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一心只顾着讨好“6万年基因”,槟城华人市长?甭想了!

翻查槟城的历史可发现,自我国独立以来,槟城的历届市政局主席或市长,几乎全是华人,包括1957年的市政局主席吴源和,1961年的市长黄添寿,1963年的市长崔耀才,1976年的市政局主席杜亚峇,1990年的市政局主席陈锦华,1996年的市政局主席丁福南以及2009年的市政局主席陈清水。

而在现任槟岛市长芭达雅不再续聘后,槟城华人都以为,槟岛市长这个重要官职,应该重新交还给我们华人了吧,因为目前的槟岛市政厅秘书是华人尤端祥,而市政局秘书升任市长是槟岛市政厅的传统,何况尤端祥又一直在林冠英身旁跟进跟出。

岂料林冠英却通过槟州未来首长曹观友宣布,接任槟市长的不是尤端祥,而是威省市议会主席麦姆娜。

尤端祥在出任槟岛市政厅秘书之前,曾担任市政厅建筑师、建筑师主任及建筑监管局主任,当时麦姆娜只在槟岛市政厅里担任规划及发展局主任而已,职位比尤端祥还低,可是林冠英在出任槟首长后的第二年,就把麦姆娜擢升为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总经理,2年后再升她为威省市议会主席,现在更委任她为槟岛市长,让麦姆娜转一个ROUND就变成尤端祥的上司。

究竟麦姆娜那一方面比尤端祥强?是不是因为她有林冠英最怕的“6万年基因”,所以才能步步高升?

其实,林冠英已不是第一次这样做啦!

林冠英为了让将他送上光大28楼的槟城华人爽一阵子,在执政的第二年时就让当时的槟岛市政局秘书陈清水升任为市政局主席,可是过后就一直不断的给陈清水压力,搞到陈清水才上任3个月就得入院动心脏手术。

而令人不解的是,陈清水在康复后回返工作岗位不久却突然辞职,任期只8个月,成为槟城史上任期最短的市政局主席。

林冠英弄走陈清水,原来是让当时的市政局秘书芭达雅坐上市政局主席位。而林冠英这样做的原因,除了是因为芭达雅有“6万年基因”之外,主要还是她是一名女性,林冠英可拿这一点来骗槟城的妇女—-你们看,我林冠英多么照顾妇女,让芭达雅成为槟城有史以来第一个女性市政局主席。

还有一点,芭达雅其实是巫统的人,槟州巫统大厦当年就是获得她(当时是槟岛市政局建筑部主任)允许,可在图测未批准前先建造。而在过后,当槟巫统大厦修图时,又获芭达雅允许省略提呈避雷塔结构图测。

林冠英没有理由不知道芭达雅的底,但他为了讨好巫统,还是照样让芭达雅出任槟岛市政局主席,更在槟巫统大厦上端的避雷塔于2013年6月13日在一场暴风雨中倒塌,并压死两个人(其中一人的尸首被深深的压在路底下,到今天仍无法出土)时,没对当年允许槟巫统省略提呈避雷塔结构图测,导致压死两人惨剧发生的芭达雅采取任何行动。

非但如此,当槟岛市政局于2015年升格为市政厅时,虽然芭达雅当时原本已退休,林冠英却延长其合约,让她出任槟岛市长。

很多人都为尤端祥感到不值,想他为了讨好林冠英,千方百计的推行后巷转型计划,以让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的表姐霸占后巷的多春茶室合法化,没想到林冠英却这样对待尤端祥,宁可把麦姆娜从威省调过来出任槟岛市长,也不让尤端祥扶正。

其实,林冠英这样做是可能理解的,因为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讨好马来人更重要了,他现在把麦姆娜从威省调过来出任槟岛市长,麦姆娜的空缺就由威省市议会秘书罗查理接任,而罗查理的空缺则由威省市议会工程部主任罗斯妮娜接任,罗斯妮娜的空缺又由莫哈末或法蒂玛接任,莫哈末或法蒂玛的空缺再由阿里或阿都拉接任。。。瞧,牺牲尤端祥一人,就可让这些多的“6万年基因”升官,对林冠英来说,尤端祥的赤胆忠心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