但他竟然还能风风光光的在槟城露脸,又搞购物广场又搞酒店及餐厅,而如果说满嘴“钱生钱、钱找钱、钱赚钱”,捞钱理念与张誉发同出一辙的林冠英没有在背后点头,开方便之门,谁会相信?

在这之前已通过什么2FUND,EP-LINK , SMICAP集团大搞金字塔传销骗钱的张誉发与其儿子张志豪,当年与一名叫王善东的人搞的“红岛咖啡馆”,也是以金字塔老鼠会模式经营,就是游说民众出钱投资,只要成为会员,就可在全马的红岛咖啡馆消费时获得折扣,张氏父子过后再以佣金引诱会员拉人加入“红岛咖啡馆”猛刮钱。

20161116a5不过,张誉发父子的这个金字塔老鼠会计划最后破局,而上当被骗的人有逾3000,涉及款项高达1500万令吉。

虽然他父子俩与王善东三人在2010年2月间被控上法庭,面对三控状,但最后只张誉发一人只坐牢一天,并罚款了事。

张誉发出狱后,继续干老鼠会的诈骗生意,他成立了MFACE,这回是以游戏理财模式骗钱。

只要成为MFACE会员,就可获MFACE的虚拟币。而要赚钱,就要找新人入会,购买手头上的虚拟币,每招到新人加入都有奖金,对碰也有奖金,这与“红岛咖啡馆”的老鼠会同一模式,就是拉人头获利。

不过,MFACE是采用三进三出模式,就是说,卖出10份虚拟币就得向MFACE买回三份虚拟币,如此一来,永远都被张誉发父子套牢,替他们找新人入会,永远脱不了身。

接着,张誉发父子就成立MBI集团,然后大砸钱,除了在泰南的丹诺建恐龙园文化村,也在槟城搞M MALL、Vouk套房酒店、贵宾楼餐厅以及快乐餐厅,以证明他们是有实力有财力的,让民众相信其集团的虚拟币,而争相入会。

20161116a3虽然张誉发父子的MFACE及MBI集团的业务全都不合法,非但没有直销执照,其虚拟币也未经大马证券交易监管局批准,MBI集团最近更被国家银行列为欺诈投资公司,可是当年获林冠英以每平方尺240令吉的超低价,贱卖峇央珍珠黄金的地段以建豪华公寓的Ivory玮力集团董事经理刘永福非但跟他合作,还公开赞扬张誉发是言出必行之人,值得信赖!

最恶心的还是,刘永福竟然在M MALL开幕礼上说:“张誉发身上集合了艺术家的气质与企业家的魄力!”

张誉发不只获得刘永福的歌功颂德,林冠英的新金主,最近因林冠英卖掉木蔻山而天天上报的宏升集团的大老板黄继梁,更在张誉发的Vouk套房酒店开幕时,在“百年老板”刊登全版广告祝贺呢!可见黄继梁与张誉发这个超级老千关系非凡,交情不浅。

20161116a2既然新旧金主刘永福与黄继梁都与张誉发搭上了,林冠英会清高到跟诈骗集团首脑划清界线吗?

其实,非但林冠英的金主们,连林冠英的兵将,包括他的名种狗黄伟益,被林冠英点名将接任槟首长的曹观友,以及曹观友的头马,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也正与张誉发打得火热。

在9月间,郑来兴就毫不避忌的与张誉发的M MALL联办“月光之夜,童玩中秋节”活动,而当时黄伟益和曹观友都出席捧场,这等于公告天下,行动党与超级老千张誉发已是好兄弟了。

虽然林冠英到今天都没有公开出席张誉发办的任何活动,但这不代表他没有与捞钱理念与他一模一样的张誉发在暗中“碰杯”,畅论如何“钱生钱、钱找钱、钱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