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3a1

林吉祥摆明马车准备“父承子业”,曹观友苦盼8年的槟首长官位,恐怕又要被“截糊”了!

行动党内部消息向透露《槟城头条》,林吉祥最近频频在槟城走动,特别是一连两天在槟城与威省搞了两场“与吉祥同游乡间”活动,其实就是在为他自己接任槟首长职铺路。

消息说,由于林冠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已到了尽头,很可能会在来届大选前返回牢狱里蹲,而他又不甘心将槟城这座花花江山奉送给一向与自己有心病的曹观友,所以就叫自己的老爸来槟城搞“与吉祥同游乡间”,为大选时返回槟城竞选铺路,以让经在槟威两地搞了多场“聆听之旅”、准备接位的曹观友知难而退。

行动党内部消息说,林老先生原本只对副首相职感兴趣,并瞒着公正党与马哈迪交易,就是行动党力保老马的儿子慕克里出任首相,而土团党就让林老先生任副首相。

没想到当老奸巨滑的老马故意说出林老先生垂涎副首相职,结果马上在马来社会引起激烈的反弹,林老先生看了不对劲,担心后院起火,不敢再奢想副首相职了,只好接受他宝贝儿子的建议,转去跟自己的前门生曹观友争槟首长职。

所以,林吉祥在最近这几星期非但一直在槟城又开记者又出席晚宴,更一连两天先后深入槟城与威省的马来乡区--大山脚甘榜督苏布和槟城的斯里德里玛伊斯迈那莪,搞“与吉祥同游乡间”。

大家都知道,在以前,如果不是有伊斯兰党陪伴,林吉祥是不敢进入马来甘榜的,而现在伊党已不屌他了,他怎突然变得这么勇,敢踏入马来甘榜搞“与吉祥同游乡间”活动?

不说大家可能不知,林老先生其实是在其宝贝儿子拿着极丰厚的大礼陪伴下,才敢进入马来甘榜的。不过,这2个马来甘榜是公正党与行动党选区里的马来甘榜,巫统选区里的马来甘榜,林老先生与其贵为首长的宝贝儿子还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的。

就说大山脚甘榜督苏布吧,林吉祥与林冠英两父子可不是在“两梳蕉”的情况进入这个马来甘榜。他们是送这个甘榜的26户巫裔家庭一份大礼--在甘榜督苏布附近拨出一块政府地建37间屋子给这26户巫裔家庭住。

其实,林冠英拨地安顿这26户巫裔家庭是开了一个极危险的先例,因为他们不是受到槟州政府迫迁,而是私人地主赶他们离开家园的。

住在私人地的住户面对迫迁,州政府惟一能做的,就是为他们争取合理的赔偿。而这一点,槟州政府早已做到了--私人地主开始时只愿意赔偿1万5000令吉至3万7000令吉,而在州政府介入下,地主最后答应提高赔偿额,住户可获2万5000令吉至4万4000令吉。

为26户争取到多一万令吉的赔偿金已是仁至义尽了,可是林冠英却还要继续讨好这些马来住户--拨州政府地以建屋子来安顿他们。

就是说,这批马来住户非但可从私人地主处拿到一笔赔偿金,过后还可住进林冠英为他们盖的房子!

而这例一开,日后其他受私人地主迫迁的马来住户,肯定也会要求州政府拨地建屋来安顿他们。

说到这里,有一点要问林冠英,在去年的华人新年前七天,他指示市议会拆除丹绒武雅珍珠山大伯庙理事会主席林健忠的住家,令到林家一家7口在华人新年临近之际失去栖身之所时,怎没另找地方安顿他们?是不是因为林家是华人,所以就不理他们是生是死?

至于在槟城的斯里德里玛伊斯迈那莪展开的“与吉祥同游乡间”,林吉祥更是纡尊降贵,改乘电单车深入马来甘榜,连访7户马来贫户。虽然这回没有送屋子,但还是有送干粮、日常用品及医药用品给他们。

华人新年就快到了,很多华裔贫户都等待救援,林老先生不去送米送干粮给他们,却跑到马来区送暖献爱心,真叫一连两届大选时全力支持他宝贝儿子的华裔选民情以何堪啊!

说回曹观友,他也真可怜,在308大选时,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凭槟行动党主席的身份坐上槟首长宝座,没想到林冠英却来个大石砸死蟹,硬硬坐上槟首长宝座。

而曹观友好容易才盼到林冠英出事,随时回去他的“老地方”,自己终于可以坐上首长宝座了,没想到林吉祥却突然从旁杀出,摆明车马要父承子业。

308大选时面对林冠英这个秘书长,曹观友都无奈的让煮熟鸭子飞掉了,而在来届大选面对的是自己前老板、秘书长的爸爸、党的国会领袖林吉祥老先生,试问曹观友这么一个小小的槟行动党主席如何招架,煮熟的鸭子怎不再次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