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0a1

为合法化林冠英“红卫兵”的表姐夫妇非法霸占后巷,槟岛市政厅新任秘书接密令搞“后巷转型计划”!

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的表姐表姐夫非法霸占新街与日本新路之间的后巷建“多春茶室”,是槟城人人皆知的事,特别是在去年,当林冠英指示市政厅拆除指责他是“打压中文报的纣王”的华教人士黄家业的KAFFA餐厅厕所后,更引起议论,责问槟岛市政厅为何选择性执法,只拆除违建的KAFFA餐厅厕所,不拆除又阻街又非法霸占后巷的“多春茶室”?

从市政厅传来出的可靠消息向《槟城头条》透露,为了消灭这个噪音,林冠英在今年年头擢升行动党市议员王耶宗的“傍友”尤端祥出任槟岛市政厅秘书后,就下了一道密令,要尤端祥设法让张燕芬表姐夫妇非法霸占后巷,变成合法营业。

于是,尤端祥就想出一个“屎桥”,就是“后巷转型计划”了。

所谓“后巷转型计划”,就是把乔治市市中心的后巷改成咖啡馆、花园休闲区以及脚车道。

后巷改成咖啡馆?--尤端祥毕竟是初挑大梁,道行还不高,一下子就露馅了!

明眼人一看就看穿尤端祥的用意是,只要其他后巷也建咖啡馆,那么张燕芬的表姐夫妇非法霸占后巷的“多春茶室”,就可以在“后巷转型计划”下变成合法了。

其实,读得书少的人也知道,把后巷改成花园休闲区及脚车道还讲得过去,但改成咖啡馆,简直是荒谬之极!

究竟尤端祥知不知道,乔治市市中心各后巷及巷口的主要功能?

如有留意就会发现,乔治市市中心,特别是古迹区的一整列房屋,当中必留下一个小巷口,而小巷口的功能主要是防火。就是万一其中一间屋子失火时,不会烧掉整排屋子,因为当火势来到屋子与屋子之间的巷口时,这个空间可令火势无法继续蔓延。

同样的,前排与后排的屋子之间留下的空间,即后巷,也具有防火功能。当前排屋子失火时,因为有后巷这个空间,才不会蔓延到后排的屋子。

照说,工程师出身的尤端祥没有理由不懂巷口与后巷的功能,他只是为了合法化林冠英“红卫兵”张燕芬表姐夫妇非法霸占小巷,才假装不懂。

也之所以,在邀请住在3个准备进行“后巷转型计划”后巷的居民到光大进行对话时,尤端祥不请消拯局代表出席。因为他知道,消拯局代表肯定不赞同“后巷转型计划”,而这会造成出席的居民也跟着反对这项可拯救红卫兵表姐夫妇的计划。

不过,看来无论居民在未来30天赞同与否,尤端祥还是会强硬推行“后巷转型计划”,因为他在对话会上已坚持立场的说,“后巷转型计划”不会导致后巷被关闭,反而能继续发挥其作为供出入的功能。

如果改成咖啡馆后,后巷真的仍不失供出入的功能,那么请尤端祥告诉我们,民众现在还可以通过被林冠英“红卫兵”的表姐夫妇非法霸占的后巷,从新街走到日本新路吗?

林冠英的盲目支持者说,“红卫兵”表姐夫妇的“多春茶室”已营业多年了,更是在国阵执政槟城时就已在那边了,之前国阵州政府也没指示市政厅拆除啊!

没错,“多春茶室”非法霸占后巷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由于之前生意只是一般,摆放在小巷的桌椅不多,公众还是可以通过这后巷往来新街与日本新路的。

而在308大选后,随着张燕芬飞上技头变成槟首长新闻秘书后,因为有林冠英不时前往喝咖啡吃烤面包的“加持”,“多春茶室”马上变成槟城最具人气的茶室,每天有大批人,甚至外州及外国游客涌到“多春茶室”叹炭烧咖啡及烤面包。

就因为顾客非常多,张燕芬的表姐夫妇当然桌椅越摆越多,结果整条后巷,甚至新街的人行道全都被他们夫妇霸占了,民众现在想从新街走到日本新路,或从日本新路走去新街,都已不能再使用这条后巷了,必须走上槟榔路,再右转或左转。

更甚的是,有人踢爆,市政厅去年还特地花钱铺平那条后巷,好让张燕芬的表姐夫妇摆放的桌椅能四平八稳的。

行动党果然真的像学足国阵那一套--朝里有人好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