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1b1a

与巫统旅游部长纳兹里十指紧扣后“松毛松翼”,林冠英连放三条恶狗狂咬踩到他尾巴的华文报及华教人士!

随着与纳兹里甜蜜蜜,十指紧扣的走光大顶楼“彩虹走道”后,林冠英越发气焰高涨,而不巧正好有两家华文报与一名华教人士踩到他尾巴,结果林冠英马上放出三条凶恶的“哮天犬”,狂咬这两家华文报及该名华教人士。

林冠英放出第一条“哮天犬”,就是他的“红卫兵”张燕芬。

张燕芬是对着她的前雇主《星洲日报》狂吠,骂《星洲日报》“反林冠英反到走火入魔”、“对林冠英采取恶毒及充满敌意的立场”,以及“比亲巫统的流氓还要充满敌意”。

“红卫兵”为何这样痛骂自己的前雇主?

原来她是不爽《星洲日报》没有将林冠英与纳兹里甜蜜蜜的十指紧扣走光大顶楼“彩虹走道”的新闻,刊登在全国版。

把林冠英与纳兹里十指紧扣走光大顶楼“彩虹走道”的新闻刊登在地方版,而不是全国版,就是触犯天条?就是“反林冠英反到走火入魔”、“对林冠英采取恶毒及充满敌意的立场”以及“比亲巫统的流氓还要充满敌意”吗?

魔镜魔镜,请问这世界上还有人比红卫兵更可笑更幼稚更霸道的吗?

林冠英放出第二条“哮天犬”,是“领带哥”Aik Kean Ang。

Aik Kean Ang是拿着上膛的AK踩上《南洋商报》,以证明本身不是废铁。

Aik Kean Ang表面上是不满《南洋商报》引述他面子书的“猴子寓言”而带人上《南洋商报》踢馆,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南洋商报》最近刊登了华教人士拿督黄家业因不满林冠英怒骂没登他叫廖中莱辞职文告的《星洲日报》与《光明日报》助纣为虐,而发文告指林冠英是“打压中文媒体的纣王”。

据知《南洋商报》是唯一刊登黄家业骂林冠英是“打压中文媒体的纣王”的纸媒,林冠英这口气那里嚥得下,于是就通过他的第一号“傍友”彭文宝,指示彭文宝的特别助理Aik Kean Ang拿着上膛的AK去《南洋商报》扫射。

林冠英放出第三条“哮天犬”,是在505大选时用摩哆载林冠英四处拜票而当上市议员的黄顺祥。

林冠英是通过黄顺祥指示槟岛市政厅执法员,到槟城国际机场强拆指林冠英是“打压中文媒体的纣王”的拿督黄家业所拥的 Kaffa餐厅厕所。

这也是林冠英再一次指示黄顺祥利用市政厅执法组对付跟他唱反调的人。上一次是拆除慧音社办敬老慈幼慈善晚会会场外的交通指示牌,就只因为慧音社之前办“邮游佛国”邮票展时,请许子根开幕,而触怒“天威”。

虽然黄顺祥否认市政厅这次强拆黄家业的 Kaffa餐厅厕所是林冠英公报私仇,可是行动党威省市议员方美铼在前一天于自己的面子书上的留言却已露馅。

方美铼(Jason Hng)前一天在面子书上贴文指黄家业的 Kaffa餐厅厕所之前曾因没有根据程序申请而被拆,然后TAG黄顺祥(Joseph Ng)与“矮脚狗”王宇航(Skyz Wong Yuee Harng),提醒他们这2名槟岛市议员应该去查Kaffa餐厅厕所现在已根据程序申请了没有?

20161221b2

结果第二天一早,如狼似虎的市政厅执法员就浩浩荡荡的前往机场强拆黄家业的 Kaffa餐厅厕所。

先是发律师信阻止槟国阵主席邓章耀继续揭露木蔻山的内幕,现在又公器私用的指示市政厅强拆黄家业的 Kaffa餐厅厕所,在林冠英制造白色恐怖下,看来槟城人往后最好还是人人以胶带封嘴,以免像《星洲日报》、《南洋商报》及黄家业般触怒“天威”,被“哮天犬”又咬又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