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8a1林冠英被《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起诉,行动党领袖们个个买爆米花跷起二郎脚看戏,惟独黄伟益一人跳出来破口大骂王萌翔是新闻界的奇耻大辱,为何?

黄伟益说,这是因为他在5年前也曾吃过王萌翔的暗亏。而究竟是什么暗亏,很多人都问他,他却不肯说出。

黄伟益不肯说,《槟城头条》就代他说吧!

黄伟益对王萌翔“忍了5年”,是因为在2012年1月间的一段他不把外劳当人看待的录音外泄。

20170318a5

话说在2012年1月间,有一段题为“黄伟益假冒内政部官员知法犯法,扣留外劳准证欺负外劳没人性”的1分钟24秒长谈话录音在网上流传,而这个录音,就是当年还是林冠英政治秘书的黄伟益在前一年的5月11日,率领槟岛市政局执法员及土地局官员,前往天公坛后山豆蔻园,向在州政府地段上非法开辟山路的园主发出停工令时,欺负两名孟加拉籍外劳,令在场的新闻记者看不过眼而责问他的现场录音。

根据这个录音,当记者质问黄伟益,为何扣住外劳的工作准证时,黄伟益竟然说:“哎呀,管他这样多,外劳!”

据了解,事发当天,当黄伟益向园主发出停工令后,准备召开记者会时,见到这两名孟加拉籍外劳,就趋前喝令他们交出工作准证以让他检查,过后他不知何故突然发飙,把外劳的草帽丢在地上,并扣住其中一名外劳的工作准证,直到记者会于约45分钟后结束时,才归还给该名外劳。

这名孟加拉外劳对黄伟益的无理扣押其工作准证,及无礼的把其草帽丢在地上的举动深感不满,就向记者投诉说,他是持有合法准证以进行修筑地面的工作的,他没有犯法,为什么黄伟益非但要检查他的工作准证,且还扣住他的准证?

而当记者询问黄伟益,是否有扣押外劳的准证时,他承认有扣住外劳的准证,但过后已归还,然后加上一句:“哎呀,管他这样多,外劳!”

一名男记者听黄伟益这么说,就劝告黄伟益不要这样,以免发生事情后又指人家针对他(黄伟益),而一名女记者更打抱不平的说:“外劳也是人啊!”,其他记者这时也附和说,黄伟益应该把外劳当人看待。

而很不巧的,当时王萌翔刚好是其中一名在场采访的记者,结果黄伟益就认定这段“黄伟益假冒内政部官员知法犯法,扣留外劳准证欺负外劳没人性”录音,是王萌翔放上网的。

由于堂堂一名议员欺辱外劳毕竟是很不光彩的事,所以黄伟益到现在都不敢说出他5年前吃过王萌翔在什么暗亏,只能一再骂王萌翔是新闻界的奇耻大辱。

其实,别说黄伟益没证据证明这个录音是王萌翔放上网的,即使王萌翔真的是这么做,也没有做错什么,因为黄伟益确确实实有欺辱外劳,有关录音并不是“生按白造”的,一点也没有冤枉他。

不说大家可能不知道,黄伟益并不是第一次把法律操纵在手中,这里就摘录黄伟益践踏法律、欺凌弱小的其他案例,让大家瞧瞧自认是林冠英的名种狗的黄伟益,是何等猖狂恶霸:

2012年1月:黄伟益在接到一名行动党党员投诉后,指示槟岛市议会执法人员前往槟城跑马园吳源和路,拥有教育部注册的东日幼儿园,在30名才4、5岁幼童在场的情况下,强行搬走86件教学物件,让幼童们饱受惊吓。

2015年1月:黄伟益把车子停放在时代广场停车场后,拒绝缴付10令吉的泊车费,还怒骂停车场管理员,甚至与前来解决纠纷的警员起激烈爭执,差一点被警员押回警局。

2015年4月:黄伟益在光顾一家咖啡馆后拒付服务费,还使用马克笔在咖啡馆贴在墙壁上的“收取服務费通知”上,划上一个“X”。

2016年:身为New Island Property产业管理公司股东的黄伟益,竟被槟岛市政厅建筑物专员局(COB)委任介入接管槟岛多栋组屋,包括斯利美拉蒂公寓,五条路珍珠组屋,大路后友联花园以及垄尾绿园组屋的管理问题,骑劫管理层。

2016年4月:黄伟益的New Island Property 产业管理公司,被揭发没向大马估价师、评估师及产业代理局注册。虽然他本身曾于2012年10月间在记者会上炮轰时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拿督曹智雄,允许未注册者成为产业管理者,因为他说这会导致出现欺诈行为。

2017年2月:黄伟益知法犯法,从2014年4月24日至2017年2月共接获7张槟岛市政厅罚单。这7张罚单中,没有展示停车固本的罚单5张,另两张罚单则是把车子停放在停车格外。此外,他也坦承,过去两年来,他曾被锁车轮一次及被拖车两次。

而最近,黄伟益的车子又被人拍到停放在救火栓旁,而且更被查出仍欠警方交通传票3张未还,一张是违例停放在十字路口,2张是超速驾驶。除外,他目前仍欠槟岛市政厅的3张交通传票未还。

最可恶的是,当记者问他,是不是真的把车子停放在救火栓旁时,他竟然老羞成怒,破口大骂记者无聊、缺乏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