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5b转载自《南洋商报》子曰伦语
作者:黄子伦
2017年3月2日

“我们不换政府,好吗?”这个问题最近开始盘绕在我的脑海里,如果换作是2013年之前的我,肯定对提问这个问题的人破口大骂;就算不敢骂,内心的鄙视也铁定少不了。但看过了反对党过去几年的表现,我认为有必要好好探讨这个问题。

在制定国家政策方面,反对党其实和国阵半斤八两。在3•08之前,反对方总是说他们因为缺乏执政经验,所以选民不应该用这个为理由来拒绝他们;不过,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们看看反对党到底带来了什么改革性政策?之前承诺的地方议会选举,是反对党选前下巴轻轻答应,谁知真的轮到他们执政了,至今没有听到他们提及半个字。

行动党喊得很大声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让绝大部分的华人都投给他们,可是后来呢?我本来就不认为反对党可以实行百分百的种族平权,但我万没想到有些反对党州属竟然实行比国阵政府更离谱的土著固打制;面对许多种族和宗教霸权的案例,我也看不到反对党挺身而出。上个周末的反对355法案集会,到场人数寥寥无几,更别提反对党的核心领导层。

没有建设性方案
而同一天,我竟然在刘镇东的面子书看到他和林吉祥前往柔佛,出席了脚踏车事故受害者的葬礼。一边是攸关行动党反对回教刑事法的原则,一边是罔顾性命、咎由自取的马来小孩葬礼。林吉祥整天说要救国,我都不知道他说什么,现在可好了,是非黑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对于国家财政压力,我也没有看到反对党拿出有建设性的方案。他们那份不到100页的2017年财政预算替代法案,我也有看。反对党整天说公务员开销太臃肿,瘫痪国家财政,可他们在自己的替代方案中也选择了国阵一样的做法,维持并增加开销;其他栏目的开销都大同小异。当然啦,反对党说他们不会征收消费税,那么要从哪里找钱来花?他们引述总稽查司的报告,说只要没有贪污,就可以马上节省20%的营运开销!

朝野都不干净
虽然我也希望国家少一点贪污,但我并不相信会出现“零贪污”的理想情况。就像马哈迪很多年前搞的“零通货膨胀”活动,注定是个笑话。有权利的存在,就有可能贪污;有经济活动的存在,就会有通货膨胀。因此,恕我不能接受反对党的替代方案。太稚嫩了,完全像是一个大学生交给企业的执行计划。

好,轮到反对党最喜欢说,也是他们目前最强的论点,就是:他们比较清廉。的确,如果把26亿的丑闻一比,林冠英买豪宅的案件还真的是杯水车薪(但这不代表林冠英的做法是可以被接受!)。

可是呢,反对党这个道德制高点是建立在他们尚未和马哈迪签署合作协议之前。马哈迪在位期间,有多少起比26亿还要离奇古怪的金融丑闻,里头所涉及的金额只是看数字就已比26亿来得多,而且是还没加上通货膨胀。现在希盟和马哈迪是手牵手,心连心,朝野双方都不干净了,都互相叫嚣对方是最肮脏。反对党到底要拿什么来说他们比国阵好?
有些人可能会说,哪怕是两颗烂苹果,都要选一个比较好的,促进他们竞争。会说这段话的,肯定是对华团很多年前提出的两线制概念有所憧憬。对,竞争是好,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良性竞争”。很多年前,马哈迪掌权初期,那时的民间风气异常开放,和今天是全然不同的光景。

可是当伊斯兰党崛起,加上伊朗革命所吹起的回教文化风潮,让国内许多激进宗教分子抬头,开启了马来选民的宗教需求;于是乎,马哈迪为了巩固政权,拉拢了当时的学生领袖安华加入巫统,并一路在宗教选票这条不归路展开了军事竞赛。时过境迁,今天各种脑袋是恐龙时代,但装扮上却是现代人的极端分子,就是在这个环境被孕育出来的。

这,就是我国典型的恶性竞争。

你说说看,今天朝野双方的竞争是恶性,还是良性?

别太高估民主
因此,我想了想,不如不换政府,趁这几年赚多一点钱,然后看看有没有机会移民算了;我也不相信反对党真的有办法搞好马来西亚的经济。况且在全球化的未来,一个人的国籍还真的不是太重要。

哦!有人说,没有民主,那么人和动物有什么两样?我觉得好笑了,你去看看伊拉克这个地方,有民主啊,但到处有动乱,那里的人又活得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别太高估人,也别太高估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