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9a1

“北海独中老人”已故洪金狮,与槟城已故首富骆文秀一样有憾,因为各有一个辱及家门的不肖孙。

骆文秀在生时有慈善富翁之誉,因为他捐地建学校、建医院及建老人院等,可是在他身故后,他的其中一名外孙林建成,好好一个富三代、名门公子不做,却与污秽的政客勾搭,被招揽为金主,任由林冠英摆布,让林冠英操弄自己外祖父生前所拥的《光华日报》,更一度企图侵占自己的外祖父生前担任副董事长的槟华女中校地!

不过,林建成甘心做林冠英的鹰犬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他必须与林冠英“埋堆”,林冠英才会让文秀集团在耗资270亿令吉的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里分到一杯羹,那么林建成这个外姓孙,就能在骆姓嫡孙掌权的文秀集团里站得稳稳的。

反观已故“北海独中老人”洪金狮的嫡孙AK ANG,林冠英并没有将270亿令吉的槟城交通大蓝图下任何工程交给他,甚至连正眼也不扫他一下,他却自甘坠落的当林冠英的恶狗,谁得罪林冠英,他就第一个冲出来咬谁!

想洪金狮老人家一生为华教做出那么多贡献,没想到他的不肖嫡孙AK ANG却跟华教及华文报过不去,甚至还动用“皇气”来对付华文报呢!

洪金狮是自1988年开始,就以“一人一天一角钱”的方式,骑着摩托车四处向热心华教人士劝捐,为日新独中筹款,结果非得赢得“北海独中老人”之誉,更荣获“2002年度林连玉精神奖”,可是他的嫡孙AK ANG今日的所做所为,却令老人家的清誉受损。

AK ANG为了P林冠英的LP而做出损毁他自己先祖父名誉的事,包括跟林冠英一起打压华教人士黄家业。

不说大家可能不知,黄家业除了是威中明德正校董事,也是日新威南独中建校工委会董事。在2012年,当日新威南分校在PISA办演唱会筹建校金时,黄家业就豪捐20万令吉,比某一个有14个头衔的富豪,多了10万呢!

当年洪金狮用了15年的时间为日新独中筹到25万令吉,黄家业现在一掷就是捐20万令吉给日新分校,两人都是日新的大功臣,是深受日新千千万万学生敬重的热爱华教人士,可是当黄家业被林冠英公报私仇的赶绝时,AK ANG却当林冠英的马前卒,在面子书上招唤行动党的“红豆兵”军团围剿黄家业,令日新学生莫不感心寒,他先祖父洪金狮如果今天仍健在,肯定会拿拐杖追打这个不肖孙!

除了招唤“红豆兵”围剿华教人士,AK ANG还做了一件辱及自己祖父的事--拿上膛的AK上《南洋商报》踢馆。

20161229a5AK ANG表面上是不满《南洋商报》引述他在面子书上的“小猴子争香蕉”贴文而上门闹事,但大家都知道,他真正是代林冠英找《南洋商报》的麻烦,因为《南洋商报》是惟一刊登黄家业指林冠英是“打压中文报的纣王”的纸媒。

可笑的是,AK ANG平日一直以行政议员彭文宝的特别助理在北海招摇,可是他在“小猴子争香蕉”事件上却否认自己是“白毛”的特助,企图掩盖“白毛”干预2017年度槟威市议员人选分配的事。

AK ANG到《南洋商报》踢馆拿了采后,还不罢休,又针对《南洋商报》的相关报道跑到警局报案,并在面子书上贴上报案书恐吓《南洋商报》。

在动用“皇气”搞《南洋商报》后,AK ANG不久又到警局报案,这回是针对高渊区前任国会议员陈智铭,因为他认为后者在面子书上贴文指他爸爸在北海的家私店去年曾被人开枪射击,是在恐吓他。

马来西亚早有就一个滑稽的报案王--大马促进和谐组织主席阿都拉尼,没想到槟城也出了一个是也报案、不是也报案的傻嗨报案王--AK ANG,难怪有人笑说,在槟城,你别得罪林冠英,不然你的厕所会被拆;而在FB,你不能得罪AK ANG,不然他会报案!

搞政治的,特别是只是“二打六”角色,在FB上被政敌嘲笑攻击后向警方报案的,相信AK ANG是第一个人。听说他是细姨(姨太)仔,不知日后分不到财产时,会不会又跑去警局报案?

不过,真正好笑的还是,AK ANG向警方投报指被陈智铭“恐吓”的报案书上,竟然把陈智铭英文名的DENNIS写成DANNIS,而他在报案书上的马来文词句更是笑死宝宝,结果给人嘲笑:原来对领带哥AK ANG 来说,写马来文比绑领带还要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