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人都知道,林冠英一向都敌视非政府组织,因为非政府组织一直非议他任由其金主破坏山林、填海、砍树、杀狗。

林冠英曾骂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哈末依里斯是“老家伙”,也曾警告槟城论坛的林马惠“可以吠不可以咬”,更曾起诉国民醒念团顾问林倬生,以及在槟州交通理事会会议上指示官员把槟城古迹信托会的永久代表邱思妮赶出会议室。

但比起上述4名非政府组织的成员,国家遗产局文化遗产保护师陈耀威却是被林冠英骂得最凶。林冠英是指名道姓的骂陈耀威“欺善怕恶”、“华人欺负华人”、“不去质问不符合古迹规矩的回教堂,天天只会欺负非回教团体”。

很多人都不明白,究竟陈耀威是几时踩到林冠英的尾巴,林冠英竟然指责他只会欺负非回教团体,意图令陈耀威变成非回教团体的公敌。

根据《槟城头条》探知,原来陈耀威是在林冠英执政槟城的第二年,就踩到林冠英的尾巴。

陈耀威在国阵执政时就一直力争保住社尾万山旧址一带拥有1840年华南折衷式建筑风格的建筑物,可是却无功而返。而在林冠英上台后,陈耀威天真的以为这是一个听取民意、珍惜古迹的明君英主,于是就满腔热血的代表当地的商家居民向林冠英请命,要求高抬贵手,赦兔社尾万山一带老建筑物的死刑。

陈耀威在2009年8月号召社尾万山旧址一带的居民及商家召开记者会向林冠英诉求,可是“明君英主”林冠英却不理他;2010年6月,当州政府以断水割电的方式驱赶居民时,陈耀威又前往声援居民,并再提诉求,“明君英主”林冠英还是不理他;2011年7月,当林冠英把社尾万山旧址那座有百年历史,以铸铁打造的大跨局格局(long span)菜市场建筑物当成停车场时,陈耀威又在“阿芝阿左”,指外国人把类似建筑当宝,州政府却把这个百年历史古迹当草。

老兄,你以为林冠英是许子根咩,能容忍你一连三年在社尾万山旧址那边呱呱吵?

最令林冠英光火的是,陈耀威在去年8月还偕同槟城古迹信托会主席林玉裳在社尾万山旧址“召开记者会”,宣布理科大学考古队发现,社尾万山原址下方的港仔墘大水沟的前身,是法国霸主拿破仑于1804年发动欧洲大战时,当时的槟城乔治市总督华盖下令建的运河水闸(Canal Lock),以作用是防护乔治市的护城河。

社尾万山旧址的地主是槟州政府,这个大发现却由槟城古迹信托会宣布,林冠英的老脸要放在那里?所以他当时暴跳如雷,大骂槟城古迹信托会私闯州政府产业召开记者会。

其实,林冠英岂会不知道,宣布这项考古大发现的是理大考古队,槟城古迹信托会只是出席由理大考古队召开的简报会,而林玉裳是在会上受到媒体询问时,针对此考古发现发言而已,并没有召开记者会。但林冠英还是大骂槟城古迹信托会,因为这个考古发现在槟城古迹信托会的大事渲染下,已破坏了林冠英的大计—-把社尾万山原址改成槟州交通大蓝图的轻快铁及两条单轨火车的交通枢杻。

最令林冠英气到胯下两粒相撞的是,槟城论坛的林马惠过后更致函联合国世界遗产中心,要求阻止槟州政府将社尾万山原址改为轻快铁和单轨火车交的交通枢纽。

虽然陈耀威在这事件上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他当时只是在场而已,但由于他与槟城古迹信托会的关系非常好,林冠英就把他们当成一夥的,而现在广福宫观音亭住持拿督斯里日恒大法师大骂陈耀威,林冠英还不趁机跟陈耀威算一算陈年旧账,跟日恒一起大骂陈耀威?

林冠英骂陈耀威骂到把回教堂也扯进去,除了是因为陈耀威之前一连三年在社尾万山旧址事件上找他麻烦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他要还日恒一个人情。

日恒当年还是极乐寺方丈时,也就是在505大选前两天,破例的允许林冠英“吃凤教”(基督教)的太太周玉清,在极乐寺观音圣像前演了一场落发的苦情戏,令林冠英赚到很多同情票,结果2天后当投票箱一打开时,行动党果然又再狂胜。

其实,如果认为林冠英因善待佛教界,要钱给钱,要准证给准证,日恒才对他的基督教徒太太打开方便之门,就未免太天真了。

如果林冠英真的善待佛教界,檀香寺僧众就不会直到今晚,仍被在邻旁五人足球场踢足球的“山番仔”搞到睡不安枕了。

檀香寺这个佛门清静地每晚受“山番仔”滋扰,请问见佛就烧香、见神就拜,见和尚就合十的林冠英有问过一句吗?林冠英有指示他的跟班阿都马列。林,马上为檀香寺解决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