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槟榔河下游堆满的塑料水瓶,是造成整个槟岛,甚至威省处处淹水土崩的元凶?更是湖内夺走一条人命的祸首?

星期五清晨下了一场大雨后,槟城及威省除了处处发生水灾,垄尾刘玉水花园山坡也传土崩,垄尾通往浮罗山背的山路又有大树倒下,甘密山的Mutiara Indah公寓附近更出现泥水瀑布,而一名男子在湖内sPICE会展中心附近因遇洪水车子拋锚而下车逃生时,不幸的跌入路边大涵洞淹死。

槟城一个早上发生这么多天灾人祸,大家可知道什么原因吗?

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说:全是因为双溪槟榔河下游堆满的塑料水瓶。

张燕芬在星期五一大清早就在面子书转贴槟岛市政厅清洁工友在双溪槟榔下游的垃圾拦截处挖起大批塑料水瓶的相片,然后向她主子的槟城子民训话:“你抛的垃圾,不仅仅决定可怜的员工需要冒雨捞多久,也决定今天早上暴雨之后,河水需要用多久的时间始能顺畅流通。每一个人就这样随手丢一个小小的水罐,就足以构成今天雨后的“壮观”。”

如果说双溪槟榔及亚依淡一带发生水灾是因为双溪槟榔河下游堆满的塑料水瓶所致,我们没有导议,但西南区及威省的水灾,难道也是双溪槟榔河下游堆满的塑料水瓶造成的?还有,垄尾刘玉水花园山坡土崩,垄尾通往浮罗山背的山路大树倒下,甘密山的Mutiara Indah公寓附近出现泥水瀑布,难道堆满双溪槟榔河下游堆满的塑料水瓶,也是祸首?

谁不知道西南区的水灾与垄尾的山崩都与发展过度有关?而放任发展商毫无节制开伐山林的人,不就是“红卫兵”的主子林冠英LOR!

说到林冠英,槟城人已很多天没有见到他了。民政党州委陈嘉亮最有林冠英的心,他留意到林冠英自7月9日后就失踪了,而在面子刊登寻人启事呢。

这几天槟城及行动党发生这么多事,如民政党发律师信给林冠英、行动党前市议员Prem Anand性骚扰女侍应生、希盟召开最高领导层会议以决定领导层架构,以及槟城发生夺命水灾事件,都不见林冠英“浦头”。

林冠英究竟去了那里?

一直不停置业,并缠着房屋发展商给他打折的行政议员林峰成在北海一个神坛晚宴上说,林冠英现在是在美国招商引资。

奇怪,林冠英每次出国公干,总会在出门当天通过“红卫兵”发文告给媒体,指林冠英在太太周玉清陪同下,率领XX行政议员,投资槟城的总经理以及大官小吏出国招商,怎这次出国出得这么神秘兮兮,有没有带太太出国?去那个国家都不说一声?

虽然林冠英不把民政党放在眼里,返槟后会把限他3天道歉的律师信拿来擦屁股,可是他在发生行动党前市议员Prem Anand性骚扰女侍应生后,希盟召开最高领导层会议以决定领导层架构时神隐,以及槟城发生夺命水灾事件时没“浦头”,就非常不负责任。

说到Prem Anand性骚扰女侍应生事件,很多人都被行动党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骗了。

PREM ANAND在性侵犯女侍应生时,其实还是杨顺兴的助理,杨顺兴是在女侍应生于7月7日向警方报案指在前一晚被Prem Anand性骚扰后,才叫Prem Anand辞职,并把辞职日期 back dated 到6月30日。还有,PREM ANAND不只是前市议员,更是垄尾区社委会主席呢。

林冠英在行动党里是秘书长,在州政府里是首席部长,现在一个在党内及州政府机构内有职位的人犯罪,林冠英不现身交代,难道要像他脑残的支持者那样,叫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出来交代?

还有,希盟召开最高领导层会议以决定领导层架构这么大件事,林冠英竟然缺席,连他的老子林吉祥也玩失踪,却派那个压不住场,只是“二打六”角色的陈国伟去谈判,结果只谈到一个署理主席,一个副主席及一个财政回来。

最多国席的政党分配到最少的座位,难怪巫统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嘲笑:“拥有最多国席的政党,却在希盟最高领导层阵容中无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