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6a1不了解林冠英在槟城的所作所为却强出头,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拍马屁拍出洋相!

因时事评论员黄子伦在《南洋商报》言论版的一篇题为《我们不换政府,好吗?》里提到林冠英没履行承诺,没在槟城推行地方议会选举,以及实行比国阵更离谱的土著固打制等政策,李政贤就急不及待的跳出来护主,马上写了一篇题为《不换政府,一切都不好》的马屁文章在《南洋商报》言论版反驳黄子伦。

20170306a2可惜这名行动党彭亨州议员在抢着替林冠英擦鞋前没先做功课,以致其论点都站不住脚,贻笑大方。

比如他否认由林冠英执政的槟城,有实行比国阵更离谱的土著固打制,并挑战黄子伦拿出例子。

《槟城头条》现在就代黄子伦拿出一个实例,看看擦鞋议员怎么说?

大家都知道,在国阵执政槟城时,槟城的土著房屋单位固打一直以来都是30%,可是林冠英现在却提高至41%!

林冠英非但允许槟州土著房屋信托基金会买下SP齐来亚路41%的中廉价单位,更为槟州土著房屋信托基金会开了先例,这41%即320个土著保留单位即使将来卖不出,也禁止开放给非土著购买。而在国阵执政槟城时,30%的土著保留单位在一段时日卖不出后,可以开放给非土著买的。

至于地方政府选举,“擦鞋议员”说,林冠英有尝试这么做,可是却被法庭驳回。

这件事,“擦鞋议员”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却没说出来。

没错,联邦法院确实驳回槟州政府的《2012年地方政府选举(槟岛及威省)法令》,但槟州政府还是有其他途径可以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

非政府组织就提出以“先选举后委任”市议员的建议,可是却被林冠英骂没脑!

林冠英说,既然已经把案件带上法庭,就要遵守裁决到底,必须根据地方政府法令委任市议员,自作聪明使用别的方式是没脑之举。

有趣的是,“先选后委”市议员这个被林冠英指为“没脑”的作法,雪州政府却已在该州3个新村举行村长选举时采用了!

而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于2014年在行动党大会上还表示,行动党已向雪州政府建议以“先选举后委任”的方式来推行地方政府选举呢!

潘俭伟当时还说,虽然联邦法院驳回槟州政府要求恢复地方选举的申请,但雪州行动党认为仍可以绕过联邦政府推行地方选举。

“擦鞋议员”,看到了吗?林冠英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没错,槟城现在有委任几名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成为市议员,可是这些非行动党也非公正党党员的市议员,却因为在市议会里说真话,而被林冠英当狗!

林冠英只因为代表非政府组织“槟城论坛”出任槟岛市议员的林马惠,揭露槟岛市政厅一个月只拖一辆违规停泊的车子,非但公开羞辱林马惠是“撒谎英雄”,还把林马惠当成是狗,警告林马惠“可以吠,不可以咬”。

林马惠不是等闲人,他曾在大马及美国多所大学执教过的教授。而身为国际金融专员的林马惠,更曾在纽约的化学银行(现今的摩根大通集团)、新加坡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及马尼拉的亚洲发展银行任职。林马惠也是国际演说家,他出版的著作享誉国际,包括撰写了一本著作分析当今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对亚洲的冲击。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林马惠最后愤而拒绝在今年继续接受林冠英的委任,扬长而去。

而现在受林冠英委为槟威市议员的,又是一些什么货色呢?

有只有小学六年级学历的;也有因为在大选时用电单车载着林冠英四处拜票,而受委市议员的;还有一个更绝,在砂州选举时,竟在面子书上炫富,指当行动党的监票员除了有飞机票及住宿提供,还有大马身价最贵的鱼–“忘不了”享用,以及把印尼乡区学童攀爬绳索及破烂木桥以渡河上学的相片,捏造成砂州学童面对这种惨况,智商与身高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