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都有丑闻上报,黄伟益只好挖出《槟城头条》2年前的报道来转移视线。

自称是林冠英名种狗的黄伟益最近满身都是狗蚤,丑闻一宗又一宗,包括:(1)拖欠宗联委2016年的庙会拨款8万令吉不还,给宗联委唱足2年;(2)如花似玉的老婆被人发现在名英祠七七开放日当晚拖着一对女儿,悄悄的拍宗联委主席张威如的背部,然后塞了类似信件的物体进张威如手中,搞到黄伟益必须在第二天一早公开宣布停火,不再攻击张威如;(3)被踢爆包庇非法开在公寓底层的棺材店,以及(4)被揭发欠槟岛市政厅3张罚单,及陆路交通局4张罚单未还。

大选眼看近到眉睫了,四宗丑闻缠身,黄伟益当然要转移视线啦,所以就挖出《槟城头条》2年前的报导来喊冤叫屈,结果大家都在问:为什么2年前又不出来澄清?

先说黄伟益拖欠宗联委的8万令吉拨款。

黄伟益最近终于软了,答应要还钱了,但不是从他口中肚里吐出来,而是从他的选区拨款里挪出来。

选区拨款是用在改善选区的各项设施,黄伟益却敢敢拿来还债,当然引起非议。但他却强掰说,给庙会的经费与选区拨款一样是州政府的钱,等于将左口袋的钱放进右口袋。并叫整天围着他打转,对市政厅公务不闻不问的市议员矮种狗王宇航,拿着他的臭裤子以示范将从左口袋的钱放进右口袋的把戏。

至于到处抢公寓的管理权,槟城公寓管理界一说到黄伟益的名字都会“呸”一声,然后吐口水。

黄伟益非但仗着国会议员的身份到处抢公寓管理权,还包庇在公寓非法营业者,比如五条路珍珠大厦底层的棺材店。

《槟城头条》最近就踢爆,黄伟益“揭发”的非法设在五条路珍珠大厦底层棺材店,其实是在他太太的New Island Property 产业管理公司管理这栋大厦时迁入的,并在过去2年获得黄伟益包庇,而在他太太的管理公司不再受委管理珍珠大厦后,黄伟益才率记者去棺材店踢窦。

除了五条路珍珠大厦,黄伟益最近插手的骏马园公寓,也是由他太太的公司管理的。

而所谓狗嘴长不出象牙,样子猥琐的黄伟益口一开就是猥琐话–他竟然警告骏马园公寓2个分别拖欠管理费2920令吉及9415令吉20仙的住户,再不还钱,将充公他们的内裤!

还有,民政党州委陈嘉亮几天前更踢爆,黄伟益最近找林冠英金主黄继梁,要黄继梁将其宏升集团的 Tree Sparina 豪华公寓管理权,交给他太太的New Island Property 产业管理公司管理,不过,黄继梁打狗不看主人,喷了黄伟益满脸屁,不屌他。

说到黄伟益拖欠交通罚单,也不是新鲜事啦。黄伟益在今年3月间已承认,他从2014年4月24日至2017年2月拖欠张槟岛市政厅7张罚单没还。

而最近被《中国报》揭发又欠槟岛市政厅3张罚单,以及陆路交通局4张罚单未还时,黄伟益却没有大丈夫担当的气概,竟推他太太出来挡子弹,说违规的车是他太太驾驶的,虽然是注册在他名下。

说回《槟城头条》2年前题为“黄伟益再添购百万豪宅”的报道,其实并没有无中生有的“屈”黄伟益。他住的那栋安乐村三层数城屋(TOWN HOUSE),市价确实百万令吉以上。

当地的双层排屋(1600方尺)都卖到100万令吉了,黄伟益的三层楼城层面积1800方尺,会少过百万令吉吗?

至于他暗中买下的另一栋150万令吉的豪华公寓,我们就等着看黄伟益能逃得过内陆税收局的法眼多久。

说到一有丑闻就玩其他课题来转移视线,其实黄伟益是师法其主子林冠英。

林冠英最拿手的就是玩转移视线这一招。

比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槟威两地的市政厅被揭发拿纳税人的钱买假奖项丑闻,林冠英就玩转移视线这一招,连续三天开记者会痛骂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

其实,林冠英并没有否认梁德明所揭露的,槟供水公司PBA曾在2016年12月23日向国家水务委员会申请提高槟州水费(每年向槟州人民和商家征收1亿5000令吉以上)的要求,但他却狡猾的扯到槟州政府过后在2017年2月要求撤回调涨水费的要求。

对于在2017年2月要求撤回调涨水费的要求,PBA首席执行员杰申尼有说出原因:槟供水机构已获得槟州政府提供贷款以应付开支。

杰申尼说,PBA当初要求调涨水费,是要弥补大幅度增加的开销。

PBA的水是免费取自吉打的慕达河,开销原本不是很大的,而最近却闹穷,还不是因为林冠英要讨好马来仔,一直叫PBA拨款赞助槟州足球总会所 致?

大家都知道,马来仔最喜欢足球,而一直都在想尽办法讨好马来人的林冠英,这些年来都一直不停的以PBA主席的身份指示该机构拿出钱来赞助槟州足球队。而在这9年来,PBA赞助槟足球队的钱,说起来大家肯定会瞠目结舌。

单是2014年及2015年,林冠英就已通过PBA分別拨出600万令吉及800万令吉资助槟州足总。而在2016年,因为槟州足球队成功打入大马超级联赛,林冠英更命令PBA赞助槟足球队1900万令吉。而在今年年头,PBA在林冠英指示下,就已拨出800万给槟足球队了。

自己淘空槟州供水机构的钱贴烂泥扶不上壁的槟州足球队,林冠英还敢连续三天开记者会骂梁德明,正所谓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