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指使“名种狗”黄伟益和“韩国议员”黄泉安挖宗联会主席张威如的背景,以对张威如展开人身攻击;现在再反口,要宗联会通过法律管道申请接管名英祠位于爱情巷门牌50号门牌的产业,林冠英把宗联委玩于股掌中。

林冠英在7月7日晚上出席名英祠开放日时说,槟州各姓氏宗亲联合委员会如果要接管名英祠的爱情巷产业,就必须派律师到土地局,根据法律程序提出申请,州政府不能无条件的把这个产业交给宗联委。

令人愕然的是,林冠英在一个多月前(5月22日)才说,宗联委只须缴付名英祠爱情巷产业所拖欠的门牌税、文件费及巩固建筑费用,即可接管该产业,没想到一个多月后,他却反口说必须LAW BY LAW,宗联会要接管该产业就必须通过法律管道提出申请。

大家都知道,名英祠的信理员个个都已作古了,如果根据法律程序申请,宗联委要接管名英祠的爱情巷产业非常不容易,所以林冠英根本就是在为难宗联委,不准备将该产业交还给宗联委而已。

《槟城头条》这里让大家了解名英祠与宗联委的关系。

名英祠当年是由义兴公司(中国明朝末年反清复明组织洪门天地会的槟城支会)所拥有,原称英寿堂。

义兴公司在1890年被迫解散之后,其末代领袖就将原本供奉在义兴街总部的历代领袖神主搬迁到英寿堂,并将英寿堂改称名英祠。

义兴公司的末代领袖在解散前,有成立名英祠信托委员会,并委任当时的社会贤达为信理员,负责管理和维修名英祠。而在百年后的2003年,名英祠信理员只剩下朱春玖一人时,朱春玖眼见名英祠年久失修,破损不堪,就向宗联委求救,宗联委过后修复名英祠,并与朱春玖办好接管名英祠的手续,因此宗联委会目前已是名英祠的永久合法管理单位。

而坐落在爱情巷门牌50号的产业,是登记在英寿堂名下,因此有关这间产业的政府信件,一直都是寄到名英祠来。

宗联委在接管名英祠后,因不断收到政府催收爱情巷产业的地税等函件,宗联委时任领导人孙诗景与林宗逸就在2012年带领宗联委代表拜会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及土地局官员,要求让宗联委正式合法接管这栋产业。

双方经过讨论后,决定先让州政府依法充公这栋积欠地税的产业,然后宗联委再正式向州政府申请接管。

结果在2014年,州政府土地局将充公爱情巷门牌50号产业的通知书寄给名英祠,而宗联委时任主席叶谋通在2015年就将完整的资料呈上州政府土地局,正式向政府申请接管此房子,可是州政府过后却没回应。

2016年8月19日,宗联委现任主席张威如率领该委会成员拜会林冠英时,再提起接管爱情巷50号门牌的产业,当时林冠英满口答应,肯定会批准宗联委的申请。

可是,跟曹观友一样,林冠英过后也没兑现承诺,一直都不批准宗联委的申请。

而在今年5月22日在记者会上,当被记者问及,为何迟迟没将名英祠的爱情巷产业交还给宗联委时,林冠英说,归还产业程序正在进行中,并说宗联委连原本必须缴还的70%地价也不必还了,只须缴付所拖欠的门牌税、文件费及巩固建筑费用即可。

可是在7月7日晚上的名英祠开放日会上,林冠英反口了。

林冠英说,宗联委必须派律师到土地局通过法律程序申请才行,因为爱情巷50号的产业,甚至名英祠的地主都不是宗联委。

林冠英还故意说,他其实是可以行使用首长权力,无条件的将爱情巷50号的产业转名给宗联委的,不过,他不要行使首长权力,他要宗联委LAW BY LAW。

其实,如果宗联会当初不爆出州政府拖欠2017年新春庙会的8万令吉费用不给,也不指责林冠英的“名种狗”觊觎新春庙会这块“肥肉”,林冠英肯定会行使首长权力,无条件的将爱情巷50号的产业转名给宗联委的,而既然宗联委这么不识相,林冠英当然就动用政府机关,玩死宗联委。

林冠英这样玩弄宗联委,当然已引起民愤,之前被槟城华人辱骂的前首长许子根在7月7日晚上出席名英祠开放日时,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并当着林冠英的面前纷纷涌上前竞相要求与许子根合照,就是对林冠英作出无声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