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6a1

已把槟城人“阿公”的地卖到七七八八,林冠英竟然还有脸发起“I LOVE PENANG”运动!

林冠英说,虽然槟城被纳入联邦直辖区后,可获得更多的中央拨款,但他还是要跟东姑安南说:“不”、“Tidak”、No”、“Mudiyathu”,他绝不会当槟州的叛徒,典当槟州的未来。

林冠英更发动“I LOVE PENANG”运动,以保“槟城”这两字。

林冠英真的这么爱槟城吗?

如果在槟城住了8年多,可是连讲福建话时还保留浓浓的南马腔的林冠英真的这么热爱槟城,为什么他却把槟城人“阿公”的土地卖到几乎清光?

很多槟城人可能还没察觉,林冠英才执政8年,槟岛东部的海岸线,从丹绒道光一直到美湖的沿海地带,已全部落在私人发展商的手里了!

--丹绒道光的沿海地带已卖给E@O和ZENITH -EWEIN集团;
--新关仔角沿海地已卖给E@O集团;
--日落洞大道已落在IJM集团手里;
--峇央珍珠已归TROPICANA集团所拥;
--IDEA 集团已是木蔻山的岛主;
--峇都茅到峇六拜的沿海地已是MAH SING集团的属地;
--峇六拜到美湖的沿海地则由SRS集团包揽。

林冠英非但卖光槟岛东部海岸线的所有土地,甚至连槟城人“阿公”留下的遗产他也不放过,能卖就卖,不能卖就租掉。

比如光大摩天楼最值钱的楼面--五楼与顶楼,林冠英就租给其朋党公司,而且一签就是45年+15年的60年合约,租金更低廉到令人咋舌,首45年仅每方尺只1.23令吉,过后的15年才可检讨租金。

其朋党公司Only World Group在廉价租下光大五楼及顶楼楼面并打成THE TOP后,就将THE TOP景点区的参观费抬到极高,令槟城普通市民能看到却进不到,甚至连拥2间百万豪宅、一家房屋代理公司的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也吃不消,高喊要杯葛THE TOP的餐厅。

林冠英非但在卖掉或租掉槟城人“阿公”的遗产时毫不手软,连外国人前来槟城大扫具历史价值的战前老屋时,他也一直置之不理,直到非政府组织大吵后,他才懒洋洋的说要研究恢复屋租统制法令以阻止。

乔治市古迹区战略性地点的老屋都已几乎全给新加坡的财团买光了,林冠英才说要研究恢复屋租统制法令来阻止,这不是“贼去关门”吗?

林冠英如果真的爱槟城,为什么他却允许他的金主陈国平将湖内山铲成秃头山?

林冠英如果真的爱槟城,为什么他却让槟州发展机构将木蔻山的主权让给他的金主黄继梁?

林冠英如果真的爱槟城,为什么他却在槟城大搞填海、砍树、杀狗、摧毁山林?

有人说,槟城人最好别寄望希盟槟州政府能替他们好好看守槟城,因为槟州内阁阁员中,有超过一半不是道地槟城人,比如林冠英是柔佛人,第一副首长拉昔是雪兰莪人,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是霹雳人,曹观友是吉隆坡人,章瑛是南马不知那个州的人,罗兴强则是吉打人。

其他5人也罢,比如曹观友是在从理大毕业后就一直留在槟城,章瑛和罗兴强也在槟城生活了几十年,都已在槟城落地生根了。

可是林冠英呢,他是在8年前才前来槟城定居的,加上他一来就身居高位,没机会接触到槟城的最底层,所以对槟城的人、事,物都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所以槟城人“阿公”的地给发展商买光,乔治市的老屋给新加坡人扫光,他完全不觉得心疼。
林冠英是因为目前仍身在野,才会跟东姑安南说:“不”、“Tidak”、“No”、“Mudiyathu”。如果来届大选国阵的华基政党又再输到扑街,马华连7-11也开不成,民政则抱着大鸡蛋归乡种田,而行动党在接受巫统的招揽加入国阵后,林冠英的贪污官司马上撤消,他本身或他老子更被委为第二副首相之类的,你们说,林冠英还会再说“I LOVE PENANG”,还会再跟东姑安南说:“不”、“Tidak”、“No”、“Mudiyathu”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