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4b

转载自Dennis Tan FB@#今晚最后一帖

我国政府学校有分2种类,第一为半津贴,第二是全津贴,而全津贴也分2种,A是校地归董事部,B是校地属于教育部。第1种的中央政府只提供维修学校的津贴,A的政府通常会提供部分建校资金,而第3种的政府会全资建校。
今天我要谈的是A,因为B的部分通常是国文学校或宗教学校。而且槟城的恒毅分校及今天发生的中华分校事故就是处于A的种类。

通常在一项大范围土地的建设计划,必定有特定的土地必须归纳教育用途,而土地必须交由教育部安排给谁来建学校。当然,许多欲迁校,扩校的董事会和发展商直接联系,希望可以获得该片土地办校。发展商是没有权利指定给谁,所以董事部还是必须通过国阵华基政党或自己向中央教育部内部协调,看是要迁校还是办分校等。
通过了之后,土地的呀兰会从教育部和中央土地局发给董事部,而且是没有法律的印花税的,因为中央部门是法定豁免机构。

林冠英上台后,为了显示自己比中央更厉害,指示发展商直接把教育用途的土地通过州政府“捐”给学校,好大喜功,以为可以截中央的糊。什么鸟都不懂的他其实是害了学校!为什么?因为由发展商直接给校方是需要付印花税的!就算是以一令吉象征性,印花税还是必须给,而且动不动就几十万元了,董事部辛苦筹来的捐款就不见了许多。为了什么?就因为林冠英爱出风头!

今天发生了中华迁校的风波。中华董事部被“劝告”,成立私人有限公司来承接该“州政府捐的土地”,但是中华董事部决定不要了,而且他们做对了!印花税是主要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以下:

一直以来董事部有信理员来管理学校的土地权。任何涉及信理员和信托的时候,就必须上庭通过,以保持透明度和避免出现滥权。如果今天以私人有限公司来为学校管理土地拥有权,就会出现某些时候有人独霸董事局的公司信托人委任权,而把校地私下抵押银行或偷偷卖掉。因为有限公司执行不像信托法律一样,是不必上庭的。

这证明中华董事部有远见,不会给有心人士一天侵略学校的财物的机会,董事部能保留透明度和公正性。

如果你还是不明白,看看恒毅分校。当时成立了私人有限公司来承接宏升集团的12英亩土地,今天宏升集团的老板却成功“入局”,成为了恒毅中学的董事长!一个中华生去恒毅做董事长?难道他纯粹为了华教做一名儒商?如果你质疑他是不是能把这块12英亩的土地去融资,我跟你说,绝对可以!学校不单要承担直接转让土地的印花税,而且学校没有任何可以干涉该私人有限公司对土地做出任何对学校不利的计划或行动!

再试想,当规划的校地交给教育部门后,发展商是不能把该地拿去做他的发展计划的融资的。如果免去了通过教育部这关,加上利用“私人有限公司”的漏洞,不但可以暗地里私下融资,还可以让官商勾结的林冠英有面子,能大声喊话,他也有拨地给华校的“权力”,比中央还厉害,可以自立为王了!!殊不知他的权力是建立在大家的捐款上,大家还感觉自己选的首席部长真有权力而沾沾自喜!我为大家的无知感到悲哀!

你们选的首席部长在屠杀华校,大家还在看他的台前戏而拍烂手掌!我明白,华校教到你们这样的知识水平,确实是应该走向灭亡的。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