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钱不还,竟还敢诬指2016年槟城庙会的账目簿有三大疑点,黄伟益人品真低下!

黄伟益从国会回来后,在为他提裤子的2016年槟城庙会秘书处主任王宇航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他在翻阅槟各姓氏宗联委交给他的2016年槟城庙会账目簿时,发现里头有三大疑点,因此将请会计师审核该账目簿。

黄伟益挑出的三大疑点是:

1.宗联委一直说被拖欠7万令吉,可是宗联委在账目簿上却说被欠7万4000令吉。

2.宗联委说很多社团都被欠钱,但账目簿上却显示各社团的欠款全都已交付了,只欠宗联委的。

3.账目簿上并没有列出2015年庙会户头里的5万3541令吉16仙。

黄伟益的这三个所谓的大疑点,不必等宗联委召开记者会反驳,《槟城头条》现在就可以一一笃爆戳破。

1.针对2016年庙会拨款事,宗联委在2017年6月6日第一次召开记者会做出回应时,清清楚楚的说明:宗联委属下的22家庙参与2016年庙会演出的总费用是8万4000令吉,而黄伟益前后只缴付了1万令吉,所以尚欠7万4000令吉。

而宗联委主席张威如过后谈到这笔钱时,难免偶尔只说出整数的7万令吉,略掉后面的4100令吉婆乸数。

而黄伟益现在分明是“捉字虱”想赖账,这是第一无耻。

不过,宗联委执行秘书郭素岑在将2016年槟城庙会的账目簿将给替黄伟益提裤子的王宇航时,有清清楚楚的告诉这只矮种狗,黄伟益当年除了承诺拨款8万令吉,另还有一些他也承诺将付的的开销,如印制衣服及电费等也没还,所以总数是8万4000令吉,但黄伟益早前给1万令吉,如今还欠7万4000令吉。

2.宗联委已不只一次说,黄伟益欠各社团的钱,已全由宗联会代他先垫付了,所以账目簿的欠款当然都是黄伟益欠宗联委的。

还有,宗联委执行秘书郭素岑在将2016年槟城庙会的账目簿将给替黄伟益提裤子的王宇航时也有清清楚楚的告诉这只矮种狗,2016年庙会共有22个社团家庙参与,但一些是以义务形式帮忙,因此有18个社团家庙的帐目需要缴付。而宗联委已先付费给这些社团家庙,所以黄伟益的7万4000令吉应该直接交给宗联委。

黄伟益现在分明是假装不知想赖账,这是第二无耻。

3.宗联会在2017年6月6日的记者会上也已清清楚楚的交代,宗联委在2015年重新接管庙会后就已白纸黑字的表明,通过举办庙会所剩余的款项,不是拨入宗联委的活动基金,反之将用来成立属于槟城人的文化基金,协助槟州内的文化团体,如添置服装,添购道具,聘请教练等,以让这些文化团体得以继续发展。

黄伟益一直都在打2015年庙会剩下的这笔5万3541令吉16仙主意,一直叫宗联会将这笔余款拿来填2016年庙会的大洞(7万4000令吉)。

宗联委都已说明了,庙会的余款是用来充文化基金的,不是拿来做其他用途的,黄伟益应该自己想办法找回7万4000令吉以还宗联委,而不是打文化基金的主意。

当年是你黄伟益拍胸口答应给8万4000令吉的,你黄伟益是不是把赞助商赞助的8万4000令吉中的7万4000令吉,从左口袋放进右口袋,只给宗联委1万,欠7万4000令吉,然后叫宗联会拿2015年的余款来补数?

黄伟益现在分明是唆使宗联委学他玩把左口袋的钱放进右口袋,这是第三无耻。