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认向陈国平所拥的Lowe Motors购买马赛地充官车时获得优惠价格,林冠英再度在法庭上作假证供。

林冠英在起诉FZ网络媒体诽谤他的案件审讯期间第二度上庭供证时,又再作证供,否认与陈国平有特殊关系,并指他向陈平所拥的Lowe Motors有限公司购买S300L型马赛地大房车充官车时,并没有获得优惠价格。林冠英根本就是把所有人当SOHAI。

当林冠英在2013年向Lowe Motors购买S300L型马赛地大房车充官车时,槟州财政司莫达就已向新闻界承认,这辆大房车的原价是65万7218令吉(还没包括其他费用),可是林冠英只用29万8263令吉75仙购得,即获折扣整整35万8955令吉!

莫达当时还承认,这辆S300L型马赛地因为是2012年推出的款式,所以有10万令吉折扣。这就是说,这辆车原价是65万7218令吉,因是2012年款式而折扣10万令吉,理应是55万7218万令吉,可是为何林冠英却只是用29万8263令吉75仙就可以买到?

如果陈国平跟林冠英没有特殊关系, Lowe Motors有限公司会以跳楼价29万8263令吉75仙卖给林冠英吗?马赛地是国际品牌的名车,就算年终大减价也不会打这种割喉战吧!

说到林冠英一再的在法庭不承认与陈国平有特殊关系,《槟城头条》最近接到一名五百年前跟林冠英同一家的林姓读者来函透露,其实林冠英与陈国平这两个“关系普通”的官商,几乎每星期都会在槟榔律的CITITEL酒店底层的日本餐厅Kirishima碰杯饮日本清酒呢!

因特别喜欢Kirishima 的Beef Yakiniku 及Unadon而经常光顾Kirishima的林先生告诉《槟城头条》,他有留意到,林冠英与陈国平每次在Kirishima碰杯饮日本清酒后不久,很多闹到满城风雨的事件,就会离奇的皆大欢喜收场。

林先生举出以下几个案例,如下:

案例1:
2012年9月间:林冠英在2008年通过他的“名种狗”黄伟益委托一家专筹办节目与活动的制作公司,FT PRODUCTION于当年8月30日晚上,在光大与新光大广场之间的马路上,办一场歌舞娱乐表演以迎接国庆日。可是他们两个在过后却拖欠制作费8万余令吉长达4年不还。针对赖账4年不还,黄伟益受报界询问时说,他当初并没有答应FT PRODUCTION负责人陈俊业会付这8万令吉的制作费,只答应对方可拿着州政府发给的征求信,向外界筹制作费。

即然林冠英与黄伟益赖账不还,FT PRODUCTION负责人陈俊业就入禀法庭起诉林冠英及黄伟益。

有趣的是,虽然黄伟益说得理直气壮,但他和林冠英却不敢对FT PRODUCTION公司的起诉,在法庭规定的14天內呈交抗辩书作出抗辩,结果法庭最后在2012年判决槟州政府败诉,必须作出赔偿。

林冠英及黄伟益这时才通过州法律顾问提出上诉,要求法庭撤销此判決。

不过,法庭在订下审理林冠英黄伟益的上诉日期后,FT PRODUCTION负责人陈俊业突然向法庭表示,他要与林冠英及黄伟益庭外和解。

而林先生向《槟城头条》透露,法庭在订下审理林冠英黄伟益的上诉日期后不久,他在CITITEL酒店的日本餐厅Kirishima见到林冠英与陈国平坐在一角碰杯饮清酒。几天后,报章就出现FT PRODUCTION负责人陈俊业与林冠英及黄伟益庭外和解的新闻。

当时市面流传,虽然林冠英主导的槟州政府共拖欠陈俊业8万1521令吉87仙(加上律師费及堂费等费用共达8万2821令吉87仙),但陈俊业在与州政府庭外和解后,只能取得5万令吉的补偿。

案例2:
2016年,由于不满槟州政府故意准备在大年初九于姓周桥搞另一场天公诞庆典,与姓周桥桥民有逾200年历史的天公诞庆典打对台,姓周桥桥民就拉布条抗议,
结果被林冠英“LUT”,骂道:“这不是你老爸的地!”

同样的,不久后,林先生又在CITITEL酒店的日本餐厅Kirishima见到林冠英与陈国平坐在一角碰杯饮清酒。而在2天后,姓周桥理事会突然跑到光大28楼跟林冠英握手言和,并宣布与州政府联办天公诞庆典。

案例3:
2017年,当《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因被林冠英公开指责“没报德”而入禀法庭起诉林冠英诽谤后不久,林先生又在CITITEL酒店的日本餐厅Kirishima见到林冠英与陈国平坐在一角碰杯饮清酒。不过,这次出乎林先生的意料之外,到今天仍不见王萌翔宣布与林冠英庭外和解。

看来,“平”私会党在槟城并不是恶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