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6b1讲到自己能飞天遁地,林冠英却不敢谈槟城人买不起房屋的问题。

林冠英最近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讲到自己好像槟城人的救世主般,槟城这九年来在他治理下,家家金包银、户户酒肉臭,路无冻死骨,简直是人间天堂。可是林冠英却不敢谈槟城人,特别是年轻人买不起房屋这一块。

说到槟城的房屋课题,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最近就叫林冠英交代,IJM置地应该在敦林苍祐大道一帶兴建的5500间廉价及中廉价屋去了哪里?

根据当年国阵槟州政府与IJM置地签署的合约,州政府允许IJM在日落洞沿海区填海广建房屋及商业单位,条件是必须建一条免付费的高速大道–就是现在的敦林苍佑大道。

而当时的槟首长许子根在合约上有注明,IJM在日落洞沿海区所兴建的房屋中,必须有1500间是价格4万2000令吉的廉价屋,以及4000间价格7万5000令吉的中廉价屋。

当许子根仍在位时,IJM有根据合约建了2000间中廉价屋与廉价屋,可是在林冠英于2008年执政槟城后,IJM就没再继续建其余的3500间廉价与中廉价屋,反而倾全力兴建集星级酒店、购物中心、豪华公寓与国际会展中心于一体的The Light。

根据从槟州房屋局传出来的消息,林冠英在执政槟城后不久已下令,豁免IJM继续履行当年的合约,建足5500间廉价与中廉价屋。

为什么林冠英这么善待IJM,不叫该集团继续建尚欠的3500间廉价及中廉价屋?

坊间一直有这样的传言,这是因为IJM在行动党购置槟行动党总部大厦时,送上150万令吉的“贺礼”。

根据传言,当林冠英于308大选后坐进光大28楼槟首长办公楼的第二个月,IJM置地公司就派遣该公司董事孙兴存和郑健民礼貌拜访林冠英,希望林冠英别对他们砸下重金打造的The Light “kaka caucau” ,而林冠英当时单刀直入的说,行动党准备购置槟总部大厦,只要IJM能“随缘随缘”,他就不kacau“The Light”。

结果,IJM最后就豪捐了150万令吉。而不久后,槟房屋局就接到指令,豁免IJM继续建3500间廉价与中廉价屋。

目前仍蹲苦牢的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曾说,林冠英是槟城史上最好的首席部长,我们现在不谈别的,就以填海这课题来看看林冠英是不是槟城史上最好的首长。

林苍佑当年也有填海,但他填出来的地(五条路),是用来建廉价及中廉价屋给中低收入的人民居住的;许子根也一样填海,而他填海是建不收费的日落洞大道(现为林苍佑大道),以及5500间廉价与中廉价屋。

而史上最好的首长林冠英呢?他填出来的地(斯里丹绒槟榔、新关仔角,以及南部的填海计划),全是让他的金主建中低收入队层穷一生也买不起豪华公寓。

人民要的是有瓦遮头,你林冠英却给他们海底隧道,轻快铁、国际会展中心,托咩!

林冠英在房屋课题上做得最糟糕的还是,他竟然修改当年国阵槟州政府的条例,允许发展商以缴交发展献金,取代建廉价及中廉价屋!

就是说,发展商只要交一笔钱给州政府,就可以不建廉价及中廉价屋。

只须付一笔钱,就可不必建没有利润,甚至还亏本的廉价与中廉价屋,发展商何乐而不为?结果槟城自308过后,再也没有廉价及中廉价屋了,只有高价、中价及所谓的可负担房屋。

槟城的可负担房屋价格多少呢?根据州政府的规定是最低20万令吉(750方尺),可是很多发展商却向购屋者索取各类名目的附加费,结果当然不只20万。

民政党槟州青年团代团长卢界燊2年前就踢爆,林冠英金主国云置地在壟尾地段建的750方尺单位,售价为29万2500令吉,比州政府规定的20万令吉多了近10万令吉!

所以,阁下如果没有30万令吉在手,最好还是别去看屋子。

而30万令吉只是买下一间空屋子,装修、买家私电器等,至少还要10万以上,别说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就算已在社会上打滚了十多年的人,除非老豆大把,不然就算公一份婆一份,供得起可负担房屋,也养不起孩子。

别告诉我们,林冠英有给初生婴儿一次过200令吉的宝贝计划,就可夜夜“开工”,努力“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