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可以缺席国会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公正党议员就不可缺席槟州元首宣誓续任仪式,林冠英简直“恶撚晒”!

当国会在2015年对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时,林冠英竟然无故缺席,而在被记者追问时,他非但拒绝交代当时身在那儿,还痛骂记者“欺善怕恶”七次,结果直到3年后的今天,林冠英当年究竟身在那里仍是一个谜。

自己无故缺席国会,却没有受到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对付,林冠英竟然还敢严惩因有事而无法出席州议会及州元首宣誓就任仪式的希盟议员,可谓把恶霸的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至。

最可恶的还是,林冠英非但痛惩希盟议员,也株连他们的选民,就是冻结这些希盟议员的选区拨款,让他们不能利用选区拨款来帮助选民。

在2012年11月1日,当时的行动党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因赴美国考察总统选举,无法出席当天的槟州议会以参与表決修宪案,虽然他已获得州议长批准请假,可是林冠英却还是整死他,先是冻结郭庭恺的党籍6个月,并冻结其选区拨款,最后更在2013年大选时将郭庭恺除名。

最近遭林冠英毒手的是公正党本南地区州议员诺蕾拉。

诺蕾拉因在4月30日没出席敦阿都拉曼阿巴斯宣誓续任槟州元首的仪式,就被林冠英拿来开刀,扣押她今年第3季的5万令吉特别拨款。

诺蕾拉跟郭庭恺一样,“中”得很冤枉。她不像林冠英在2015年时那样,是无故玩失踪没出席州元首宣誓续任仪式,她当时是身在槟公正党代表大会,而且她是被党高层领袖告知,只有有官职的公正党议员如副首长拉昔、州行政议员阿菲夫以及议长刘子健才必须赶去州元首宣誓礼,其他没有官职的议员都 可留下继续参与党代表大会。

可是林冠英却硬套个死罪给诺蕾拉,指她不尊敬州元首,然后扣住她今年第3季的5万令吉特别拨款不放。

林冠英这样欺负诺蕾拉,其实只不过要吐一吐2年前那一口恶气。

在2015年,当巫统议员在州议会提出反对填海动议,而议会进行投票表决时,包括诺蕾拉在内的5名公正党议员因没反对,反而放弃投票,结构令林冠英气到胯下两粒相撞。

于是林冠英就开始对公正党的5名议员王敬文、李凯伦、谢嘉平、诺蕾拉及再也峇兰展开报复行动了。

对于公正党党鞭王敬文,林冠英出手最狠。他送王敬文的武吉丁雅选区2个外劳村,令到王敬文的选民面对治安与卫生问题,并令当地的房屋与商业单位价格狂泻。除外,林冠英还撤掉王敬文的Invest Penang和槟州发展机构子公司Island Golf Properties Bhd的董事职。

至于谢嘉平,则被撤掉升旗山机构的董事职。

李凯伦、诺蕾拉及再也峇兰3 人在官联机构没有职位,林冠英就在州元首庆华诞册封有功人士时搞他们,将他们三人推荐的受封人士全都删掉。

其实,林冠英已不是第一次欺负诺蕾拉了,诺蕾拉在2015年5月的州议会上提出有关非法工厂的动议时,林冠英就指示陪同涉及采石厂贿赂案的采石厂老板到澳门豪赌,而“两粒”被他揸住的议长刘子健驳回。

诺蕾拉也曾在州议会控诉,其本南地州选区连一台提款机也没有,而要求林冠英关注,可是林冠英却当她唱歌,睬她都傻,结果气到诺蕾拉泪洒州议会。

就只因为诺蕾拉对巫统议员的动议在表决时弃权,林冠英就非置她于死地不可,其心之狠毒,令人莫不感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