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公司管理时包庇,老婆的公司不再管理后,黄伟益才扮Hero,踢爆五条路珍珠大厦公寓有非法棺材店。

五条路珍珠大厦公寓居民向《槟城头条》爆料,黄伟益老婆的New Island Property Management是在该公寓的前管理公司于2014年出问题后,在黄伟益穿针引线下,成为该公寓的管理公司。而棺材店就是在黄伟益老婆管理该公寓不久后搬进来的。

虽然居民们一直向New Island投诉,可是这个管理公司却敷衍了事,只叫棺材店用间隔板把棺材遮起来,结果居民们最后决定不再让New Island管理该公寓,从7月起将公寓管理权交给新的管理公司。

居民们说,他们在上几个月向黄伟益老婆的New Island下最后通碟,必须马上解决这问题,否则将不再给该公司管理他们的公寓时,New Island才正式向槟岛市政厅投报,而市政厅于5月间就发出警告售给棺材店。

可是到了6月,棺材店还是没搬走,居民们忍无可忍,就决定撤换管理公司。

居民们告诉《槟城头条》,当他们不再让New Island管理他们公寓后,黄伟益这才带一批记者出来做戏,指他在过去2年一直都有向市政厅投诉,可是市政厅的执法组“太烂”,一直推搪,不肯前来执法。

市政厅的执法组“太烂”,不肯前来对付华人开的棺材店?这句话真是笑掉槟城华人的大牙!

谁不知道市政厅执法组在对付华人商店、贩档、神庙时是最勤快的?

比如马章武莫碧雅乐花园南佛宫违建的建筑物,市议会在4月7日才发警告信给该庙,谕令该庙须拆除该建筑物,可是不到一星期,在4月12日就派出大批人马将
该建筑物拆个清光,连该庙理事要求给予1天时间自行拆除也不批准。

所以显然的,黄伟益这2年来一直在骗五条路珍珠大厦公寓居民,他根本都没有向市政厅执法组投报该公寓有棺材店。

说到黄伟益老婆的New Island,它在槟城的产业管理界已是公敌,因为黄伟益一直以官职之便,到处强抢公寓管理权。

每有高楼公寓发生管理机构出问题,黄伟益一定会出现,即使有关公寓不在他的丹绒选区,比如垄尾的绿园组屋,他也照样登堂入室,然后骑劫组屋公寓的管理权,交给他太太所开,没有向估价师、评价师与产业代理局注册的New Island 产业管理公司。

这也是为什么黄伟益太太的New Island 才经营短短2年,就已是超过25个组屋及公寓的管理公司。

除了高楼公寓的管理权,黄伟益还强抢像肥肉般有很多油水可抽的民间文化活动–新春庙会。黄伟益在2014年借故跟各姓氏青联委闹翻后,就抢掉新春庙会的主办权,然后交给他的朋党TLM公司董事经理黄继升筹办。而黄继升呢,就是黄伟益在骑劫槟岛市政厅的土库街无车区后,改成商业化的“占领土库街”的负责人。

还有,姓周桥桥民百多年来在每年的农历新年初九庆祝天公诞的庆典,黄伟益也不放过,他在怂恿林冠英骑劫姓周桥桥民的天公诞庆典后,又交给黄继升去搞文化表演。

这边抢那边抢的,黄伟益当然发到像猪头那样啦,除了有New Island 产业管理公司,还有2栋百万豪华宅在手。

不过,黄伟益也是受上天眷顾,他非但钱捞到一大把,婚姻生活也是很美满的。

比如虽然《光明日报》爆出在名英祠七七开放日当晚,黄夫人在黄先生毫不知情下,拍打黄先生仇敌张主席背部并递交神秘信件事件,但还是无损黄先生与黄太太的美满婚姻。

根据《光明日报》的独家报道,曾参加过选美比赛的黄太太,在名英祠七七开放日当晚带着2名女儿悄悄走向又有钱,人又风流倜傥的各姓氏宗联委主席张威如,然后拍打其背部,并将类似信件的物体塞在张威如手中,而张威如一看那个类似信件的物体后脸色一变,当场撕破并丢在地上,掉头就走,黄夫人见状马上拾起碎纸放入其名牌包包,并默默的走回黄先生身旁。

《光明日报》记者过后问黄伟益,其太太为什么会拍张威如的背部?究竟是交什么东西给张威如?黄伟益竟说,他完全不知情。

虽然如此,黄先生和黄太太还是恩恩爱爱的,黄太太在第二天还特地在面子书上放闪她与黄先生作香港一日游的恩爱照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