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女市长出事就挺身相助,华裔市政厅秘书出事却落井下石,果然物似主人形,黄伟益跟林冠英一样欺华怕巫!

槟岛市政局及威省市政局分别于2013年及2014年动用公款向欧洲商业协会(EBA)购买假奖事件爆发后,林冠英就推槟岛新市长麦慕娜出来一个人领2个罪,自己却躲得无影无踪,其他的希盟领袖则个个都买爆米花坐着看戏。

只有行动党槟州社青团很够义气的站出来声援麦慕娜,骂赠送“小金人奖座”给市政厅的槟国阵青年团,以及谴责巫统州议员法力、马华槟州秘书陈协成、民政党班台惹雅区协调员郑两明,以及槟州前进党顾问黄家业双重标准。

槟州社青团是在黄伟益的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谴责国青团、国阵领袖及前进党双重标准,加上这个记者会的主要发言人又是替黄伟益提裤子的“矮种狗”王宇航,所以我们绝对有理由相信,是黄伟益指示社青团出来声援麦慕娜的。

黄伟益人在国会也心挂住麦慕娜,指示一直跟着他尾巴转的“矮种狗”王宇航率领社青团团员替麦慕娜挡箭,相信与他太太的New Island Property Management不无关系。

《槟城头条》获知,黄太太原来只有马大艺术系学士学位文凭,没有任何与产业管理有关的证书或文凭,所以就借吉隆坡一名真正的产业管理人的名义开New Island Property Management。而从事产业管理是要经常钻市政厅各部门的,市长现在有难,黄伟益当然义字当头,奋身护驾啦!

黄伟益为了太太的生意,猛擦马来女市长的鞋原本是可以理喻的,不过他在猛擦马来女市长鞋的同时,却猛踩华裔市政厅秘书尤端祥,就未免太过分了。

尤端祥最近也够黑,槟岛前市长芭达雅留下的苏州屎,都是由他去清理。比如市政厅最近请林冠英巡视耗资900万令吉兴建的峇都丁宜新巴刹一事,《中国报》是这样形容:“上个厕所出來,首长脸黑了!”

首长脸黑,不是跌进粪坑沾到粪,而是看到厕所里的几个水盆未安裝水龙头、坐厕漏水、蹲厕的洋灰铺得不好等等等而龙颜大怒,结果就指示官员收回派给记者的赞扬市政厅的讲稿,然后午餐也不吃的拂袖而去。

峇都丁宜新巴刹是前市长芭达雅在任时开始兴建的,但芭达雅已退休了,这只死猫当然是由市政厅秘书尤端祥吞啦!

尤端祥这头才吞死猫,黄伟益那头就落井下石。

黄伟益在面子书上这样公开骂尤端祥:“市政厅秘书,原任建筑组主任每天跟着首长或阿曹(曹观友)进进出出干什么?工作不用做了吗?”

而在前天,当《光华日报》访问尤端祥,有关总稽查司报告揭露有2家公司伪造19张广告牌收据,导致槟岛市政厅损失3万9500令吉一事,尤端祥回应说,市政厅已将这2家公司列入黑名单。

没想到黄伟益又像冤鬼般缠身,跑到《光华》面子书的这则新闻里留言,公开抢白尤端祥:“列黑名单罢了?”

其实,尤端祥在这事件上也是吃死猫,因为假收据的出现,是因为林冠英管理的土地局出现疏漏,并非槟岛市政厅失责。

问题来了,为什么黄伟益处处针对尤端祥,咬住尤端祥不放?

黄伟益除了因为看到尤端祥每天跟着首长或曹观友进进出出而眼红之外,另一个原因是,尤端祥一直在讨好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比如为了合法化张燕芬表姐的多春茶室非法霸占后巷,尤端祥特地搞了一个后巷转型计划。

大家应该知道,林冠英在308后坐进光大28楼时,他的政治秘书是黄伟益,新闻秘书则是肥芬张燕芬,而黄伟益与肥芬当时因为争宠,一直在暗斗。不过,黄伟益因为样子又猥琐又咸湿,而肥芬长得又销魂又肉肉的,对正林冠英口味,结果黄伟益最后当然是“叮”一声出局,离开28楼。

肥芬是林冠英的心头肉,黄伟益这一辈子休想动摇到她,于是就转向亲近肥芬的人下手,结果可怜的尤端祥就天天被狗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