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minta maaf,槟威市政局主席利用公款买假奖项丑闻就这样close file了?

槟岛市政局主席及威省市政局主席被踢爆分别在2013年及2014年动用公款向欧洲商业协会(Europe Business Assembly,EBA)购买假的“最佳市长”奖及“最佳市政局”奖丑闻闹了一个星期,而在刚从威省市政局主席升任槟岛市长的麦慕娜出来交代后,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似乎当着此丑闻已圆满解决了,close file了,槟城人可以继续马照跑、舞照跳了。

林冠英是把槟城人当傻逼吗?这个丑闻的主角共有2个人,除了麦慕娜,还有槟岛前市长芭达雅,为什么林冠英没叫芭达雅出来交代?

林冠英不能包庇芭达雅,因为是她在2013年先向EBA买假奖的,麦慕娜才有样学样,第二年也跟着向EBA买奖。

芭达雅和麦慕娜不能推说她们不知道EBA有问题,所谓“没知识也要有常识,没常识就要多看电视”,EBA不是今年才被《泰晤士报》揭发颁假奖项。

根据《南洋商报》报道,早在2012年6月就有一名部落客The 3 Dots 写了一篇以“都柏林华而不实的奖项”(The Dublin Vanity Awards)为题的文章,揭露EBA颁假奖。而在2013年,设在萨拉热窝和贝尔格莱德的调查报告中心,也以“买国际奖项在家后院炫耀”为题的报道揭露EBA颁假奖,有关报道有详细揭露个别奖项的配套和价码,同时还访问部分得奖人,这篇调查报道更在2014年荣获塞尔维亚年度最佳调查报道奖。

《南洋商报》记者都能查出EBA有问题,堂堂槟岛市政局主席及威省市政局主席却查不出?

麦慕娜说,槟威地方政府在2013和2014年分别支付4400英镑(马币2万680令令吉)及3400英镑(马币1万8408令吉10仙)给EBA,不过并非用来“买奖”,而是作为“参加费”。

说明是颁奖给你,却跟你收这么高的参加费(机票与膳宿还是自费呢),芭达雅和麦慕娜无知,难道批准她们前去领奖的林冠英也一样戆居,不知道当中有诈?

而林冠英只叫麦慕娜出来解释,不叫芭达雅出来交代,是不是因为芭达雅是巫统的人,所以林冠英就留一手?

其实,槟岛市政厅上上下下都知道芭达雅是巫统的人,所以当年槟州巫统大厦才获得她(当时是槟岛市政局建筑部主任)允许,可在图测未批准前就先建造。

而过后,当槟巫统大厦修图时,又获芭达雅允许,省略提呈避雷塔结构图测。

结果在2013年6月13日,槟巫统大厦上端的避雷塔在一阵狂风中倒塌,并压死两个人,其中一人的尸首被深深的压在路底下,到今天仍无法出土!

就因为芭达雅是巫统的人,林冠英在调查报告出炉后只对付其他人,包括撤销当时已退休的东北县县长的退休金,对芭提雅却网开一面。

”韩国议员“黄泉安就知道芭达雅的底细,所以当时一直借头借路的叫她辞职,甚至把她的下属形容为KUCING KURAP(小喽啰)来羞辱她,但林冠英却不鸟黄泉安,他非但继续罩住芭提雅,更在乔治市升格为市时,擢升她为槟岛市长,现在发生买假奖项的丑闻,林冠英还是继续包庇芭达雅,没叫她出来解释,也没取消她的退休金。

林冠英这样做无非是要向巫统示好,让巫统看到,他非但没有对巫统的人赶尽杀绝,且还包庇他们呢。

林冠英除了把麦慕娜出来说一句:minta maaf,当着利用公款买假奖项丑闻已圆满解决,已close file了,还连施出两阴招来转移视线—-第1:叫人漏夜制造了一个讲述槟州从2008年所获得的各项奖项的视频来转移视线,第2:天天骂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来转移视线。

槟威市政局主席是拿槟城纳税人的钱来买奖的,且还是假的奖,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槟城纳税人不能因为其中一个市政局主席出来道歉就收货,不追究了。

槟城纳税人别因为社青团那批”小猴子“的比烂,就放弃质问林冠英:威省市政局主席道歉后就不必面对惩罚了吗?为什么槟岛市政局主席可以不必出来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