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稽查报告打脸“韩国议员”黄泉安,槟州房屋申请系统“滴水不漏”非但是笑话,更是骗话、谎话。

于周一公布的《2016年第一系列总稽查报告》,由林冠英饲养的两头最恶的“黄狗”–黄伟益与黄泉安为委员的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委中到最“够力”,因为整份百多页的槟州稽查报告,槟州房屋课题出现的乱象占了最大的篇幅!

亏黄泉安之前还敢大声的说,自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在2013年8月成立以来,已改善了很多制机、堵住了一些漏洞,让整个机制几乎滴水不漏。

槟州房屋的分配机制如果真的滴水不漏,为何现在却被总稽查司查到有162个家庭总收入介于2501令吉至3500令吉的人士分配到廉价屋?更有4个家庭总收入高达8500令吉的人士,也分配到廉价屋?虽然根据条例,只有家庭总收入不超过2500令吉者才可申请廉价屋。

如果黄泉安和黄伟益这两条最恶的看门狗受委为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委员后有改善很多制机、堵住了一些漏洞,让整个机制几乎滴水不漏,为何现在总稽查报告会说,1156名在槟州房屋局登记已超过15年的申请者,至今仍分配不到廉价屋(490人)和人民组屋(666人)的主要因素,是申请者的资料从旧系统更新至新系统的过程存有疏漏?

去年9月,当爆出林吉祥(此吉祥非彼吉祥,此吉祥乃行动党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的爸爸)收取台底钱却没法交廉价屋给付钱者事件后,黄泉安接受《星洲日报》记者专访时,针对《星报》的报道指一个名为里奥陈的人说,其名字已在等候名单内10年但申请一直未获批一事,黄泉安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目前在等候名单内等了最久的申请者,是于2009年(7年前)提出申请的人。

现在,总稽查报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说,有1156名申请者已等候了超过15年,我们且等着看自称马来话讲得比马来人还溜的吉打人黄泉安,敢不敢在国会反驳总稽查司?

总稽查报告还揭露,截至2016年10月,槟州有436个单位的人民组屋是空置着的,那么,身为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委员的黄泉安与黄伟益就必须向槟州人民交代,为什么他们宁愿让这436个单位空置着,也不分配给无瓦遮头的低收入者?

黄泉安和黄伟益更必须向槟州人民交代,既然他们声称已令槟房屋机制滴水不漏,为什么槟州政府还会被这么多的廉价屋住户及人民组屋租户拖欠租金与管理费,当中竟然有人拖欠租金23年又4个月,更有人拖欠管理费长达26年!

我们都知道,黄伟益因为整天忙着为他娇妻拉客,软硬兼施的要发展商将公寓的管理权交给他娇妻的New Island Property Management负责管理,根本没时间去处理槟州房屋问题,那么黄泉安呢?

黄泉安除了经常飞往韩国护肤美容,拍拍穿爆乳装的车模之外,整天都游手好闲,所以有空到跑去挖没有踩到他尾巴的槟州各姓氏宗亲联委会主席张威如当年在台湾求学的情况,甚至还去查黄伟益娇妻有股份,张威如的新加坡挂牌公司Mercurius Capital Investment Limited。

最近江湖传闻,张威如非但被起底,更受到恐吓,结果不得不请保镖护身呢!

说到黄泉安这个恶棍,行动党内幕消息告诉《槟城头条》,其实黄泉安在当了国会议员后不是抛弃糟糠之妻,而是将老妻饱以老拳,把老妻打到重伤入院,结果其发妻才下堂求去!

在把老妻打跑后,黄泉安就搭上一个年龄可做他女儿的美娇娘,而为了能衬这名年轻貌美的新欢,年过60的黄泉安还特地跑去韩国打肉毒杆菌Botox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