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林冠英通过2名金主发出的密令,《光华日报》及《光明日报》不敢将MBI位于M MALL的的大本营,被国家银行等四个执法机构搜查逾5小时的新闻做封面版头条!

MBI在槟城的大本营被执法单位搜查,在槟城是极重大的新闻,因为加入MBI的槟城人,比JJPTR还要多几百倍,毕竟MBI在槟城的历史已久,MBI一有什么冬瓜豆腐,槟城就死得人多。

所以除非当天有非常重大的新闻,比如林冠英又涉及另一宗贪污案而再被反贪污委员会扣捕,不然MBI的大本营被执法单位掀翻,《光华日报》和《光明日报》这两家槟城的地方报,肯定是要拿来做封面头条的。

连不是槟城地方报的《南洋商报》以及《THE STAR》,当天都是拿MBI的大本营被搜查做封面头条,可是偏偏《光华日报》却拿“徒手砸玻璃。醉汉失血亡”这个发生在蕉赖的没营养新闻做封面头条,而《光明日报》呢,则拿同样没有营养的新闻–“怒咬色魔。女子逃脱”做封面头条。

而MBI的大本营被执法单位翻箱倒篋,搬走几十箱文件这么重大的新闻,《光华日报》及《光明日报》这两家地方报罕见的很有默契,一起刊在第2版。

做新闻的人都知道,报纸的第2版是最不显眼的版,因为读者在看了封面新闻后翻看内页时,一定会先看第三版,不会先第二版再看第三版,所以广告打在第三版,会比打第二版稍贵一点。

那么,为什么《光华日报》及《光明日报》这两家敌对报,却这么有默契的一起刊在第2版呢?

还有,大家可知道,当JJPTR的槟城总部也被执法单位上门搜查时,《光华日报》及《光明日报》这两家地方报,是做封面头条,而不是刊在第2版吗?

为什么同样是搞金钱游戏的,MBI在槟城的大本营被搜查时,《光华日报》及《光明日报》只是登在第2版,而JJPTR被搜查时却做封面头条?

从这两家中文报编辑部传出来的消息告诉《槟城头条》,这是因为他们分别收到“神旨”。

《光华日报》编辑部传出来的消息是,他们接到林冠英的金主,也就是他们报馆的大老板–骆文秀外孙林建成的密令,不可拿MBI大本营被搜查的新闻做封面头条。而《光明日报》编辑部流出来的消息则是,他们接到林冠英另一名金主–宏升集团老板黄继梁的“要求‘,要低调处理MBI大本营被搜查的新闻。

虽然黄继梁不是《光明日报》的老板,但却是该报的“衣食父母”(广告客户),加上《光明日服》的业务部和广告部的高层又是MBI的会员,又担任MBI的慈善基金会成员,而在办《李逸之歌全国精英歌唱擂台爭霸歌唱赛》时,又获得MBI赞助,所以当然义不容辞,把MBI大本营被搜查的新闻塞在第二版,冷处理。

其实,林冠英与MBI暗中有瓜葛早就已通晒天啦,已表明当槟州议会一解散,也就是自己退出行动党的时候的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周,在刚结束的槟州立法议会就问林冠英,是否有金钱游戏公司涉及州政府的投资项目和发展计划?

可是林冠英不敢回答,却推“哭包”罗兴强出来代答。罗兴强当然说没有啦,可是当郑雨周继续追问,被国行列入黑名单的302间投资公司中,有多少家以槟城为基地时,罗兴强当然不敢提MBI,只答非所问的说,只有国行丶警方和大马证券行才有权力对付,槟州政府无权对付金钱游戏公司。

各报记者过后追问罗兴强,MBI是否曾赞助州政府的活动时,他一句话“不愿置评”,然后逃之夭夭。

罗兴强当然非逃不可,因为MBI确实曾多次赞助槟州政府的活动,除了大家都已知道的2017年槟城大桥马拉松赛跑,MBI还曾赞助槟州政府在北海斗母宫举办的“鸡鸣凤舞吉祥年灯会展”呢!

只可惜,郑雨周在州议会里孤军作战,而被MBI骗血汗钱的又几乎全都是华人,巫统议员没兴趣追击MBI,结果最后给林冠英逃脱,不必在州议会上交代,他的金主以及他本人怎样跟MBI暗渡陈仓,任由MBI吸干槟城老百姓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