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个核心领导人中8个来自巫统,其中位居最高的3个更是曾打压华人及华教的华社公敌; 行动党为救林冠英不惜与虎谋皮,华人要自求多福了。

刚出炉的希盟最高领导层名单中,一眼望过去几乎全是来源自华社口中的“污桶”,所以有人戏谑这根本就是巫统2.0。

更甚的是,希盟最高领导中最高职的3个,还是当年在位时打压华人及华教的华社公敌,而靠华人票生存的行动党竟为了解救林冠英一人,不惜与华社公敌同流合污。

当中希盟最高领导人(实权领袖)安华在出任教育部长时,对华教最大的“贡献”是,在1987年派遣不谙华文的教师担任华小四个行政高职,引起华社及马华不满而抗议,安华就煽动巫青团召集了一万名团员举行万人大会与华社及马华对抗,结果时任首相马哈迪最后采用高压手段展开茅草行动,援引内部安全法扣留了100多人(包括年迈的华教人士沈慕羽及马华领袖等人士),并关闭4家中英文报章。

除外,安华当年也实行国小保留地政策,以及伊斯兰化我国的教育政策。

至于希盟真正有实权的第二领导人马哈迪,对华社的“贡献”更是罄竹难书。

马哈迪是公认的大马朋党之父,他在位时非但只照顾朋党,更剥削非土著的竞争机会,让非土著在不公平的待遇和环境之下与土著竞争。除外,马哈迪也是种族主义之父,他推行大学种族固打制,并对公务员的升职只注重种族而非表现,更长期打压华文教育。

更甚的是,马哈迪还偷偷引进非法印尼人,然后暗中发身分证给他们,以增加我国的土著人口。

马哈迪也曾通过内政部发函给华人武馆,指除了华人新年之外,不再发准证给所有申请表演舞狮的人个或团体。他也曾准备铲平三保山,以及命令华小在集会及其他活动上必须用国语。

马哈迪最近更发表华人威胁论,指森林城计划和吉隆坡的发展计划将导致中国人大量涌入,并改变种族比例。他危言耸听的说,这会影响马来人地位之余,也导致大马沦为中国的其中一个省。

马哈迪更是恶名昭彰的种族及宗教极端组织–土著权威组织的顾问。

虽然马哈迪恶迹斑斑,甚至在2013年大选后指从成绩显示,华人想要抢夺马来人的政治权力,并支配马来西亚的政治,煽动马来人仇视华人,可是靠华人票生存的行动党却还是把他送上神台,让他成为希盟真正的实权领袖。

林吉祥讲到行动党很伟大,指行动党是为了救国才把与老马的恩怨搁置一旁。这个骗话除了行动党的脑残支持者深信不疑之外,脑袋清醒的人都知道,林吉祥PLP老马并不是为了救国,而是为了救他涉及贪污案的宝贝儿子林冠英。

林吉祥已多次见识老马干预司法的手段,比如在1988年,马哈迪因联邦法院院长和几名最高法院法官对政府做出不利的宣判,竟然罢免联邦法院院长和这几名最高法院法官,引发司法危机。沙巴州亚庇高庭法官陈汉章曾透露,他在1997年的一场选举官司中宣判执政党候选人当选无效之后,马哈迪欲透过法官仲裁委员会革除其法官职位。

林吉祥捧住老马的胯下两粒老春袋,是希望老马一旦重返布城后能重施故伎,干预司法,让他的宝贝儿子林冠英逃过牢狱之灾。

除了老马与安华,希盟最高领导中还有一个也一样敌视华人,此人就是慕尤丁也。

慕尤丁在还是副首相时曾公开说,他是“以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居次”。他也曾说过:“如果强化土著经济政策会令到非土著社群感到不满,他并不会为此感到抱歉”。

慕尤丁在308大选成绩公布时更发表“华人不懂感恩”论,并曾表明希盟执政也不一定承认统考。还有,当年关中不能考统考的始作俑者,也是他慕尤丁。

对于希盟的最高领导阵容中,议席最多的行动党只分到3个次要的职位,林吉祥老先生说,行动党并没有被边缘化。

行动党没有被边缘化?行动党分到的3个职位,除了林冠英的署理主席之外,张健仁的副主席职其实是希盟保留给东马的固打,古拉的财政则是保留给印度人的固打,所以严格来说,行动党真正分到的只是署理主席一职而已。

林吉祥老先生说得对,希盟真的不像国阵。国阵是议席最多的巫统霸权,希盟则是议席最少(只1席)的土著团结党霸权!

而希盟议席多的行动党为什么不霸权?除了因为自我矮化、自我阉割之外,让权也是要拯救涉贪的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