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寺控诉受隔邻的五人足球场噪音干扰已进入第5天了,掌管槟州非穆斯林事务的林冠英,你听见了吗?

檀香寺在6月19日召开记者会控诉,自该寺隔邻的一块宗教保留地于2年前被槟州政府改用来建五人足球场后,该寺的僧众、该寺老人院晚晴苑的30名孤老、附近另3个宗教场所(兴都教、基督教、锡克教),以及邻近的组屋居民从此无宁日,因为该足球场每晚的足球活动都进行到凌晨2时。

更甚的是,来自附近一带的“山番仔”,除了凌晨在该足球场踢足球时鬼杀咁嘈之外,还在那儿飙车,甚至大放鞭炮!

记者们过后就找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回应。

可是大家都知道,身为虔诚基督教徒的曹观友,一向甚少处理其他宗教的问题,不像也是基督教徒的Joseph林冠英般,进神庙也拿香,连神明也照骗。曹观友是把球踢给该区州议员阿都马烈。

而大家知道公正党籍的阿都马烈怎么回应吗?

虽然资历极深,却因为是MAMAK而无法出任槟第一副首长的阿都马烈向媒体说,这问题其实在一星期前已圆满解决了,因为槟州政府已禁止该足球场在晚上10时过后进行足球活动。

而当檀香寺在第二天出示相片,证明在凌晨2时仍有人在踢足球,揭穿阿都马烈的谎言,并邀请阿都马烈亲自前往足球场视察时,阿都马烈却推三推四不敢赴会,只说再给他多一点时间处理。

其实,这个问题何须更多时间处理?只要在足球场的电表上安装一个timer计时断电电掣,在晚上10时过后就自动关灯,那群“山番仔”就会鸟兽散了,可是阿都马烈却不愿那么做。

就因为阿都马烈采取拖字诀,檀香寺只好一天一篇文告的继续控诉。

而令人愤慨的是,掌管槟州非穆斯林事务的林冠英,竟然到了第5天还是对这个涉及非穆斯林事务的课题完全不闻不问。

这与2年前当北海红毛井清真寺被一名疯汉扔肉块时,林冠英第一时间飞扑过去,又慰问又送5万4000令吉给该清真寺建造围墙及铁花,完全是两张嘴脸。

林冠英有50个多个助理天天翻查报纸的新闻,而檀香寺天天都有文告刊在报纸上,甚至连英文报THE STAR也有报导,二毛子的林冠英没有理由不知道檀香寺受到“山番仔”滋扰。

我们有理由相信,林冠英是知道檀香寺的僧众与孤老们被“山蕃仔”精神折磨了整整2年,而他到现在仍不闻不问,应该有以下2个原因:

1.该区是公正党的选区,虽然阿都马烈因为一直在PLP林冠英而被人讥笑是“阿都马烈。林”,但毕竟还是公正党议员,林冠英没义务替阿都马烈的选区人民解决问题。

2.那批凌晨也鬼杀咁嘈,又踢足球、又飙车、又放鞭炮的“山番仔”都是拥6万年基因的,而现在就要开斋节了,林冠英如果介入而得罪他们,他这9年来处处讨好“6万年基因”的功德,岂不是做在草上–白做了?

不过,在舆论压力下,相信阿都马烈最后会不得不劝阻“山番仔”们在晚上10点过后不可在那边踢球。

但,这并不是圆满解决问题,因为只要5人足球场仍在那边,“山番仔”们迟早还是会再回来,继续滋扰僧众与孤老们。

这里有一个问题是掌管槟州非穆斯林事务的林冠英,以及该区州议员阿都马烈必须回答的:檀香寺隔邻的这块地明明是宗教保留地,为什么却建5人足球场?州政府在建5人足球场前,有没有征询隔邻 4个宗教场所人士的意见?

林冠英和阿都马烈在批准在这块宗教保留地上建5人足球场时,究竟有没有考虑到,这会干扰附近在这4个宗教场所修行的人的清净?

是不是因为这是佛教、兴都教、基督教以及锡克教的膜拜场所,所以林冠英不理会,任由他们受尽委屈,只求有地方让“山番仔”享受人生,他的首席部长宝座就可稳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