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7a1只容他羞辱报人,不容报人为自己讨回清白,林冠英是不可侵犯的神吗?

报人被林冠英指名道姓的毒骂:“没道德、没人格”,不可以到法庭为自己讨回清白,必须“骨”一声的呑下肚里?

《光明日报》资深记者王萌翔因为被林冠英无理的谩骂“没有报德、不专业”,而起诉林冠英以替自己讨回公道及清白,竟然惹来林冠英盲目支持者的破口大骂,什么走狗啦、卖华啦 、无耻啦、贱人啦,连他祖宗十八代也不能幸免,甚至有人还威胁他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号召网友肉搜王萌翔及其家人,简直把王萌翔当着杀父仇人般,要诛其九族才干休!

20170317a2 20170317a4 20170317a3

不过,最绝的还是林冠英的反应。林冠英说:既然王萌翔找国阵律师处理,这个就是一目了然啦。。。

王萌翔找国阵律师诉讼,就是与国阵有瓜葛?那么私会党“24党”龙头老大拿督斯里黄长城最近被警方控上庭时,聘请行动党国会议员哥宾星为代表律师,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24党”与行动党有瓜葛?

其实,林冠英的死忠们究竟知不知道,林冠英这些年来如何霸凌,欺辱新闻界吗?

这里就摘录一些林冠英辱骂报人“欺善怕恶”、“没报德”的事件,让大家看看,308大选时靠新闻界,特别是中文报的全力吹捧,才能打下槟城这座江山的林冠英,如何过河拆桥:

2013年5月:就只因为《光华日报》删掉他在文告中的“奸商”2个字,林冠英竟然在505大选期间,于旧关仔角大草场举行的政治演讲会上号召在场的上万民众“天下围攻”《光华日报》。

他过后更传召《光华日报》已故总编辑胡锦昌,前往其“恶霸”受他凌辱,包括在候客室苦等2小时,然后叫胡总编辑逐字抄下其“红卫兵”张燕芬拟好的道歉启事,然后拿回去刊登。

2014年8月:当发生声称自己是“CM的人”的槟州政府志愿巡逻队PPS队员痛打记者事件后,中文报记者在记者会上询问PPS主席彭文宝行政议员,私会党是否已渗透PPS时,彭文宝非但不肯正面回答问题,反而责问记者有什么证据证明全部的PPS来自私会党?

而当时人不在现场的林冠英,过后却指责中文报记者用很凶及强硬的态度对待槟州行政议员及官员,却不敢用同样的态度对待的国阵及巫统。

2014年7月:因为《中国报》刊登一张林冠英官车违例停放在时代广场禁止停放区的照片,而被林冠英责骂含血喷人,并质问中国报是否也会报道国阵领袖的负面新闻?

2014年2月:因为认为《星洲日报》的标题“辅助马航,援金大缩水”与他的谈话不符,林冠英叫该报必须全文重登这则新闻,并另打新标题。

2015年3月,因为《中国报》一篇“挑战容忍力”的专栏文章提到其官车违例停放事件,林冠英警告《中国报》,如果继续丑化他,他将会号召人民对《中国报》追究到底。

2015年12月:因为一些中文报刊登国阵提供的填海图表,林冠英通过其特别助理黄汇婷发文告羞辱3大中文媒体机构,指他们在505大选前收下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机构的5万令吉拨款后,就不再专业及公正。

2015年4月,当被记者追问为何在国会对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时缺席,林冠英非但拒绝回应,还连骂记者7次“欺善怕恶”!

2016年11月:因为《中国报》刊登Marmu Parpu俱乐部在槟州议会外抗议槟州水灾问题大字报的字眼,没刊登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召开记者会时,展示不满《星报》封面失误报道水灾课题的字眼,林冠英怒骂《中国报》没有报德及不专业。

2016年12月:因为《星洲日报》及《光明日报》刊登马华槟州主席陈德钦指责行动党的文告,没刊登他老调重弹的声明,林冠英怒骂这2家中文报助纣为虐。

2017年2月:因为《星洲日报》报道州政府将禁“夹娃娃机”,以及《中国报》对州政府将禁“夹娃娃机”的新闻进行民调,而被林冠英痛骂没有报德。

2017年3月:因为各中文报报道马六甲有182名党员辞职,而全被林冠英骂是亲国阵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