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6a1任由酒店非法改成外劳宿舍,林冠英又再欺负公正党的孤儿寡妇!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槟城武吉占姆Alora酒店非法改成外劳宿舍事件,其实早在去年12月就已爆发了,当时附近一带的居民还收集签名,向槟岛市政厅表明反对。

可是一上任就只是想尽方法,如何令林冠英“红卫兵”张燕芬表姐夫妇霸占后巷经营的咖啡档合法化的槟岛市政厅秘书尤端祥在受界询问时,却一直否认Alora 酒店会转换为外劳宿舍。

今年1月,当网上流传拖格罗里运载大批吊扇、双层床架及储物柜到Alora 酒店时,尤端祥还是矢口否认有这么一回事。

而在4月,当新闻界拍到大批外劳已正式入住Alora 酒店,并且有工厂巴士进进出出接送外劳上下班后,尤端祥还在掩饰,指市政厅官员多次上门调查都没发现有任何外劳,所以无法证实Alora 酒店已变外劳宿舍。

直到附近居民忍无可忍,限该区州议员,也是公正党籍的槟州第一副首席部长莫哈末拉昔须一周内解决此问题,否则将在来届大选发动“倒拉昔,救家园”运动后,在莫哈末拉昔发火施压下,尤端祥这才不得不援引1976年城乡规划法令第28(2)条文,限Alora 酒店业主在30天内将该酒店恢复成原本的用途。

据《槟城头条》了解,Alora 酒店的业主并不是林冠英的金主,尤端祥要对付他根本没有什么为难之处。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尤端祥迟迟不动手,主要是因为Alora 酒店位于公正党莫哈末拉昔的选区,而尤端祥接到的28楼密令是,能拖就拖,不能拖才慢慢处理。

其实,这并不是林冠英第一次搞公正党的议员,威中与威南将建的4座外劳村,也一样是故意选在公正党的选区。

威中的柔府与峇冬丁宜,以及威南的武吉淡汶与华都居民当初一听到数万名外劳大军将入驻他们的家园附近时,就群起反对,而林冠英在风头火势下施展缓兵之计,一方面宣布暂时搁置外劳村计划,以进行公听会,另一方面则为外劳村漂白,指这不是外劳村,而是“劳工村”,就是说,非但外劳,本地劳工也可入住。

不过,所谓的公听会,却是只叫该区议员以及6名居民出席而已。比如威中的公听会,只让该区州议员王敬文、武吉敏惹MK13社委会主席、柔府新村社委会主席,以及隔邻地主的甘榜德苏顺3户居民及福满园1户居民出席,虽然两区共有逾3000名居民签名反对建外劳村。

尽管这7人都在公听会上反对建外劳村,但林冠英却懒理他们,过后照样批准外劳村建在威中及威南4个地点。

林冠英当然睬威中及威南的居民们都傻,因为受影响的地区全都是公正党议员的选区,当地居民在来届大选时要教训,也是教训公正党的候选人而已,又不是他家的行动党候选人。

至于不是建外劳村,而是建劳工村,当然是把威中威南的居民当SOHAI啦!试问有上万名外劳居住的地方,本地劳工敢住进去与他们为邻?不怕被他们溶掉吗?

其实,公正党领袖心里有数,随着他们当家的身陷牢笼后,他们已变成孤儿寡妇了,而一向LCLY的林冠英,不欺负他们还待何时?

更何况林冠英现在已找到一个更大的浮圈–马哈迪了,他还不将公正党弃之如敝屣?

比起仍身陷囹圄的安华,老马显然更有能力令自己逃脱因贪污而将面对的牢狱之灾,所以林冠英还不踩住公正党,死抱着老马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