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1a1威胁《光明日报》开除王萌翔、下令《光华日报》调走蔡昌卫,林冠英赶绝两名中文报记者。

槟城报界今日传出,《光明日报》已接到林冠英的律师信,要该报对去年报道槟州民政党主席邓章耀谈木蔻山的新闻,向他道歉及作出赔偿,否则他将起诉《光明日报》诽谤。

邓章耀在去年揭发以林冠英为首的槟州发展机构拒绝与宏升集团联营发展木蔻山,以获得2亿2000万令吉的保证回筹,反而却以1亿4000万令吉卖出该机构在热带岛度假村有限公司的股权给宏升集团时,并不只是《光明日报》报道而已,各语言报章,包括被林冠英指为国阵媒体的《马来前锋报》与《新海峡时报》等都有报道,可是林冠英偏偏只发律师信给《光明日报》,且还是事过3个月,以及《光明日报》的高级记者王萌翔起诉他后才发难,摆明是报复啦!

《槟城头条》还收到风,指林冠英有通过一名行动党党要私下联络《光明日报》高层,暗示如果该报愿意开除王萌翔,或是指示王萌翔取消起诉林冠英,并登报道歉,林冠英就会收回这封律师信,不对该报采取法律行动。

而在同一天,在《光华日报》服务了近30年的资深记者蔡昌卫,突然接到该报林姓肥佬高层发出的24小时内调去吉隆坡信件。

《光华日报》林姓肥佬高层,就是那个2年前在蒲种一家按摩院里对中国籍女技师上下其手,强脱女技师的胸罩,还要女技师为他“打手枪”,过后非但一分钱小费也不给,而且还骂中国人贪钱,来马来西亚都不做正当职业,破坏人家庭一事的咸湿佬。

据知,咸湿的林姓肥佬高层对蔡昌卫发出24小时的调职信,是受到林冠英指示的。

林冠英这么痛恨蔡昌卫,是因为蔡昌卫领导的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在505大选时,接受一马福利俱乐部捐献的5万令吉,即使槟记协最后在2015年将这5万令吉悉数转捐给两个慈善团体(4万5000令吉转捐槟城佛义洗肾中心,另外5000令吉则转捐净莲慈悲苑),但林冠英仍对蔡昌卫咬住不放,非要置蔡昌卫于死地不可,因为蔡昌卫还犯了一个死罪:经常报道林冠英的发展商金主非法开发山坡。

蔡昌卫跟自己的金主过不去,林冠英当然容不了他,于是就指示咸湿的《光华日报》肥佬林姓高层,好好教训蔡昌卫。而PLP的肥佬林姓高层接到神旨后,在今年的华人新年时取消蔡昌卫的奖励金。

蔡昌卫不满奖励金无故被取消,就向劳工部投诉,而肥佬林姓高层就发信要蔡昌卫在下个月中到《光华日报》的吉隆报办事处报到。

认识蔡昌卫的人都知道,他是执善而固执的人,只要认为是对的,即使知道会得罪权贵而令自己惹来满身蚁,他还是会义不容辞的干下去。所以虽然蔡昌卫已因为得罪林冠英而接到调职信了,但当知道同行王萌翔为了讨回清白与尊严而起诉林冠英时,他还是无惧无畏的站出来,以槟记协主席的身份发文告表明力挺王萌翔。

这当然激怒林冠英,林冠英于是指示《光华日报》的咸湿肥佬林姓高层马上“做嘢”,结果咸湿的肥佬林姓高层在周一发信给蔡昌卫,叫他不必等到下个月中,24小时内就必须到吉隆坡办事处报到。

据了解,林冠英之所以对王萌翔与蔡昌卫下这么重的毒手,除了因为这2名记者一直都是他的眼中钉之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杀鸡敬猴,以告诫槟城各中文报记者,别跟他main main,否则就会像王萌翔与蔡昌卫一样的下场,不是“炖冬菇”,就是须与妻儿分隔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