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每年都趁开斋节丢钱讨公务员欢心,槟州政府行政开销怎不暴增500%?

林冠英执政槟城9年来,每年在开斋节前夕派发给槟州公务员的花红,总是比首相派给中央政府的公务员,以及其他州政府派给该州公务员的还要多。

比如在2016年,首相只派500令吉的开斋节花红,而吉打州政府也同样只派500令吉,偏偏林冠英却比首相及吉大臣更海派、更阔佬,他当时让槟州公务员享有至少700令吉的开斋节花红。

而在今年,当中央政府的公务员照旧只领取500令吉过开斋节,玻璃市及登嘉楼州政府也宣布只派500令吉的开斋节花红时,槟州公务员又再拿比中央政府及玻、登州公务员更多的红花,而这次更是比他们多了一倍–1000大元!

如果槟州政府有大把钱供林冠英挥霍、如果槟州公务员的工作效率比中央政府公务员或其他州公务员高,那么林冠英年年给槟州公务员这么高的开斋节花红,我们就不置啄。

问题是,槟州政府的行政开销都已暴增500%,搞到林冠英不得不一直在卖州政府的地以填这个无底大洞,而槟州公务员的工作又不见得多有效率,林冠英还是年年增加他们的开斋节花红,摆明是拿公帑来收买公务员啦!

更甚的是,林冠英非但拿公帑来收买槟州公务员,连非公务员的那些什么伊斯兰及宗教义务班主任及教师、人民宗教中小学教师、古兰经诵经师、回教私垫教师及回教幼儿园教师,他也照样拿公帑来收买,这些人每人都有200到300令吉的开斋节花红拿。

在国阵执政槟城50年来,非公务员的回教及宗教义务班主任及教师、人民宗教中小学教师、古兰经背诵教师、回教私垫教师及回教幼儿园教师,是不享有开斋节花红的。

非但槟城,其他州的这类宗教导师,也是没开斋节花红拿的,偏偏在非回教徒出任首长的槟城,这类宗教导师却有花红拿,吹咩!

而林冠英这样把公帑当作他爸爸的钱来任意挥霍,试问槟州政府的行政开销怎不在短短9年内暴增500%?

不过,说起来林冠英也怪可怜的,虽然他为公务员及非公务员的宗教导师如此掏心掏肺又掏命,又讨好又巴结的,可是当他出事时,这些人却全都不屌他。

比如当他被反贪会拉去反贪会大厦免费住冷气房一晚时,未见任何公务文员职工总会的槟城分会代表及宗教导师在反贪会大厦前为他点蜡烛;

当他被反贪会控上法庭时,也未见公务文员职工总会的槟城分会代表及宗教导师涌到法庭外高喊:“HIDUP GUAN ENG”;

当行动党为他发动“一人十块,与冠英同在”捐献运动时,更未见有任何公务文员职工总会的槟城分会代表及宗教导师在面子书上张贴MAYBANK 的BANKIN收据,然后说:我捐了;

当行动党在土库街办“与林冠英同行”以及在槟州大会堂办“与冠英同在”汇报会时,公务文员职工总会的槟城分会代表及宗教导师也全都缺席。

当槟城穆斯林阵线警告林冠英勿出席开斋活动时,公务文员职工总会的槟城分会代表及宗教导师也没有站出来挺他,指责槟城穆斯林阵线。

林冠英这叫什么?把热脸贴在人家的冷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