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a1林冠英与《中国报》的恩怨:

有一点必须让大家知道的是,《中国报》的记者在槟城3个收取一马5万令吉的报人组织里,是完全没有担任任何职位的,甚至也不是这3个报人组织的会员,所以该报与林冠英的恩怨,绝对与3个报人组织收一马的钱无关。

《中国报》被林冠英当成杀父仇人般,主要是因为他在2015年4月6日缺席国会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被《中国报》一直咬住不放。

先是《中国报》的北海记者在当年4月11日的记者会上一直追问他,他在4月6日当天不在国会,那么究竟身在那里?

林冠英当时非但拒绝回答,更一连怒骂《中国报》的这名记者欺善怕恶7 次!

过后,《中国报》的槟城记者又在林冠英于其恶霸楼召开记者会结束后,在离开会议室时上前追问他,他在4月6日究竟身在那里,而林冠英头也不转过来的扬长而去,任由《中国报》记者在背后追喊:“CM ,CM ”。

而这个“林冠英逃、记者追”的视频,过后在社交网上流传,令林冠英气到七孔生烟!

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时,行动党的37名国会议员中,只有林冠英和刘镇东2人缺席。不过,刘镇东过后有在面子书解释,他当时是到澳洲布里斯本为第3屆旅澳马来西亚学生峰会发表演讲,可是林冠英到今天都沒有对他当天的缺席作出任何解释。

而这事件过后,又发生林冠英的官车违例停放事件。

《中国报》当时非但大事报导,该报的吉隆坡总社记者更在一篇题为“挑战容忍力”的专栏里批评身为一州首长的林冠英应该遵守条例,不应该当负面教材,结果气到林冠英的“两粒”相撞,并对《中国报》恨到极点。

林冠英与《星洲日报》的恩怨:

其实,林冠英在刚执政槟城时,与《星洲日报》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当时《星洲日报》还让他每星期在该报写栏名为“槟城在望”的专栏,以宣传他的政绩,并让他的“红卫兵”张燕芬也在该报写栏名为“28楼”的专栏,以替林冠英涂脂抹粉。

《星洲日报》当时跟林冠英关系这么好,主要是因为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是该报的前高级记者,而就因为张燕芬的关系,林冠英一直给《星洲日报》很多独家新闻及独家专访,林冠英更在每年的华人新年前夕到《星洲日报》的槟城办事处,跟他们的记者及广告员们吃火锅呢。

林冠英与《星洲日报》交恶,是因他在短短两个月内换了两辆官车事件引起。

林冠英在2013年10月31日才换了一辆丰田CAMRY新官车,可是他却嫌这辆新官车不配他的“最尊贵的首长”身份,所以不到2个月就指示槟州秘书再动用公款,买下马赛地宾士S300L型大房车充其PG1官车。

这辆马赛地宾士S300L型大房车原价是65万7218令吉,但因为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是马赛地的总代理,所以就给林冠英“年终大折扣”,只收29万8263令吉75仙 nia。

不到2个月就换两辆新官车,这当然引起物议啦,特别是林冠英之曾还告诉大家,他坐飞机是坐经济舱,更曾抨击登嘉楼州政府购买中级的E款马赛地房车。

而批评林冠英买官车的时事评论员中,包括《星洲日报》的副总编辑郑丁贤。

就因为郑丁贤在其专栏里写了一篇题为“骑脚车的市长,坐S-Class的首长”的文章,结果令《星洲日报》的功德做在草上,林冠英从此跟《星洲日报》没完没了,最近更起诉《星洲日报》呢!

至于另两家中文报,即《南洋商报》与《东方日报》,到目前为止还没被林冠英指为国阵媒体。

《南洋商报》方面,主要是因为该报的报份少,读者不多,林冠英就不把《南洋商报》放在眼里,睬该报都嘥气。

而《东方日报》呢,由于该报与《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及《中国报》所属的世华媒体集团是敌对的,加上该报刚离职不久的北马区采访部李姓女主管,又是林冠英的“红卫兵”的密友,林冠英当然不会指《东方日报》是国阵媒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