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荣华富贵,在林冠英面前扮鹌鹑,刘子健让大家见识何谓“文人无行”!

身为槟州立法议会议长,刘子健在州议会的地位比林冠英这个首席部长还要高,林冠英在一进入州议会时,必须向刘子健躬身敬礼,并在坐下之前,还须再躬身敬礼一次。可是刘子健在面对林冠英时却像鹌鹑一样,拿不出议长的官威来,林冠英叫他驳回议员们的动议,他不敢说NO,林冠英叫他在5天内结束州议会,他不敢拖到第6 天。

为什么刘子健见到林冠英会怕到闪尿,比林冠英的名种狗还听话呢?

原来刘子健这些年来受尽林冠英的苦头,而鬼佬有这么一句话: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林冠英既然是TOKONG,刘子健是打不过的,所以只好一直对着林冠英喊:“臣,遵旨!”

刘子健究竟是吃了林冠英什么苦头?原来在505大选过后,虽然公正党推荐刘子健继续出任州行政议员,可是林冠英却拒批,林冠英的理由是,槟州行政议会里的华人太多了,马来人却只有2个,他不能跟马来人交代,所以硬要公正党拿下刘子健的名字,换一个马来议员上来。

结果,刘子健的名字就从EXCO名单中删掉。无论如何,他最后还是捞到议长做,头奖没中,至少中马屎,聊胜于无。

而从那天开始,刘子健知道,他的官途不是掌握在自己公正党领导人手中,而是在TOKONG LIM 的手里,加上他之前被林冠英委于调查采石厂贿赂案时,却被人发现竟然陪同遭调查的采石厂老板进出澳门赌场,结果“春袋”被林冠英揸住,如果他敢向林冠英造反,来届大选过后要做回议长,门儿都没有。

所以,这次的州议会,朝野议员们提呈的三个与林冠英有关的动议,刘子健想也不想就将它们丢进他的议长办公室的垃圾桶里。

其实,这三个议案,即要求面对贪污罪的林冠英辞职、被控上法庭的公务员应告假,以及限制首长任期,即使获刘子健批准带上州议会辩论并表决,也是绝对不可能通过的,因为希盟在州议会里有大叠人马,就算在表决时公正党5名后座议员再次弃权,而行动党有几名议员刚好肚痛尿急跑进厕所,也一样不能通过的,因为反对党议员才10人,根本无法扭转乾坤。

可是刘子健还是不敢犯险,州议会还没召开就急急的驳回这三项动议,以便可让林冠英看到自己的诚意。

据知,刘子健腰斩这3项动议,主要是他在2年前不小心冲犯TOKONG,让巫统议员的反对填海计划动议带上法庭辩论,且更进入表决环节。

虽然最后无惊无险(23票不支持,10票支持,及5票弃权),但已把林冠英气到胯下两粒变成大小粒。林冠英过后放话,除了5名弃权的公正党议员,他也要批准此动议带上州议会的刘子健好看。

结果不久后,林冠英就取消之前答应刘子健选区居民办的公听会,叫威省市议会马上批准刘子健选区的外劳村计划;接着,又告诉刘子健的“事头婆”,来届大选过后,议长必须换人。

林冠英发出追杀令,刘子健岂能不急?但公正党领袖中能替自己向林冠英讲好话的却没几个,于是他就向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求救,请陈国平出面JJ他。

据了解,在陈国平说尽好话下,林冠英最后才答应放条生路给刘子健走,而刘子健为答谢林冠英不杀之恩,从此不敢再冒犯TOKONG了,见到林冠英时正如香港市井小民所说的“头耷耷,眼湿湿,见到银纸唔识执”。比如林冠英撤掉公正党2名议员的官联公司董事职,以及林冠英最近霸凌公正党的女议员诺丽拉,冻结她的拨款,身为公正党署理主席的刘子健一句话也不敢说,任由自己的同僚受尽屈辱。

而当林冠英被反贪会扣捕并控上法庭时,刘子健非但又飞扑到反贪会慰问、又赶去法庭声援林冠英,过后还发文告表明,全力作为林冠英的后盾呢!

为保荣华富贵而扮鹌鹑苟且偷生,大家说,刘子健是不是有愧于接受台北大学颁发的杰出校友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