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2a1接收RM11,260就自毁长城,任由林冠英长驱直入,理大华文学会自甘堕落!

于1970年成立,47年来在举办任何活动时都坚持不向权贵讨钱,也不邀请权贵出席并上台发表演说的理华已被破功,今年办文娱晚会“哈比在哪儿”时,非但接受林冠英通过槟州青年发展机构拨出的RM6260,以及行政议员罗兴强通过槟州旅游发展委员会捐献的RM5000,更邀请林冠英出席并上台演讲。

只收林冠英“鸡碎咁多”,就摧毁理华多年道行的理华2017年文娱晚会筹委会,当然被会员及已毕业的会员们骂翻天!

而有趣的是,第一个站出来痛骂理华2017年文娱晚会筹委会的,却是希盟喉舌《当今大马》的驻北马记者刘嘉铭。

曾是理华一份子的刘嘉铭,周五凌晨在面子上贴文愤慨的说,理华一直以来被人尊崇为“清流”,因理华过去几十年办的每一场活动,都是不邀请政府领袖或政党代表上台演讲、剪采或呜锣击鼓的,就连理华学会主席致词,都只是短短几句,以便把时间留给活动。

刘嘉铭说,理华即使有接受政府或政党的捐款,但也不会安排政府领袖及政党代表上台演说,理华宁愿自讨苦吃的义卖报纸,并不介意理华活动的排场寒酸,也要保留理华这一片淨土。

不过,有一点必须说明的是,刘嘉铭虽然是《当今大马》记者,但他公私分明,在公事上虽然不得不替希盟涂脂抹粉,但在工作以外,他还是保持超然的立场,不偏不倚,所以他在槟城传媒界,深受同行的尊敬。

值得一提的是,刘嘉铭也是林冠英指被一马用5万令吉收卖的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报影记者协会(记协)的理事兼记协奖小组组长,不过,记协在收取一马的5万令吉后,却不见刘嘉铭从此在《当今大马》抹黑林冠英,以及刊登马华民政领袖的文告。而这足于证明,林冠英指报人组织收取一马的捐款后就开始抹黑他,根本就是谎言!

20170512a2说回理华。

理华与有北马第一学府美誉的钟灵中学同样,都有一个传统–不让外人“入侵”。即使此外人如何位高权贵,也绝不卖账。可惜钟灵与理华的这个传统都已被不肖、没骨头的后人毁了。

钟灵中学创校100年来,每年举办校庆时,从不邀请非钟灵校友以贵宾的身份出席。比如当年林苍佑虽是槟首长,但钟灵办校庆时也不请他出席。至于许子根,则因为他是钟灵校友,钟灵董事会才邀请他出席。

可是,这个传统却被不肖且又没骨头的钟灵上任及现任董事会毁了。

两任董事会贪图林冠英的“鸡碎钱”,请非钟灵校友的林冠英以贵宾的身分大刺刺的出席钟灵校庆晚宴,让他在台上也文也武,结果令很多有骨气的钟灵校友们愤气填膺,不齿董事会对林冠英阿谀奉承,而在社交媒体上痛骂董事会破坏母校的传统,而这也是钟灵校友目前反对董事会推出的钟灵发展大蓝图的导火线之一。

同样的,理华47年来办活动时从不请权贵,也不哈腰的向权贵伸手讨钱,即使曾是理华顾问的许子根出任槟首长时,以及曾是理华第二秘书的邓章耀还是槟州行政议员时,理华也不屑伸手向许子根和邓章耀讨钱,也不邀请他们两人出席理华的活动,理华的“烂瓜”们宁可骑摩哆在PASAR MALAM卖报纸以筹活动经费。

记得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当一马到处派钱时,210名理华会员与已毕业的会员,曾发表告社会大众书,大义凛然的表明坚守理华的民主精神和科学态度两大指导思想,同时为理想昂首,不向权贵鞠躬,并对毕业会友祝家华违反理华的精神感到痛心疾首,因为祝家华让大学沦为政党廉价政治宣传的平台。

可是现在,理华却在文娱晚会上为林冠英搭了一个大平台,让他宣传廉价政治,并大打悲情牌,指理大校方不承认他这个首长,这是他9年来首次与理大生会面

林冠英丢RM11,260就可爽骂理大校方,然后就拍拍屁股扬长而去,而过后将面对理大校方责难的,却是邀请他前来发表演说的理华以及理华文娱晚会的筹委会,所以,本届理华理事以及“哈比在哪儿”筹委会不是“烂瓜”,而是傻瓜。

《槟城头条》特此将2013年理华210名会员及已毕业的会员联署书中摘录的中国已故诗人顾城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转赠给本届的理华理事及“哈比在哪儿”筹委会,希望他们别忘了理华不向权贵鞠躬的精神,别上了别有居心的政治人物的当,而自毁理华这块金字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