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家中文报都有刊登槟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谈论林冠英通过首长机构卖掉太子道政府地的新闻,为何林冠英只发律师信给《光明日报》及《中国报》?

很多人都感到奇怪,为什么林冠英一直都针对《光明日报》及《中国报》,当然也包括《星洲日报》,因为林冠英之前针对《星洲日报》报导槟国阵主席邓章耀指他在卖出槟州发展机构在热带岛屿有限公司41%股权给其金主IDEA集团的老板黄继梁时有“猫腻”,而发律师信给《星洲日报》(当时也有发律师信给《光明日报》。

六家中文报都有报道这两则新闻,为什么林冠英只对付《光明日报》、《中国报》及《星洲日报》,却放过《光华日报》、《南洋商报》及《东方日报》?

《光华日报》没接律师信,不必说大家都知道,主要是这家百年老报的少主林建成,是林冠英的金主。凡有不利林冠英的新闻,不是不刊登,就是低调处理。最近不是发生该报电子报上载柔府村村民因不满林冠英开除该村社委会主席,而说要送鸡蛋给林冠英的视频,结果林冠英一通电话下,《光华日报》马上删掉这个视频吗?

少主林建成既然是林冠英金主,百年老报当然很安全,绝对不会接律师信啦!

至于《南洋商报》,根知,主要是该报北马区的2名采访部主管,一个与林冠英的“红卫兵”私交甚笃,另一个则对林冠英很敬畏。

据知,《南洋商报》的北马采访主任黎XX跟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是理大同学,而且两人之前在《光华日报》当记者时交情已非常好,目前仍有偈倾。至于《南洋商报》的副采访主任骆XX,一听到林冠英的名字就脚软,听说不久前该报写错林冠英的一则新闻,而张燕芬打电话去要他在报上道歉并澄清时,他唯唯诺诺的不敢说NO,乖乖的第二天登报向林冠英道歉。

既然《南洋商报》的正副采访主任一个是老相好,另一个又那么听话,加上《南洋商报》的一名资深记者王XX又是黄伟益的马仔“矮种狗”王宇航的老爸,张燕芬当然不会在林冠英面前打该报的小报告啦,所以《南洋商报》两次都无惊无险,没接律师信。

而《东方日报》呢,该报刚辞职不久的前女主管李XX,虽然是吃马华的米长大的,但却反马华,更是张燕芬的闺密,而该报的高级摄影记者蔡XX又是张燕芬的脚车友,经常相约骑脚车翻山越岭。

所以,即使《东方日报》的专栏作者中,有人写了一些批评林冠英的文章,张燕芬也会替《东方日报》掩盖,反正林冠英这个ABC只会说破烂的华语,不会看中文,除非张燕芬据实报告,不然他不知道有人在《东方日报》里骂他。所以林冠英非但一直都没发律师信给《东方日报》,今年的华人新年还特地到《东方日报》办事处向他们拜年呢!

这里再说说《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及《中国报》为什么一再接林冠英的律师信。

《星洲日报》除了该报的副总编辑郑丁贤几年前因看不过林冠英两个月内连换两辆官车而在专栏里讥讽林冠英,结果被林冠英视为眼中钉之外,该报的多名北马记者,包括首席记者洪XX及北海的一名高级女记者李XX因常在专栏里对林冠英指指点点,结果被打成“国阵记者”,所以林冠英一发律师信,肯定不会漏掉《星洲日报》。

《光明日报》则除了有一名胆大包天,敢起诉林冠英的高级记者王萌翔之外,该报的编务顾问刘XX以及采访部的一名主管陈XX,也经常在各自的专栏里对林冠英“单单打打”,所以林冠英就一连发出两封律师信给《光明日报》,非置该报于死地不可。

《中国报》呢,该报的北马采访主任郑XX非但也经常在专栏里批评林冠英的施政,她还有一个罪状:其夫婿就是上述常在写专栏讥讽林冠英的《光明日报》采访部主管陈XX,两夫妇分别在《光明日报》及《中国报》里一唱一和的,加上《中国报》的副采访主任吴XX所写的十篇专栏,至少8篇都是冲着林冠英下笔的,林冠英又不是吃素的善男信女,这口恶气岂能吞下?

所以,就算《中国报》只是写出卢界燊的谈话,没有加油添醋,林冠英还是照样发律师信限该报在7天内又道歉又赔偿名誉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