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仔挥霍“阿公镭”,槟州政府行政开销怎不暴增500%?

对于国阵最近挑起的各项问题,比如卖地、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的工程与结构费、顾问费及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费等,林冠英不是自己亲自解答,就是叫他的2名行政议员曹观友及及林峰成代澄清,只有一个问题,林冠英到今天仍避而不谈–槟州政府的行政开销在短短8年暴增500%。

大家都知道,从行政开销与发展开销的比重,可以检视一个政府好不好。《槟城头条》这里就志录从2010年到2017年的槟州政府行政开销与发展开销,让大家瞧一瞧,林冠英是如何管理槟州:

2010年,行政开销:4亿0402万令吉,发展开销:3亿7977万令吉
2011年,行政开销:4亿9310万令吉,发展开销:5亿5725万令吉
2012年,行政开销:4亿1959万令吉,发展开销:3亿3293万令吉
2013年,行政开销:9亿7056万令吉,发展开销:3亿6339万令吉
2014年,行政开销:8亿4320万令吉,发展开销:2亿3900万令吉
2015年,行政开销:8亿8723万令吉,发展开销:2亿2557万令吉
2016年,行政开销:9亿7953万令吉,发展开销:3亿4612万令吉
2017年,行政开销:13亿5451万令吉,发展开销:8亿8743万令吉

看到了吧,过去8年,除了2011年,槟州政府的行政开销都是比发展开销高!

行政开销是什么?行政开销中占最大笔数的就是公务员的薪酬。而一直指责中央政府的公务员体制臃肿的行动党,由该党秘书长林冠英执政的槟城,这9年来非但没对州公务员进行任何“瘦身计划”,反而还一直派钱讨好他们,把他们养得肥肥胖胖。

《槟城头条》之前已提过,林冠英为了讨好槟州公务员,不惜打肿脸皮充胖子,给槟州公务员比中央政府公务员多一倍的开斋节花红,而槟州供水机构员工更享受1个月的开斋节花红呢!甚至连不是公务员的什么宗教义务班教师及主任、中小学宗教教师、诵经教师,以及宗教幼稚园教师,林冠英也慷槟城人之慨,年年都派红花给他们。

除了在开斋节及新年前一年两度大开水喉之外,林冠英也会时不时借故派钱给公务员,特别是当他们执行公务受到阻扰时。

比如市政厅的执法员,当他们将违例停放的车辆车轮上锁或拖走时,如果车主发难,无礼谩骂或将罚款扔在地上,林冠英就会请执法员们上他的28楼,然后赔偿他们各200大元的心理创伤费。

养了这么一大票(3741名)公务员都已花掉一大笔公款了,林冠英却还是一点也不替槟州政府心疼,又拿另一大笔公款来养另一大票的社委会成员。

槟州目前共有300个社委会,成员高达4500人。在国阵执政槟州时,槟州只有149个乡委会及2235名会员。

社委会主席每个月的津贴是700令吉,秘书则600令吉,成员50令吉,槟州政府一年就要花700多万来供养这些不是行动党党员,就是公正党党员的所谓社委会成员。

除了合共8000多名的公务员与社委会,槟州政府还要代林冠英供养分布在光大28楼及47楼的41名林冠英秘书助理(许子根任首长时只请15名办公室职员)。

林冠英这41名助理每个月的薪酬共达15万1458令吉34仙(2014年的数据)。而这41名助理的工作,不是天天拿尺量各报刊登林冠英与国阵领袖的新闻及文告谁长谁短之外,就是负责编采变相的行动党党报《珍珠快讯》。

大家可知道林冠英用多少公款出版《珍珠快讯》吗?林冠英在2016年于州议会上这么说:从2010年至2016年5月,槟州政府共耗费3594万800令吉出版《珍珠快讯》!

林冠英当时还说,除了《珍珠快讯》,他从2013年到2016年,还耗费2901万8386令吉,通过广告牌、横幅、录影、传单、小册子及购买广告以宣传州政府的政策。

请问,林冠英上述种种行政开销,除了“花钱如水”,还有其他什么字眼更贴切?

林冠英这样子的挥霍,就算槟州政府有金山银山,迟早也是给他败光,而当州政府的财库就快见底时,只有一个办法可快速填补—–卖地!

而卖地的最快方法,就是将州政府的地转入即没有董事会成员,更没有会议纪录,整个机构只有林冠英一人的首长机构。

后记:林冠英不知会不会像寄律师信给《光明日报》般,也寄律师信给《槟城头条》,要求刊登道歉启事及作出赔偿?《槟城头条》正诚惶诚恐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