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9a1

林冠英之前准备提前举行槟州选,是为了把自己从贪污提控中救出来;沙巴现在准备提前举行州选,则是准备走回2004年大选前的旧制,岂可相提并论?

对于盛传首相纳吉已同意沙巴提前州选,林冠英在年二九跳起来大骂国阵双重标准,因为他去年准备提前举行槟州选时,遭国阵口诛笔伐,林冠英也指首相让沙巴提早选举,是为了本身的政治议程,并非顾及人民的利益。

可能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一辈都不知道,其实沙巴州选举之前是没与西马各州同步在全国大选举行的。

在2004年全国大选以前,东马的沙砂两州的州议席选举,一直都是和西马半岛各州的州选举分开举行的,直到巫统于上世纪90年代初东渡沙巴并主政沙巴后,沙巴才于2004年开始和西马各州同步举行州选举。

所以,如果沙巴现在提前州选,只是走回旧制而已,没什么新奇可言。

再说,沙巴州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又没有以低过市价跟什么P小姐Q小姐买洋楼充“慕宫”而被反贪污委会提控,提前举行州选没什么政治议程可言。

反观槟城如果提前州选举就是创历史之举。

槟城的州选举一直以来都是与西马各州同步举行的。林冠英因廉价买“林宫”而在去年被反贪污局提控上法庭后,才提出提前举行州选举,这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是为了本身的政治议程而考虑提早选举,并非顾及人民的利益”。

其实,对于槟城提前州选举最后“胎死腹中”,林冠英不该老羞成怒,发国阵的“烂渣”,因为林冠英的胎儿并不是被国阵弄死的,林冠英的胎儿是被他自己的老相好--公正党搞到流产的。

槟城是由希盟执政,而只差一席就拥全槟50%州席的林冠英,几时要举行州选举,别说国阵,甚至连州元首也难于阻止,只有他的盟党不点头,他才无法提前举行州选,所以林冠英要骂应该骂公正党。

就比如一名14岁的马来少年报案指林冠英针对修改355法令课题发表煽动性言论事件,林冠英应该去骂这名“毛都没生齐”的马来少年,甚至骂放行及提呈355法令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而不是莫名其妙的骂马华、民政、国大党及人联党。

但林冠英就是喜欢扭曲事实,槟城无法提前大选,他不去怪公正党却怪国阵;林冠英也欺善怕恶,修改355法令明明是由伊斯兰党提呈,并获巫统放行,但他却不敢骂伊党及巫统,却拿马华、民政、国大党及人联党来出气。

可能就是因为“新年流流”乱诬赖,结果受到上天警示,早上他才诬赖国阵阻止他提前举行州选,傍晚在他选区的拉惹乌达路,被他拿来跟中国万里长城相提并论的1万8000盏大红灯笼,就唏哩哗啦的纷纷倒下。

20170129a2幸好电柱及几十粒大灯笼倒下时没砸中人,也幸好倒下的电柱上有志明是威省市议会的电柱,不然林冠英肯定会把死猫塞给国能,指因为国能贪污才出此豆腐渣工程。

虽然有人会认为,电灯柱是因不能负荷这么多的大灯笼重量才倒下,但拉惹乌达路今年是第8年挂满大灯笼了,过去7年又不见倒下,为何偏偏在今年倒下?特别是在林冠英上午“屈”了国阵后,傍晚就倒下?

其实,这已不是槟城开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异象”,之前崩塌的水池路在上星期修建好后,第二天就离奇出现一道道的裂痕。

林冠英如果还是不信邪,就请继续扭曲事实、继续欺善怕恶吧!我们能做的,就是替他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