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1a1

7月份:

1.图从贪污罪逃脱  蓝军不发无奈何
林冠英准备提前举行州选举,以把自己从贪污提控中救出来,不过,公正党却不赞同。

林冠英明明是因为自己贪污才被反贪会捉到正,却敢敢说是因为安华被囚禁,他才倡议举行闪电州选,并要公正党的10名槟州议员陪他一起提前面对选民裁决,公正党又不是傻嗨,当然睬他都傻啦。

由于无法劝服公正党同意提前州选,林冠英在老羞盛怒下,揭露公正党过去曾在没问过行动党意见下,单独行制造三场补选,即2008年和2015年的峇东埔国席补选,以及2009年的本南地州议席补选。

林冠英最后再踩公正党多一脚说,奚落公正党没种,不敢面对选民--他在宣布放弃提前州选时说,主要是因为公正党担心提前州选会令该党失去更多议席。

8月份:

1.林吉祥收台底钱  让人走后门买屋
行动党双溪槟榔区州议员,也是行动党槟州妇女组主席林秀琴的父亲林吉祥,在8月28日被揭发向欲购买中廉价屋者收取台底钱,以安排有关人士“插队”取得中廉价屋。

给林吉祥台底钱以走后门获取中廉价屋的,共有2组人。其中一组受害人共有8人,另一组则有2人。

由于林吉祥拿钱后没办法交屋,受害者就向爱国党投诉,在东窗事发后,林吉祥被反贪会扣留捕。

因为收台底钱事件令女儿林秀琴蒙羞,林吉祥过后被女儿遗弃,在“断粮”的情况下,林吉祥只好硬着头皮到槟民政党总部申请一马援助金过活。

9月份:

1.林冠英无微不至  土著单位提高41%
林冠英允许土著基金买下SP齐来亚路320间中廉价单位,即占总单位的41%。

一直以来,槟城的土著保留单位的固打是30%,可是林冠英却开先例,允许SP齐来亚路的土著保留单位提高至41%。

更甚的是,林冠英还同意土著基金,这320单位将来即便卖不出,也不可转卖给非土著,这也违反槟州政府多年来的另一项政策,即土著单位在若干时日卖不出后,可转卖给非土著。

2.一个月前骂老马祸国  一个月后赞老马清廉
在与安美嘉一起出席大马国际法律研讨会时,林冠英发飙当众责问安美嘉,为何跟马哈迪这样的人合作,无视大马当今所有问题都是马哈迪一手造成的事实。

安美嘉当下反唇相讥,指林冠英的爸爸才是跟马哈迪合作的始作俑者。

安美嘉更揶揄说:“你爸爸林吉祥即使被马哈迪抓去坐牢,却还是不计前嫌去跟马哈迪合作,跟他们俩相比,我安美嘉算得了什么?”。

虽然如此,林冠英却在一个月后宣布,他决定与马哈迪合作,理由是:马哈迪的户头没有42亿。

10月份:

1.天错地错中央错  水灾土崩请祈祷
槟城从10月29日至11月7日,在不到10天内连接发生多宗水灾及土崩事件,

而林冠英与曹观友每次给予的理由,不外是:最大的雨量啦、涨潮啦、超级月亮引來超级大漲潮啦、淹水地区低于河流位啦,以及中央政府没拨款以供州政府进行双溪槟榔河第3期治水工程引发的。

至于亚依淡土崩,林冠英有这么一句金句:“无关发展,是自然发生”。

总之,水灾土崩都是老天与中央政府的错,与州政府任由发展商过度发展完全无关。

林冠英在对水灾束手无策下,最后只好要求槟城人,通过各自的宗教方式祈禱,祈求老天別再下雨。

2.海上养鱼由我开始  公然骑劫前朝政绩
林冠英又骑劫前进政绩。他于10月1日晚上在槟城王氏太原堂125周年庆晚宴上致词时说:“州内的海上养鱼业年产从2008年的零产量,跃升至目前的12亿令吉”。

而在新闻见报后,马上受到各方炮轰,指他“大声不准”,因为槟城的海上养鱼业其实已有超过30年历史,并要不是他在2008年执政槟城后才有的。

被人嘲笑如当年日本制造的闹钟般“大声不准”,林冠英竟然一直都没吭声没反驳,直到一个多月后的11月6日,他才在槟行动党代表大会上“死鸡撑饭盖”的说,其实他在槟城王氏太原堂125周年庆晚宴上是说,槟州海上养鱼业生产量practically nothing(几乎没有),而practically nothing并不是零产量。

11月份:

1.木蔻山交易黑幕重重  林冠英发律师信封口
槟州发展机构(PDC)被揭发,已稍稍的将它在木蔻山Tropical Island Resort私人有限公司的股权,全卖给林冠英的金主黄继梁所拥的宏升集团,令槟州政府失去木蔻山的主权。

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更从PDC内部消息获悉,宏升集团其实在2013年12月曾提出与TIRSB联营发展木蔻山的建议,此发展计划的潜在盈利保证为4亿5000万令吉,但此建议当时被林冠英否决。这令到在TIRSB里拥有49%股权的PDC,失去高达2亿2000万令吉的潜在盈利。

PDC总经理罗斯里过后证实,PDC确实已出售它在TIRSB的所有股权给宏升集团,售价为1亿5600万令吉。

而争议点是:如果林冠英在2013年批准TIRSB与宏升联营发展木蔻山,当时PDC就可得到2亿2000万令吉的盈利。可是现在,PDC在卖出股权给宏升后,只得1亿5600万令吉。

即是说,PDC减少进账约7000万令吉。更甚至的是,PDC还丧失木蔻山80英亩地的主权。

而民青团也进一步揭发,在2016年3月,中国湖南的《星沙时报》报导,宏升集团以木蔻山发展公司的名义,在中国与中建五局及山河智能公司签约总值3亿美元的合作发展项目,以便在马来西亚推行系列基本设施发展计划,其中包括耗资1亿7000万人民币的木蔻山大桥。(注:林冠英迄今仍没针对此做出任何回应)

林冠英过后限邓章耀拿出他被指在2013年否决宏升集团提出的,与TIRSB联手发展木蔻山建议的证据。

邓章耀拒绝理会林冠英的48小时限令,反而要求林冠英交代,为何允许宏升集团以8年时间,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PDC在TIRSB的49%股份。

林冠英最后发出律师信给邓章耀,以禁止邓章耀继续挖掘木蔻村交易内幕。

12月份:

1.没刊登林冠英文告  星洲光明遭“神谴”
《星洲日报》及《光明日报》因为没刊登林冠英针对玻州马华议员许福光在州议会通过伊法行政法案时放弃投票,而促请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辞职的文告,结果在12月16日被林冠英痛斥“助纣为虐”,并指责这两份中文报与有《巫毒散》之称的没有分别。

值得一提的是,林冠英痛骂《星洲》与《光明》的文告,注明这是他最后一次针对中文报不刊登他的文告发表声明。

可是,林冠英却在几天后通过其新闻秘书张燕芬以“读者来函”方式质问《星洲日报》,为什么把光大顶楼THE TOP开幕时,林冠英与巫统的旅游部长纳兹里十指紧扣的重大新闻刊在该报的地方版,而不是全国版?

2.仗义责林冠英是纣王  华教人士被赶尽杀绝
一名华教人士黄家业因对林冠英一直打压中文报看不过眼,于12月17日发文告严厉抨击林冠英是“打压中文媒体的纣王”,结果其四间分别位于槟城国际机场、市区观音亭对面、威中AUTO CITY及SUNWAY CARNIVEL的Kaffa餐厅,一一被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议会执法组“光顾”,无一幸免。

槟岛市政厅先于12月21日强行拆除已获机场当局批准的槟机场Kaffa餐厅厕所,过后再拉大队观音亭对面的Kaffa餐厅连发两张“三万”。而在第二天,威省市议会则接力,到AUTO CITY的Kaffa餐厅展开取缔行动,且还是一天内“光顾”两次,把Kaffa餐厅当成凶杀案现场般,只差没敲破墙壁,打碎地砖、掀翻屋顶而已。至于设在SUNWAY CARNIVEL的Kaffa餐厅则在数天后也遭殃。

林冠英非但对黄家业公报私仇,也被揭发包庇自己新闻秘书张燕芬的表姐,虽然后者位于新街与日本新路之间小巷的“多春茶室”非法霸占小巷,槟岛市议会却不敢前往取缔。

3.彩虹走道消费高昂  槟城百姓望而兴叹
林冠英撇下高龄老父,与巫统旅游部长纳兹里十指紧扣走的光大顶楼“玻璃彩虹走道”,被民众投诉收费极高。

虽然林冠英的朋党公司OWG集团获林冠英以“卖大包”的方式,让该集团租下新光大的景点区,即5 楼以及最高层楼--在首45年,每方尺租金仅每方尺1.23令吉,过后的15年才可检讨租金,且一签就是45+15的60年合约,可是OWG集团却转过来吸槟城人的血,把光大5楼的所有主题乐园及顶楼“玻璃彩虹走道”的收费抬得极高。

《槟城头条》之前就替槟城人计算,如果一家大小4人要玩遍5楼及顶楼,荷包里必须至少有800令吉闲钱!

连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也承认,他在派发新年日历给其选区选民时,接到的最多投诉,就是光大5楼及顶楼“玻璃彩虹走道”的收费太昂贵,根本就是不让槟城普通老百姓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