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a1因为“秃头山”,林冠英大金主陈国平人被执法单位调查、资产被冻结,陷身败名裂之虞!

虽然陈国平通过《The Star》及《中国报》撇清,自己不是那个被总检察署的国家稅收追收执法队、反贪污委员会、內陆稅收局、警方及皇家关稅局5个执法单位调查的槟城丹斯里,可是在槟城屈指可数的丹斯里中,个个都是正当生意人,只有他一人是搞“黑金”的,所以那条落网的大鱼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所谓“出来行,迟早要还”,陈国平这些年来仗着林冠英的势好事多为,出事是不令人惊讶的事。而他之所以这么快就被执法单位“一铺清袋”,根据《槟城头条》探知,主要是“衰”在把湖内山铲成秃头山。

消息向《槟城头条》透露,一开始是反贪会调查由林冠英主导的槟州政府,怎会在2012年12月3日批准陈国平的General Accomplishment有限公司要求,把湖内山的山地转换为房屋发展地。因为根据条例,任何位于海拔250尺(76公尺)以上的地段是不可展开任何发展工程的。
而在调查期间,反贪会发现,陈国平与General Accomplishment有限公司另一名董事,即来自居林的丹斯里许永铨的财务状况有异状,于是就把他们的FILE交给其他四个单位跟进。

结果各执法单位在顺藤摸瓜调查下,发现陈国平非但逃稅,而且还能预先知道州政府的发展计划,然后利用代理人以低价购入马來保留地,再以高价转售给州政府。

至于许永铨这个才去年受封的丹斯里,表面上是一家挂牌公司的老板,实则是MONEY GAMES集团MFACE的幕后老板,与林冠英另一个金主,宏升集团的老板黄继梁最近搭上的MONEY GAMES集团MBI老板张誉发是一夥的。

结果,5个执法机构就把陈国平与许永铨这两个丹斯里叫去喝咖啡,过后冻结他们的资产以展开更进一步调查。

针对被执法单位调查及冻结资产,陈国平先后接受《The Star》及《中国报》访问时都誓神劈愿的否认,并一昧只跟记者谈逃税事。

陈国平知道,逃税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很多纳税人,特别是商人都有这样做。至于被指能预先知道州政府的发展计划,然后后利用代理人以低价购入马來保留地,再以高价转售给州政府这个勾当,陈国平就绝口不谈。

现在的问题是,不是槟州行政议员的陈国平,怎会预先知道州政府的发展计划呢?

其实,这个“仲驶问阿贵”咩?画公仔不必画出肠,你知我知,大家心照啦!

20170314a2有行动党“良知”的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去年因挑起秃头山事件而陈国平起诉诽谤(陈国平最后败诉,并须付3万令吉堂费)时,曾告诫陈国平与林冠英:“环境不可欺、好自为之 ”,可是陈国平与林冠英非但忠言逆耳,且还变本加厉,继续假借修复秃之名,把湖内山铲得更光秃,甚至连槟民青团在秃头山种下的两棵“一片绿”(Always Green)树苗也不容,被连根拔起。

结果报应来了,先是林冠英因“林宫”案被起诉贪污,现在则轮是陈国平被调查,并被冻结资产。

大自然,真的不可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