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发律师信给《光华日报》,其实是要掩盖指示骆文秀外孙关掉许子根专栏的恶行!

《槟城头条》收到《光华日报》内部消息,该报今晚(7月27日)晚报刊出的“本报接首长律师信”新闻,其实是一个苦肉计,目的是告诉该报读者,林冠英并没有与骆文秀的外孙,也就是该报董事主席林绪通的儿子林建成勾结,而许子根在该报的《根在槟城》专栏被关,不是林冠英指使林建成干的。

《光华日报》内部消息透露,由于《槟城头条》一再揭露林冠英通过林建成干预《光华日报》的编务,令《光华日报》的真正老板,即骆文秀的嫡系骆姓子孙对林建成这个外姓子孙颇有微言,特别是关掉许子根的专栏这个对《光华日报》的报誉破坏性极大的决定,更令骆家非常不快。

在受到骆家压力下,林建成只好施苦肉计,叫林冠英发律师信给《光华日报》,以告诉该报读者,林冠英其实是一视同仁的,没有因为林建成是他的金主,而对《光华日报》特别开恩。

所以对于槟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指他“人治槟城”,他非但发律师信给《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及《中国报》,也发给《光华日报》。

不过,《光华日报》的这篇“本报接首长律师信”新闻,却露出了马脚,让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林冠英与林建成其实是在演戏。

《光华日报》的“本报接首长律师信”新闻写林冠英这封律师信的志期是7月17日,并限《光华日报》在7天内(23日之前)道歉、撤回卢界燊的文章及做出赔偿,可是新闻中却写该报是在周二(7月25日)才接到律师信。

即是说,林冠英的律师信是在给《光华日报》7天的期限过后的第三天才寄到。

律师信在7天期限过后才寄到,日后如果林冠英真的起诉《光华日报》时,该报的律师是不是能凭这一点打赢官司?

不过,没有人会相信林冠英真的会起诉《光华日报》,发律师信只是演一场戏骗骗《光华日报》读者,以及向骆家交代而已啦!

根据《光华日报》内部消息,其实,在《槟城头条》于7月18日凌晨刊出“林冠英不容根在槟城”一文后,林建成原本只是一直叫他马仔找出报料给《槟城头条》的老报职员,还没想到发律师信这一场戏。

林建成是在许子根于7月26日在他的面子书上贴文,道出他的专栏被《光华日报》停止的经过后,知道事情已闹大了,必须施苦肉计才能掩盖自己的恶行。

许子根是这样写:

六月初,我的助手接获光华副总编辑发来的短信,告知因光华减少版位,《根在槟城》专栏须于不久停刊。

我向来尊重传媒自由和稿件处理权,因此接受写至7月底后即告停笔的安排。
七月中光华总编辑等人来会见我时,邀我在光华《异言堂》写稿,我尚在考虑之中。

无论如何,以后有写文章,将会在此面子书刊载分享。

谢谢各位的鼓励和力挺。

许子根在6月之前写的《根在槟城》,全是讲述他已故夫人的点点滴滴,而从6月开始,他才开始写他的政治生涯,而这当然触及林冠英爸爸林吉祥当年在槟城发动时“丹绒战役”的所作所为。

许子根在北马读者第一的《光华日报》写他自己的夫人,林冠英还可不理,但揭露林冠英的老爸林吉祥当年为了夺取槟州政权而使出的种种肮脏手段,林冠英那里能TAHAN?

于是就通过林建成指示光华副总编辑用手机通知许子根的助理,许子根《根在槟城》专栏必须在8月停刊。

而在《槟城头条》于7月18日爆出林冠英通过林建成关掉许子根的专栏后,引起华社,特别是《光华日报》读者哗然, 妈声四起,最重要的是骆家也有不满的声音,《光华日报》总编辑见状只好亲自跑去见许子根,恳求许子根重新在《光华日报》写稿,但不是写专栏,而是在《异言堂》里写稿。

许子根岂会不知道,这是林冠英与林建成捅破蜜蜂窝后,才不得不叫《光华日报》老总去苦苦哀求他重新在《光华日报》写稿,一来安抚其读者,二来则可向骆家交代,所以许子根当然没有马上答应。

总括一句,林冠英林建成合演的这出戏实在太烂了,眼盲的都得看出,发律师信给《光华日报》根本就是在骗人,没有人会天真到认为林冠英真的跟《光华日报》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