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0a

2016年即将结束,在迎接新的一年来临之际,《槟城头条》特此让大家回顾过去一年,林冠英在执政8年后原形毕露下,槟城所发生的重大荒谬事件。

原本《槟城头条》只准备精选槟城十大荒谬新闻,但在整理时却发现,在过去12个月竟然每个月份都有荒谬事件在槟城发生,且每一单都与林冠英的狂妄、傲慢、滥权、贪婪、独裁、心胸狭窄、报复心强的性格有关,比如骑劫民间活动、与巫统搞暧昧、拆民宅拆餐厅厕所、侵犯华校地、干预华校董事局,以及打压中文报等等。在难于割舍的情况下,《槟城头条》就一一摘录以飨读者。

1月份:

1.发飙LUT姓周桥桥民“不是你老爸地”爆红
姓周桥居民在1月2日拉布条,抗议林冠英主导的槟州政府欺负桥民,准备于大年初九天公诞期间在该桥办一场天公诞庆典,与姓周桥的第109周年天公诞庆典打对台,令姓周桥天公诞庆典闹双胞。

姓周桥桥民公然造反,当然激怒了林冠英,结果失态的在全槟独中董事与校长面前爆粗说要“LUT”(干、屌的意思)桥民,并对桥民撂下2016年开年第一金句:“这不是你老爸的地!”

林冠英过后更出动黑白两道恐吓姓周桥桥民,包括指示槟岛市政厅执照组不停的骚扰姓周桥的商家,并通过金主陈国平出动海乾一带的私会党“20”,向姓周桥理事会“晓以大义”之下,姓周桥理事会最后“被主动”的前往光大28楼与林冠英握手言和,同意与行动党国州议员黄伟益与刘敬亿联办天公诞庆典。

20161230a22.人前大骂巫统部长  人后漏夜贴心切ROTI
虽然林冠英曾指责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慕斯达法对槟城展开报复行动,停止引进投资者到槟城投资要,可是在慕斯达法于1月期间前来槟城理科大学做专题演讲后,凌晨2点到峇央峇鲁的KAYU嘛嘛餐厅吃宵夜时,林冠英收到风后就披星戴月的赶过去陪慕斯达法,还体贴的用刀叉替慕斯达法切开ROTI CANAI呢!

3.反口强行拆除民宅  一家人无栖所过年
尽管林冠英曾在2008年到访丹绒武雅珍珠山大伯公庙时,亲口答应庙旁非法兴建的住户可以继续居住在那儿,可是他却在临近华人新年前派土地局、供水机构等机构的官员强拆有关民宅,令该住家的一家7口在没栖身之所之下过年。

2月份:

1.意图侵占华校地  槟华巾帼保校园
林冠英通过曹观友放话,将征用槟华女中的30尺校地,以展开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下的泛岛连接大道。而在槟华校友发动网上请愿运动保校行动后,一时风起云涌,短短24小时内获逾万个“LIKE”,令林冠英政府马上变成华教公敌。

林冠英才不得不妥协,指示他两个承建此工程的金主林建成与黄继梁,将泛岛连接大道改道,以避开槟华女中学校前的道路。

2.欺安华孤儿寡妇  斩王敬文谢嘉平
林冠英终于向去年在槟州议会上对巫统议员提呈的填海动议投弃权票的公正党议员谢嘉平与王敬文秋后算账

他先在公正党籍的槟州第一副首长拉昔不在场的情况下召开州行政议会,革除谢嘉平的升旗山机构董事职务,以及王敬文的投资槟城机构及槟城高尔夫球俱乐部董事职务。

林冠英过后在没召开州行政议会的情况下,私自委任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取代谢嘉平,出任升旗山发展机构董事。

林冠英此举被视为趁安华蹲监,欺负安华的“孤儿寡妇”,把公正党当烂泥般践踏,百般侮辱。

3.穷人屋配给富人  滴水不漏成笑话
由林冠英金主林建成所属的文秀集团兴建的甘密山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原本只供家庭收入不可超过3500令吉的低收入家庭申请,可是却被揭发有近50%的业主都是高收入人士,他们在通过特别管道购下该组屋单位后就转租以牟利,甚至租给外国莺莺燕燕充“炮房”!

在这之前,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就已闹出每单位售价虽是7万2500令吉,但林建成却在加入各种配套后,向购屋者索取16至19万令吉的风波。

尽管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委员之一的黄泉安国会议员强调,槟州中廉价屋的遴选机制是“滴水不漏”的,可是在10月间,却被揭发其中一单位的屋主竟拥5辆同一车牌的名车与摩哆,分别是本田Jazz、丰田Hilux、价值近6万9000令吉的Adventure重型摩哆、近11万5000令吉的宝马重型摩哆,和近5万4000令吉的Triump重型摩哆。

3月份:

1.P小姐卖洋楼大流血  林冠英不知林宫市价
林冠英买“林宫”事件曝光。

林冠英被揭发,在2015年7月28日,以280万的价格买下市价540万令吉的洋楼。

而当林冠英开放其“林宫”给记者参观时,一名英文报记者问他,有人指这洋楼的市价其实是650万令吉,林冠英回应说:“我不是地产经纪,我不知道它的价格是多少”。这个答案顿时在坊间引起哗然后,林冠英过后马上改口说,他知道“林宫”的市价是427万。

对于他为何能以280万令吉买到市价540万的“林宫”,林冠英的答案是:林宫没有游泳池!

当时,一些行动党领袖给的答案也一样令人喷饭,比如郭素沁指是因为“林宫”的风水不好。

令人不解的是,“林宫”的原屋主P小姐非但在将其洋楼贱卖给林冠英时少赚260万令吉,她过去6年出租其洋楼给林冠英一家大小居住时也亏损了50万令吉,(她每个月只收林冠英5000令吉租金,自己却须付1万1000令吉的房屋贷款),这还不包括她在出租给林冠英居住之前,也花了30万重修其洋楼。

这也是说,与林冠英无亲无故的P小姐,前后共倒贴340万令吉给林冠英!

由于林冠英贱价买“林宫”的情况与雪兰莪前州务大臣基尔当年贱价买“基宫”手法同出一辙,大马律师公会主席史帝文,甚至连林冠英本身的亲密战友安美嘉也劝请林冠英暂时放假,以让反贪会进行调查,可是林冠英却不肯。

4月份:

1.蒙骗2000居民  外劳村偷偷批
尽管威南武吉淡汶芭头外劳村毗邻的3个花园住宅区,即怡景苑、金丽苑和御园逾2000名居民于去年杪集体签名,反对该外劳村计划,居民们也在4月间展开和平情愿,拒绝与外劳村为邻,不过,林冠英却不理会,在未进行公众听证会及社会评估报告会的情况下,指示威省市议会批准这项计划。

而在居民们大鼓噪,反对行动升级后,林冠英这才出来说,武吉淡汶外劳村计划将暂时搁置,直到举行公听会,聆听居民的意见后才做出最后的决定,林冠英也澄清,这并非外劳村,而是给予本地劳工及外国劳工共居的“劳工村”。

可是不到半年后的10月,林冠英在没有为居民举办公听会的情况下,指示威省市议会悄悄发出C1表格给发展商,以展开武吉淡汶芭头外劳村计划,而发展商已在11月开始进行填土工程。

5月份:

1.庙会须喊“兴、旺、发” 林冠英继续骑劫主办权
拿督叶谋通在即将卸下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席职前,公开促请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把原本由民间发起的新春庙会活动交还予民,让真正了解本土民间文化的人士主办具有特色的庙会。而新任主席张威如在就任时也表明,瘵向槟州政府争取庙会主办权,以讨回青联委和宗联委的尊严。

张威如更揭露,2016年新春庙会筹委会主席黄伟益虽曾承诺给予宗联委8万令吉拨款,以充庙会活动经费,但最后只付1万令吉。

在民间压力下,林冠英最后只好宣布,将把2017年的新春庙会主办权归还给宗联会,但有一个条件:2017年新春庙会必须以他惯常喊的“兴、旺、发”为口号。

根据了解,“兴、旺、发”是当年旧槟城的黑社会暗语。

6月份:

1.董事长“被辞职”  金主骑劫恒毅中学
恒毅中学董事会主席骆育明“被辞职”,接任者是林冠英金主,宏升集团的老板黄继梁。

林冠英因与骆育明有私人恩怨,就赶绝骆育明,他通过其金主陈国平警告槟商会所有董事,不准捐助恒毅中学西南区分校一分一毫,以迫使骆育明退位。

由于恒中西南区分校即将在2017年开课,但建校金仍欠1100万令吉,而槟商会董事受令不可捐献,这1100万令如何筹获?结果骆育明只好让位给黄继梁,恒毅中学也从此由中华学生(黄继梁是中华中学校友)掌舵。

骆育明也是在505大选前夕,被林冠英硬生生砍下马,不获准继续上阵的行动党浮罗池滑区前州议员郭庭恺的舅舅。

2.慧音社受神谴  告示牌遭腰斩
由于在5月间办“邮游佛国”邮票展时请许子根开幕,慧音社“犯到神”而受“神谴”--在一个月后举办敬老慈幼慈善晚宴时,于会场外竖立的交通指示牌,非但被林冠英通过行动党市议员黄顺祥指示市政厅执法员拆除,指示牌更被折成两截,即使“赎”回来也不能再使用。

3.可以吠,不可以咬  政府智囊团被当狗
林冠英在6有28为槟城研究院新建筑物开幕致词时,警告槟城研究院“可以吠,不可以咬”,意指槟城研究院这个州政府属下的独立智囊机构的所有成员是他养的狗,所以最多可以对他吠,不可咬他!

“可以吠,不可以咬”之论过后引起槟城研究院里的马来精英,如IVORY集团的副主席拿督斯里纳兹尔阿里夫、槟州发展机构总经理罗斯里、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以及马来学术界精英如韩淡阿都玛兹、拿督斯里慕达、阿都华合、慕斯达法加玛以及法蒂玛哈山的极度不满,林冠英最后只好收回“可以吠,不可以咬”之论。

4.林宫案终上庭  美禄罐骗百万
林冠英终于因贱价买洋楼充“林宫”,而在6月29日被反贪会扣留一晚,第二天正式控上法庭。

林冠英共面对2项控状:

控状1:于2014年7月18日在光大28楼行动室 ,身为一名公务员即槟首长,利用本身职务在州规划委员会会议上批准Magnificent Emblem 公司申请西南区第436及437地段从农业地转换为发展地,使其本身及妻子周玉清从中收受利益,触犯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23条文,并可在第24条文下被定罪。

控状2:于2015年7月28日在宾鸿路25号洋楼,身为公务员即槟首长,在知道与彭丽君有公务关系下,仍为自己取得有价之物,即从彭丽君处以280万令吉购得市价427万令吉的宾鸿路房产,触犯刑事法典第165条文

20161230a3至于将洋楼贱卖给林冠英的P小姐彭丽君,则面对一项控状:于2015年7月28日在宾鸿路25号洋楼,在知道林冠英身为公务员即槟首长,及知道本身与林冠英有公务关系下,提供林冠英回报,即以低于市价的280万令吉售卖市价427万令吉,位于宾鸿路25号的房产给林冠英,形同串谋,触犯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可与刑事法典第165条文同读。

在林冠英被控后申请保释外出候审时,行动党发起一人捐10令,为林冠英筹100万令吉保释金的“美禄罐”行动。这引起法律界的疑惑,因为保释金会在官司结案后会悉数退回的,无论被提控者被定罪或无罪释放,法庭都会分文不少的将保释金归还给保释人。

现在行动党发动为林冠英筹100万保释金,一旦“林宫”案结案后取回100万保释金时,行动党将如何处理这筹措自民间的1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