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陈德钦一句话,林冠英揸住送神庙华校大礼。

很多人都不明白,全国大选最快相信也是落在9月,为何林冠英最近这2个月就开始频频送钱给华校及神庙,不先将这些糖果留着,等大选到时才拿出来派送以换取选票?

其实,这要归功于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陈德钦。

陈德钦不久前说了这么一句话:“林冠英拿华人的票,帮的却是马来人”,而句话已在华社里冒出火苗,因为林冠英确实在这9年来给回教事务的拨款多于非回教拨款数百倍(回教拨款高达4亿5000万令吉,非回教拨款却只有区区711万令吉),华社岂会不光火?

而林冠英眼看火势有越烧越盛的势头,才不得不揸住的从州政府财库接出一条水管往华社喷洒,以扑灭火种。

于是,我们在5及6月看到林冠英这样做:

-发放60万令吉特别拨款给槟城国民型中学;
-拨款30万令吉给北海斗母宫;
-拨款10万令吉给香港巷斗母宫;
-拨款1万令吉给槟城佛教居士林的素食缘游会;
-拨款4万令吉给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
-共拨款45万令吉给槟榔屿广福宫观音亭;
-以折扣90%的优惠卖地给大山脚斗母宫建新宫;

如果陈德钦说出的“林冠英拿华人的票,帮的却是马来人”这句话不是直插林冠英的要害,林冠英今年1月才在制度拨款下发放122万8000令吉给全槟国民型华文中学,怎会在短短的6个月后又再发放另60万令吉特别拨款给这些国民型中学?

如果陈德钦这句话不是直插林冠英的要害,九皇大帝宝诞是落在10月中(农历九月),林冠英怎会急不及待的在5月就发放拨款给北海斗母宫以及香港巷斗母宫?

如果陈德钦这句话不是直插林冠英的要害,林冠英会在短短6天内,先后两次到槟榔屿广福宫观音亭,放发20万及25万令吉的拨款?

如果陈德钦这句话不是直插林冠英的要害,林冠英会送大山脚斗母宫这么大礼,将双溪南眉一块市价350万令吉的地,以37万令吉卖给该宫兴建新宫?

如果陈德钦这句话不是直插林冠英的要害,林冠英会亲自到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会所,奉送4万令吉?

如果陈德钦这句话不是直插林冠英的要害,林冠英会“说到做到钱马上到”,亲自到槟城佛教居士林的素食缘游会,奉上1万令吉?

所以说,当马华及民政党谴责林冠英施政不公时,华社必须有所反应,告诉林冠英,别把华人当羊牯、当傻嗨,要选票时就求华人,拿到选票后就过河拆桥。

说到林冠英最近这2个月大手笔“布施”华校与神庙佛堂,这里也顺便谈谈林冠英说,槟州前朝政府当年不批准慈济在首长官邸旁地段建慈济大楼,而他上任后就批准慈济的这项申请一事,林冠英说:“首长官邸是我居住的,我都不觉得有问题,其他人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

林冠英真的是把槟城人当傻嗨,他现在是住在首长官邸吗?

林冠英2008年3月出任槟首长,当年6月才搬入首长官邸,但在第二年7月就以官邸白蚁为患的理由,“急急脚”的搬去他那座以廉价购买,没有游泳池的“林宫”。所以“首长官邸是我居住的”这句话,真亏林冠英讲得出口!

林冠英如果真的那么善待佛教组织,为什么到今天他都不理会檀香寺的僧众与该寺老人院的孤老们,每晚都被在该寺旁足球场踢足球的“山番仔”精神折磨?

是不是因为檀香寺是处于公正党选区,林冠英就眼瞎耳聋?

最令人生气的还是,该选区的嘛嘛州议员阿都马列。林竟然说,他有劝告“山番仔”们晚上10点过后别在那儿踢足球,可是他们屡劝不听,所以他需要更多劝告他们。

看来阿都马列。林也跟他的主子林冠英一样把槟城人当傻嗨。“山番仔”如果能听劝告就不叫“山番仔”啦!

难道阿都马列。林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定时断电器吗?只要在足球场装上这个定时断电器,晚上10点一到,足球场马上断电,看这批“山番仔”如何摸黑踢足球?

所以,阿都马列。林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而阿都列。林敢不为,还不是因为林冠英选择性对待佛教组织?对行动党选区的佛寺神庙,他就有求必应,对公正党选区的佛寺如檀香寺,他则眼瞎耳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