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4a1

受林冠英威胁,槟城孔圣庙中华中小学董事会硬砌《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生猪肉,昧着良心指其报道失误。

中华中小学董事会一名成员向《槟城头条》爆料,三校董事会是因为受到林冠英以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威胁,才不得不“屈”王萌翔,发出声明指董事会决定不建中华中学分校,不是如王萌翔所报道般,与槟州政府的政策有关。

wong_hon_wai_PAC_620_456_100这名董事透露,林冠英是派出他的政治秘书,也是中华AB校的选区州议员兼槟州政府华校及教会学校事务协调委员会副主席黄汉伟“劝告”中华中小学董事会,须发出不建中华中学分校与槟州政府政策无关的声明,否则三校来年申请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时,恐怕会面对“技术上”的问题。

黄汉伟向中华中小学董事会“晓以大义”,指林冠英这些年来对中华三校不薄,从2009年到2016年,中华小学A校所获得的制度化拨款高达27万6000令吉,今年更获得6万令吉。B校则更多,加上今年所获的6万令吉,共得39万7000令吉拨款,至于中华中学所获的更多,所以董事会何必跟林冠英过不去,令到中华中小学三校往后每年都不再获得州政府拨款?

由于黄汉伟以常年拨款威胁,中华中小学董事会在“大局为重”下,只好屈服,发出声明指决定不建中华中学分校,与州政府的政策无关。

所谓的州政府“政策”是什么呢?

中华三校董事会副主席陈国才在去年12月23日告诉《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当中华中学董事会向林冠英金主黄继梁的宏升集团申请位于湖內的一块学校保留地,以建中华中学分校时,林冠英开出了这么一个条件:董事会在建中华中学分校前,需先成立“中华中学有限公司”,他才叫黄继梁把该地段割名到中华中学公司名下。

陈国才告诉王萌翔,由于中华董事会一贯秉持的立场是,凡是有关学校的资产,都必须割名到孔圣庙中华三校董事会名下管理,如果另外成立中华中学有限公司來兴建中华中学分校,就等於乖离该校的办校原则与立场,所以董事会决定宁可放弃建中华中学分校,也不接受林冠英的这项条件。

陈国才当时很清楚的说明,中华中小学已创校111年,而董事会秉持此原则也百余年,不能为了要建分校而打破先贤的办校原则与理念。

而林冠英向中华中学董事会开出这项苛刻的条件,当时也获得黄汉伟的证实。

黄汉伟在受到《光明日报》询问时证实,州政府确实有向中华董事会开出要承接地段必须先成立“中华中学有限公司”的条件,可是中华董事会却不愿成立有限公司。

陈国才与黄汉伟都已证实,林冠英确实有向中华董事会开出成立有限公司的条件,而中华董事会也确实因不接受这个条件而拒建中华中学分校,这两点都是白纸黑字的印在《光明日报》上,可是林冠英现在竟然说,中华董事会并不是因为州政府的“政策”而放弃建中华分校,一切都是《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无中生有的报道!

20170124a2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林冠英还“忍无可忍”地先在记者会、后在面子书里指名道姓的大骂王萌翔没有“报德”、以不是专业记者手法报道新闻,并要求王萌翔在报上刊登道歉声明。

林冠英还说了这么一句:“王萌翔的背景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

究竟王萌翔是什么背景?

根据槟城报界的消息,当林冠英于2012年1月间很威风的第一次公布槟州行政议员的财产时,王萌翔很不识趣的当众打脸林冠英,当场提醒林冠英,雪兰莪州行政议员早前公开他们的财产,比槟州行政议员公布他们的财产更详细,因为雪州行政议员也公布他们的收入状况。

王萌翔这一说已踩到林冠英的尾巴,林冠英马上变脸,并当众大声喝斥:“你先回去做功课!”

而从那一天开始,王萌翔就被标签为国阵记者,林冠英更向“红豆兵”发出指令,须对王萌翔展开抹黑行动。

结果在当年5月,当林冠英被西报记者问及网传他与其女助理(黄X虹)关系非比寻常时,林冠英说出“you print I sue”的录音被

人放上网时,“红豆兵”就硬指是王萌翔所干的(虽然王萌翔当时没在场)。而在同年11月,当网上疯传林冠英与其“红卫兵”张燕芬的约5分钟秘密对话录音片断时,“红豆兵”又砌王萌翔生猪肉,说是王萌翔放上网的,令王萌翔的人格受损。

从王萌翔只是挑起雪州行政议员公布财产比槟州行政议员详细,就受到林冠英的抹黑打压、赶尽杀绝,可证明因揭露木蔻山丑闻而接到林冠英律师信的国阵槟州主席邓章耀说的没错:今天是我,明天是媒体,未来一般的普罗大众也会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