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民众埋怨州政府没监督亚依淡水坝路的修复工程,歪曲成民众埋怨极乐寺用了8个月时间都修不好亚依淡水坝路,林冠英如果还有良知,就应该自认“罪过罪过”。

亚依淡水坝路于去年10月29日在一场暴风雨后山泥倾泻,结果关闭以进行维修,而原本说好可在今年5月修好并恢复通车,但维修工程进行迄今8个月仍未完成,结果当地居民及常到水坝做运动的民众当然鼓噪。

当中有人向民政党亚依淡选区协调员章志伟投诉,章志伟于是在6月27日发文告催促槟州供水机构,加紧监督亚依淡水坝路的修复工程。

虽然章志伟的文告一粒字都没有提到民众向他埋怨亚依淡水坝路的地主极乐寺怠工,可是林冠英在5天后前往亚依淡水坝路巡视修复工程时却歪曲事实,指那些对极乐寺指指点点的人如果有良知,应该知道他们已侵犯极乐寺,还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罪过罪过?”

非但章志伟的文告完全没提到极乐寺,就连报章,甚至社交媒体上也不见有人在埋怨极乐寺怠工,可是林冠英却造口业,指有人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欺善怕恶的把箭头指向极乐寺。

没错,亚依淡水坝路的修复工程拖延,是受到极乐寺在该路上建防崩墙的工程影响。但林冠英却没说出,极乐寺的防崩墙工程拖迟的真正原因,是在申请建造防崩墙时,面对市政厅及槟供水机构的繁文缛节。

极乐寺信理员拿督黄得轩就很坦白的告诉媒体,极乐寺在亚依淡水坝路发生山泥倾泻事件后,申请建造防崩墙的过程非常耗时,从去年11月拖到今年3月才获准动工。

林冠英不怪罪刚拿了1000令吉开斋节红包的槟岛市政厅官员,以及享受一个月开斋节花红的槟供水机构官员工作没效率,反而却造口业的挑拨离间,指民众向民政党投诉极乐寺怠工,意图把事件宗教化,所以说,林冠英是不是应该说“罪过罪过”?

其实,槟岛市政厅及槟州政府公务员的工作效率如何,民众都心知肚明。这里就摘录槟岛市政厅及州政府一些延迟完工,以及林冠英空雷不雨的工程,让大家看看林冠英领导的猫政府是如何的有效率,以及林冠英又如何信口开河。

延迟完工的工程:
1.吉宁万山提升工程:工程延迟半年才完工;

2.七条路巴刹提升工程:工程延迟半年完工;

3.峇都丁宜巴刹提升工程:工程延迟半年完工;

4.日落洞巴刹提升工程:到了预定的完工日期竟只完成50%工程;

5.八爪鱼天桥重建工程:拖延了2年多仍未完工;

6.升旗山山脚的“灵鹿停车场”建造工程:建好后才发现不符合规格而拆除,重建时竟延误1年才完工;

7.水池路崩塌地段的修复工程:从原本的6个星期完工期拖延到3个月,而且修好后又出现裂痕。

空雷不雨的工程:
1.海底隧道:说好在2015年初动工:到今天连一根柱子也没见到;

2.海底隧道可行性报告:进行了3年却只完成87%,但林冠英已把2块总值3亿500万令吉的土地交给Consortium ZenithBucg;

3.“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中的第一条大道,从敦林苍佑大道通往亚依淡的衔接大道:说好2016年6月份动工:到今天仍完全没动静;

4.“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中的第二条大道:丹绒武雅通往直落巴巷的沿海公路,说好2017年1月动工:到今天仍完全没动静;

5.“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中的第三条大道:从邦咯路通过大路后、双溪檳榔至敦林大道的公路,说好2017年7月动工:到今天仍完全没动静;

6.槟城空中德士(Penang sky cab):说好2015年尾或2016年初动工:到今天仍完全没动静。

不过,林冠英还是有一件事是没有拖延,也没有空雷不雨—-就是买下他那座没有游泳池的“林宫”。

根据“林宫”原屋主彭周丽君的法定声明,林冠英与她在2014年6月23日订下的协议书有注明,林冠英会付她10万令吉,她就同意给他在5年时间考量以280万购买这栋独立式洋楼。

结果不必等5年,在第二年,即2015年,林冠英就以280万令吉买下市价超过600万令吉的宾鸿路独立式洋楼充“林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