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负心郎,就是色狼,行动党多淫贼!

相信不少人已知道,伸手入华裔女侍应生内裤抚摸私处,并掏出阳具强迫进行口交不果后,对着该名女侍应手淫并射精的淫贼,就是行动党槟城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的助理,也就是槟岛前市议员Prem Anand。

不过,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这淫贼其实也是一名贪官。他曾在担任槟岛市议员期间,因收取一名女小商的1万令吉“保护费”事件而闹上法庭。

最令人气愤的是,这淫贼现在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性侵犯一名因家境贫穷,为了赚取私立大专的学费,不得不在晚上到夜店兼职任侍应的少女的恶行,一些行动党支持者非但没同情受害的华裔女侍应生,反而还丧尽天良的指责她。

《槟城头条》摘录行动党一些脑残又没人性的支持者在各语文报里漫骂受害华裔女侍应生的留言,让大家看看他们的嘴脸有多么的恶心:

ChengKai Kok:收了钱的妓女?大选要到了,很敏感喔。

Jay Sean:不是想像中的“大碌”,所以才报警。

黄友友祺:做得陪坐就要准备遇到这样的人。

Jason Tan:这个白痴的女人为什么不开车门离开?她根本是在讲废话!我觉得她是因为没有收到她想要的肉金,所以才报案。

Alvin Guan:为什么这个女侍应这么“痒”,竟然跟一名喝醉酒的人进入其车,她是想跟他回家还是上酒店?

Keong Teoh:被收买演出一场戏。

Alvin Low Low Alvin:夜店女郎喔喔。

洪憬元:这肯定是政治逼害,且含有“阴毛”。

Edward Lee:在她面前射精她都不跑,是不是有问题?

萧散人:老实说,像我们酱留意槟州政治的华裔,要出行动党印裔赏一般上来说还真的不容易。我想他们(酒店和女侍者)一早就认识的。

一名弱质少女被一个印度壮汉性侵都已够悲惨了,上面这些行动党支持者竟然还丧尽天良,完全没人性的羞辱她,如果这名受害者是他们的女儿或妹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会幸灾乐祸的骂她是妓女、骂她Pussy、因为嫌Prem Anand的阳具太小所以才报警?

就因为行动党支持者包庇犯下性侵恶行的行动党领袖,所以行动党才会有这么多贪色的领袖!

说起行动党贪色的领袖,第一个当然是林冠英。

林冠英4年前跟他的助理“小虹”搞暧昧,而在砂拉越州选前往该州助选时,不小心被太太周玉清看到“小虹”从他的酒店房间走出来,结果周玉清在返回槟城后发飙,怒扔文件夹致伤林冠英的额头,令到林冠英不得不贴膏药布,笑翻全槟城人。

第二个贪色的行动党领袖是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

有家室的再里尔的风流韵事,大家应该都已知道,因为社交媒体一直都有流传他与林吉祥前助理,行动党安顺国席补选时的候选人黛安娜的亲密照 ,今年4月甚至还流传他们这对痴男怨女公开搂抱及亲嘴的视频呢!

第三个贪色的行动党领袖是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

黄泉安非但贪财好色,也薄情寡义。他在中选国会议员后不久就抛下糟糠之妻,泡上一名貌美、身材高桃,年轻得可做他女儿的美容界女子,从此双宿双飞。

而年过60岁的黄泉安,为了能衬得起这名年轻貌美的新欢,还特地跑去韩国打肉毒杆菌Botox呢!

贪色的黄泉安,去年更假扮摄影发烧友,偷偷报名参加一场在吉隆坡举行的“剥光猪摄影比赛”。最近他还跑到泰国名为车展、实为“肉展”那儿猎艳,然后在面子书上张贴性感车模特的激凸照炫耀。

第四个贪色的行动党领袖是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

这个欠“成龙”20万令吉不还,结果惊官动府的行动党州议员跟黄泉安一样,也是负心郎,他在中选后不久就抛下新婚不久的糟糠之妻,搭上一名新加坡富婆。

第五个贪色的行动党领袖是自认是林冠英“名种狗”的黄伟益。

天生一脸淫相的黄伟益,多年前因在面子书上偷偷游览AV专页后,一时精虫上脑,失控的按了LIKE,结果令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好色。

第六个贪色的行动党领袖是王耶宗。

有家室的王耶宗,跟“百年老报”的一名前女记者搞暧昧,是报界公开的秘密,他还曾因为这名女记者跟广告员争广告,而跑上老报敲总经理的桌子,要总经理把广告交给他的红颜知己。

还有一个贪色的行动党领袖,而这个人相信大家想都没想到。。。林吉祥也!

林吉祥现年75岁,而林冠英57岁,就是说 ,林吉祥在17岁或更小就已结婚,所以才能18岁生下林冠英。

我们17岁时还在读书,连女生的小手都没摸过,林老先生17岁却已初试云雨了,真是艳福不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